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ODBC'@'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D:\wwwroot\www.dijiuzw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dijiuzw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大王饶命 章节目录 690、冤家路窄(第一更)-第九中文网

章节目录 690、冤家路窄(第一更)

 热门推荐: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岛屿上的局势越来越乱,尤其是当吕树知道又有三个组织打算加入觊觎世界树行列的时候。

    第二天清晨便有一名北欧神族的成员匆匆外出,然后又回到酒店里,他将一个小小的钠钾合金容器递给卡洛儿,卡洛儿想了想说道:“表哥,能确保是秘密拿来的吗?”

    “确定,昨晚你叔叔连夜从神殿里送来的,没有惊动任何人,”卡洛儿的表哥说道:“卡洛儿,你的资质……”

    “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抱歉,”卡洛儿诚恳的说道,这件事情她必须隐瞒下来,但是她也不想欺骗。

    等到卡洛儿的表哥出去后,卡洛儿默默的打开容器,将自己的一滴血液滴进钠钾合金之中,只见银白色的钠钾合金迅速转为黑色,而后便没了动静。

    卡洛儿看了半晌都没发现其他的异常,然而就在她准备将钠钾合金收起来的时候,却发现那黑色竟然开始慢慢转为淡淡的雷霆。

    果然!

    卡洛儿终于确定,自己在吃了那枚果实之后,血脉再度纯净了一些。

    换成普通的说法就是,她的资质可能已经因为那枚果实得到了突破,不再是甲级,而是更高的层次。

    这种果实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吕树一次就给她八颗,她得把剩下的还给吕树!

    卡洛儿撑着下巴坐在窗户后面开始发呆……

    卡洛儿的表哥刚走出卡洛儿的房间就被人拦了下来:“我怎么感觉神主的心情好像变化很大啊,早上一起去餐厅吃早餐的时候她竟然吃了两个煎鸡蛋,两杯牛奶,还有三四个牛角包,竟然还问厨师会不会做中国菜,能不能教教她……以前劝她多吃点她都说没胃口的啊。”

    “我也不知道,似乎昨天晚上出去一趟就开心起来了,可能是闷的太久出去散散心就好了吧,”表哥摇摇头猜测道。

    “你说……会不会是那个少年也在岛上啊?”问话的人小心翼翼问道。

    表哥愣了一下:“你是说,神主的心情还有忽然晋级的事情,都跟那个少年有关?!”

    “我没说,这是你说的……”另一人直接甩锅走了……

    虽然只是个猜测,然而卡洛儿的表哥忽然在想,这特么并不是没有可能!

    可如果是这样说的话,那卡洛儿忽然要钠钾合金的事情似乎也能说通了,必然是资质通过某种手段得到了提升!

    这是个大秘密,卡洛儿的表哥沉默下来,他必须交代一声卡洛儿的叔叔,这事谁都不能传出去。

    这会儿北欧神族包括卡洛儿都还不知道外界因为那四张白纸闹出了多大的动静,毕竟他们长年与世无争,就算去年想要开始搭建情报体系也有点晚了。

    只是就在此时,一个人呆坐窗边的卡洛儿忽然听见一声裂响,她知道永恒之枪的裂纹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晋升彻底停止,而是在继续扩大。

    卡洛儿并没有拿出永恒之枪查看,而是坐在窗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很清楚,当永恒之枪彻底碎裂的那一刻,也许就该真正的告别了。

    可人这一生大概不是活的越久才越精彩吧,卡洛儿似乎已经把这件事情抛到了脑后,开始猜测自己下一次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吕树。

    ……

    欧洲并不大,所以坦克、誓约等人想要赶过来只需一晚上便能够做到,吕树忽然在想要不要劝卡洛儿先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只是他不确定,对方到底是否对世界树的需求真有那么大。

    吕树外出吃饭,他也想体验一下撒丁岛上的美食,只是烤乳猪这东西他确实有点吃不了,最终选择了一家主卖意大利面的饭馆。

    然而刚进门的那一刻吕树的身形就僵了一下,只不过吕树反应也很快,转瞬间恢复了正常若无其事的继续往里面走去。他不能直接走,进门的时候有人就看到他了,转身就走实在太过扎眼。

    自从他假扮霍华德出事差点死在海里之后,吕树便开始慢慢的想要摆脱自己对面具的依赖程度。

    他是个很擅长反省自我的人,当吕树发现面具的随意使用有时候会不经意间将自己陷入危险之中的时候,他就开始谨慎了起来。

    如果被人知道他手里有这样一个阵眼神物,恐怕以后大家都会有所防范,所以好钢要有在刀刃上。

    只是这一刻,吕树有点后悔自己现在没有易容了……

    这一饭馆正在吃饭的十来个人赫然都身穿红色的制服,而这红色制服是何其的眼熟。

    这特么不是誓约组织么,当初在象岛遗迹里就是这个组织控制了一大群散修去挖掘残破法器,结果被吕树给一锅端掉了所有的劳动成果。

    后来四个C级誓约高手逃了出去,又遇到了李一笑……

    当时在场的散修那么多,虽然吕树并没有留下什么影像资料,但是吕树非常清楚对方后来是有找散修调查过当时事情发生情况,也调查过自己的。甚至还让散修们依照记忆来描述吕树的模样,然后让画师画出吕树的样貌来,最终由那名B级强者确认确实画的没有问题,是他记忆中的那个少年。

    不过对方应该并不知道自己具体长相吧,就连当初野际家通缉他都一样没放照片啊,只知道他叫吕树。这一切都源于天罗地网对他情报的及时保护,钟玉堂的反应速度功不可没,当时是钟玉堂一手办这个事情的,也是聂廷审批同意直接将吕树的保密层级提升到天罗的。

    似乎从那个时候,聂廷就有了让吕树当天罗的打算了。

    吕树老老实实的点餐,点完就默默坐到角落里,然而就在此时旁边一个身穿红色制服的誓约成员疑惑的看着吕树,吕树心想你最好别认出我,这是为你自己的安全着想……

    “喂,我怎么看你那么眼熟?”一个誓约成员端着面盘子坐到吕树的对面。

    吕树沉吟了两秒:“你想好了再说。”

    “来自Corrie.Irving的负面情绪值,+166!”

    这咋还威胁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