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轻轨在万众瞩目中摇摇晃晃的向前驶去,无数人在关注着它,只等它驶进奥利斯塔诺的车站,然后便让猩红色沾染地面,让生命消逝在星空里。

    雨水磅礴,原本奥利斯塔诺的小车站是没什么人的,可此时却有数百名信仰理论部白袍行者伫立在那里,表情晦暗如杀机。

    信仰理论部是欧洲最大的组织,然而人口基数的问题,中低层的实力结构还是要弱于天罗地网。

    只是这一次信仰理论部几乎倾巢出动,两名B级已经等候在这里,身后更是有数不清的C级与D级。

    吕树和卡洛儿两个人就像是完全不知道前面会有多少危险似的,轻轨车厢里有位大叔背着吉他,还在车上给大家即兴唱了好几首歌来着,然后卡洛儿似乎累了,靠在吕树的肩膀上慢慢睡着。

    白金色的发丝披了吕树半边身子,吕树看着窗外的疾风骤雨陷入沉默。

    靠在肩膀上的这个女孩让吕树感叹命运的神奇,吕树闭上眼睛也打算休息一下,然后去面对外面世界的暴雨。

    这会儿,轻轨列车就像是一个罪恶世界之外的乌托邦,吕树和卡洛儿在这里得到了片刻清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有穿越其他车厢来到这里。

    吕树他们所在的车厢在轻轨中段,来的人有前有后,面容肃杀。有些是本来就跟踪在车上的,也有人是狂奔追赶轻轨,在中途跳到车上的,总之目的就是杀人,或者试探。

    可是还没等他们打算靠近却发现自己等人面前竟然悬停着一根根灰色的丝线,吕树睁开眼睛冷冷的看着他们,那一眼便让所有人如坠深渊。

    吕树冰冷的表情让所有人心生退意,那一个个灰色丝线就像是催命的诅咒一样如影随形,只是吕树始终没动手,他想让车厢里安静一点,干净一点。

    杀戮即将开始,也不差这片刻了。

    让卡洛儿好好睡一觉,似乎比杀点人更重要。

    所有冲进来的人都慢慢被雀阴给逼了出去,原本轻轨便是整个乌托邦,结果现在吕树也只守着这最后一节车厢了。

    车厢里的其他普通人也发觉事情可能不太对劲,那些杀手匆匆而来,却又慢慢的退了出去,这时大家才看到车厢里漂浮的灰色雀阴。

    他们顺着杀手的目光看去,赫然是他们刚才夸赞过天生一对的情侣,就在刚刚这对儿情侣还跟他们一起分享快乐呢,没想到这个时候却要面对这么多的丑恶嘴脸。

    一个老太太站起来慢慢悠悠来到吕树身边用英语说道:“我儿子是卡特尔的,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你们不要担心,在撒丁岛没人能伤害你们。”

    吕树笑了笑:“您不怕我才是坏人吗?”

    老太太铿锵有力的大手一挥:“不可能,坏人才不会有这么好的姑娘喜欢!”

    吕树沉默了一下笑道:“谢谢,不过就不要让卡特尔参与这种打打杀杀了,我觉得他们现在就挺好的,而且……他们也杀不了我。”

    这节车厢外面虎视眈眈的杀手们听到最后结尾的话时,几乎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像是要被人用钢铁般的虎口掐住一样,几乎要窒息。

    那种强大的自信与气势,并不是谁都能拥有的。

    吕树现在也不知道自己还算不算是好人,因为他手上早就沾上无数条人命了,他杀过的人,可比在场所有人数都多。

    这列轻轨,将带着所有人驶向地狱!

    就在此时卡洛儿慢慢醒来,天穹之上忽然一道闪电炸裂开来,吕树忽然想到了什么对卡洛儿说道:“你电我一下!”

    卡洛儿:“……”

    怎么刚睡醒就忽然面对这种要求,不过还别说,想想还挺刺激的……

    吕树这是忽然想起,自己试过天然的闪电,也试过摸电门,卡洛儿似乎还有些不同,对方这个女孩的力量似乎本身就来自神明的血脉,这种东西会不会天道雷霆在某种程度有共通的地方?

    毕竟当初和高岛平津战斗的时候他就知道卡洛儿的雷霆要比普通雷系觉醒者厉害一些啊。

    现在吕树身体里的剑胎都已经八百多枚了,而雷霆剑气却始终只有三百多枚一筹莫展,所以吕树也很急。

    “真的……要电你吗?”卡洛儿看了看周围的乘客小声说道。

    “嗯,”吕树一脸严肃的说道。

    卡洛儿指尖跳动起欢快的白色雷霆,她将指尖轻轻碰触吕树的皮肤。

    “嗷!”吕树浑身抖了起来。

    老太太:“???”

    弹吉他大叔:“???”

    车厢外的杀手:“???”

    所有人都一脸懵逼不知道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车上面对这么多敌人玩这种东西,辣眼睛!

    按道理说吕树是不会被这么一点雷霆给电到的,正常战斗力里他只要随便防备一下,不管是星辰纱衣还是其他的都能抵挡,但现在他是完全卸下防备了。

    结果吕树感知中那雷霆刚进入身体便似乎被气海世界给牵引走了,蜿蜒的雷霆在气海世界外环绕着久久不能进去,最终慢慢消散。

    虽然没成功,但是这现象吕树见所未见,当雷霆被气海世界牵引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终于找对了方法!

    “走走走,”吕树感受到异样的目光拉着卡洛儿进了轻轨的厕所里,他身后的卡洛儿有点害羞,这怎么感觉像是传说里不太正经的事情呢……

    杀手们一边看着面前始终悬浮的雀阴不敢动弹,这特么有点太嚣张了吧,竟然当着大家的面钻厕所!变态!

    厕所狭窄的空间里卡洛儿犹豫了一下说道:“虽然我也愿意,但是能不能换个比较正式的地方,我还是……”

    “使劲电我!”吕树打断了卡洛儿的话。

    卡洛儿:“……”

    她想了半天也没想到竟然是这种要求,整的她情绪都不连贯了!

    厕所外面的车厢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安静的想听听厕所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结果就听见吕树嗷的一声,厕所门下的缝隙一阵电光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