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大王饶命最新章节!

    哐哐哐的声音传来,撒丁岛上的一列轻轨列车正自南向被行驶,经过美丽的城市奥里斯塔诺,最终抵达撒丁岛的北部城市奥尔比亚。

    吕树和卡洛儿坐在轻轨上看向窗外,卡洛儿看向路途间遇到的一切,似乎要把那些一切美好都给记在脑子里。

    然而她也很清楚,其实吕树对她的感情并没有到某种炙热的程度上,似乎对方更多的是想要救她,帮助她,或者是回报她的感情。

    可是她并不在乎啊,就这样一起离开,不管去哪里都好。

    身体里永恒之枪的碎裂声犹如一座冰川即将从悬崖上解体坠落,卡洛儿决定不再自欺欺人的去幻象撒丁岛上到底有没有世界树标本,与其让北欧神族的所有人跟自己一起去冒险,不如让自己默默的死去。

    但卡洛儿也有私心,她希望在最后的一段时光里有吕树陪着。

    虽然这样可能会给吕树未来的生活带来很多困扰,但是卡洛儿想……就让她自私一次吧,这样的话,吕树大概就不会忘记她了。

    此时轻轨的轨道旁草地路意盎然,纤细的草叶因为风而四处摇摆,忽然经过一个石刻,上面写着: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先前的天地已经过去,海也不再有了。

    从南部城市进入撒丁岛的内陆,确实正在远离大海,这句话来自圣经,放在这里充满了奇妙的寓意。

    卡洛儿偏过头去笑道:“吕树,你喜欢诗歌吗?”

    学霸吕树尴尬了一下:“以前没有时间去关注这些东西,现在灵气复苏之后更没时间了。”

    早前他就有想过要不要去写小说啊,毕竟万一火了断个更啊什么的负面情绪值铁定哗啦啦的进账,要是金老爷子也有个这样的系统,吕树估计当小龙女失身的时候,金老爷子就已经天下无敌了。

    然而生活经历限制了吕树的能力,他是学霸不假,可他再也没有时间去关注别的东西了。

    卡洛儿欣然道:“小时候一个人在家就只能多去读读书,在那里面找朋友,或者是通过作者去看看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那时候我的世界有点失真,家族为我给这个世界蒙上了一层美好的滤镜,大家对我都很客气,我去餐馆吃饭的时候老板大叔都笑盈盈的,可我知道其实每个人生活里都有自己的痛苦,而我却只能看到他们好的一面,没法去帮他们分担一些忧虑,所以也会觉得有些遗憾。”

    “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吕树感慨道:“我多希望我也能经历你这样的一个世界,一切都很美好。你知道吗,那时候我蹲在路边卖鸡蛋收到了一张五十元的假币,晚上吕小鱼的饭还没有着落呢,都急的快哭了。我想偷偷把这五十块钱花出去,心想既然这个世界如此对我,那我也应该如此对待这个世界才对啊,但是犹豫了很久,还是撕掉了。”

    这一刻吕树忽然意识到卡洛儿其实并不是对这个世界没有了解,她也会有自己独立的思考,只是很少机会去亲身经历,所以她用了“失真”这个词汇。

    卡洛儿能够理解吕树当时撕掉假币的心情一定很痛苦,可大概也正是这样一个个细节堆砌起了这么一个少年,让人心生欢喜。

    卡洛儿笑道:“我以前最欢的一句话是Caun.Derre说的,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也喜欢海明威说的,勇气是压力下的优雅。你呢,你有喜欢的吗?”

    吕树吭哧了半天就感觉像是吊丝少年遇到了文艺女神一般尴尬,少年人的自尊心虚荣心其实就是想在异性面前更好的展现自己,然而这一刹那间吕树言语匮乏。

    “一句都没有吗?”卡洛儿歪过头来笑道。

    学霸吕树沉吟了半天:“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这句怎么样?”

    “哈哈哈哈,”卡洛儿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大概就是此刻了,她都不明白吕树到底是个什么脑回路,这么严肃的时候为什么会蹦出来这么一句话。

    她的笑声引来座位前面的大妈善意的回头看着他们,卡洛儿赶紧捂嘴小声说着抱歉,却一点负面情绪值都没有。

    吕树呆呆的看着车窗旁边的卡洛儿眼里深藏笑意,正午的阳光从窗外投递进来,然后在卡洛儿的发梢间轻快的跳动。

    这一刻,卡洛儿可以毫无怨言的听着吕树讲些烂了吧唧的冷笑话,没有负面情绪值,而毁灭气氛大魔王吕树终于遇到一个在这种时刻不会对他产生负面情绪值的女孩了。

    因为……对方确实觉得很开心啊。

    命运这个词汇就像是一直远离吕树这个受诅咒之人似的,然后终于有一天兜兜转转的回到了他的身边。

    只是吕树自己的内心还有些看不清,第一次,懵懵懂懂的坐在轻轨列车上陪着漂亮女孩驶向远方。

    吕树忽然站起身来向后走去,一个正在看报纸的中年男人淡定自若,而吕树却停在他的面前说道:“我现在的心情很好所以愿意给你一个自己跳车的机会,你觉得怎么样?”

    那个中年人深深地吸了口气放下报纸,没有辩解也没有犹豫,直接强行拉开了轻轨的车门跳刀门外不断后退的草地上。

    这地速度惯性对于觉醒者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而这一切却提醒吕树,前方的路并不安全。

    可是……那他妈的又怎么样?

    卡洛儿看向窗外的阳光被自南而来的乌云遮盖后说道:“又要下雨了。”

    就在信仰理论部的那位主教被虎执逼回南方城市后,信仰理论部遍布欧洲的成员开始倾巢出动,朝这边蜂拥而来。

    那像是闻着血腥味而动的人群,就像是此时天空之中厚如城墙的乌云,而吕树就在卡洛儿的身边,已经准备好了要去一起面对一切。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察觉到,当他靠近卡洛儿的时候,手心里的白树印记已经开始持续明灭不定起来,呼之欲出。

    ……

    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