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撒丁岛上一趟轻轨列车如同一头暴龙般撞开无数的雨幕,就这么在雨中嗷嗷嗷的驶向了地狱,画风矛盾而又和谐。

    车厢里一个杀手的耳麦里忽然传来声音:“情况怎么样了。”

    那名杀手犹豫了一下说道:“他们两个人钻进厕所了,还时不时传来嗷嗷嗷的声音,场面极其血腥,太变态了……”

    电话对面:“……”

    什么鬼啊,不应该是相互厮杀什么的吗,怎么忽然变成这种画风了?!

    “你们没有动手吗?”电话里的人问。

    “打不过,”杀手凝重说道:“对方已确定为B级,而且手段有些诡异。”

    “轻轨到哪了?”

    “还有20分钟进入奥利斯塔诺范围,30分钟左右抵达车站。”

    “我们已经在这里了,信仰理论部也在,当轻轨进站你们留在车上按兵不动,随时配合杀人。”

    厕所里,卡洛儿小心翼翼的问道:“这样就可以了吗?”

    吕树松了口气:“谢谢,已经搞定了。”

    说着,吕树气海世界里飞出一枚小小的剑气,上面缠绕着白色的雷霆,而他气海世界中的八百多枚剑胎,已经尽数裹挟在雷霆之中。

    之前他遇到天劫飞来横祸的时候,气海世界里还只有三百多枚剑胎,所以天劫也只改造了三百多枚。

    可是就看那天劫的架势,吕树估摸着搞不好就算自己气海世界里如李弦一一样拥有上万枚剑胎也能一口气全部改造。

    这次卡洛儿给他“充电”其实消耗并不算特别大,只是吕树却迎来了意外惊喜。

    卡洛儿这时候才知道自己竟然是误会了,原来对方是要借自己的雷霆来增进自己体内的剑气,她好奇的打量着那枚小小的白色雷霆剑气:“这个雷霆就是我刚才用来电你的吗?”

    “对,”吕树点点头说道。

    卡洛儿忽然说道:“那是不是我电的越多,雷霆就会越多?”

    她忽然想到……如果自己注定要与这个世界告别,那她能把自己的雷霆送给吕树,会不会也算是以另一种方式陪在对方身边?

    眼瞅着卡洛儿就要放大招准备电吕树了,吕树赶紧拦住:“已经够了已经够了……”

    马上就要抵达奥里斯塔诺了,后手准备当然是越多越好。

    吕树带着卡洛儿重新回到座位上,却发现车厢里的气氛好像有点古怪……

    弹吉他的大叔哈哈大笑:“年轻真好……”

    老太太也笑了起来,他们似乎并没有把杀手的事情太放在心上,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奥利斯坦诺的车站里,已经聚集着无数来自深渊的恶念。

    距离奥利斯塔诺最后十分钟,开往地狱的轻轨里轰隆隆中伴随着欢快的笑声。

    咔咔咔的声音响起,轻轨最终慢慢停靠进站,列车里响起轻快的意大利语:“各位乘客您好,本站抵达目的地奥利斯塔诺,祝各位旅途愉快。”

    吕树看了一眼窗外如黑森林般的人影在雨中静穆伫立,他对卡洛儿笑了笑:“准备好了吗?”

    卡洛儿也笑着点点头。

    如果这轻轨之外的世界已经沦陷进最深的地狱里,那就将这地狱也一并碾碎好了。

    杀手们纷纷为两个人让开道路,他们已经接到指示不要阻拦,在车里待命,然而雀阴的灰色丝线在车厢之中骤然游动了起来,一根一根的穿透每一个杀手的心脏。

    似乎对于吕树来说最后的美好已经回味完了,他已经做好了准备,杀掉魔鬼,或者自己成为别人心中的魔鬼。

    ……

    暴雨中,南方城市边缘外面的道路上血色与泥泞混在一起,是不是被雨滴敲击起来,一点都不好看。

    卡洛儿的表哥喘息着狼狈站在道路中央,鲜血顺着他的右臂不停流淌,最终汇聚在指尖处,一滴一滴的融入雨中。

    他身后的北欧神族成员也并不好过,一场大战已经进行到尾声,每个人都奋不顾身全力而为。

    只是他对面的弗朗西斯科也不好过,白色的斗篷已经碎裂,左腿虚点地面似乎已经无法借力了。

    北欧神族虽然平时和善,可没人能够低估他们的战斗力,那是冰巨人血脉与生俱来的战斗本能与超强的天赋。

    弗朗西斯科冷笑起来:“你们以为把我挡在这里,就能让他们得救吗?现在整个欧洲都想要杀掉他们两个人,你们以为那个少年又能护她到什么时候?整个奥利斯塔诺都已经变成了炼狱,他们只是自投罗网。”

    卡洛儿的大表哥耸耸肩膀,一条胳膊不能动会让这个动作看起来并不是特别严肃,还有点搞笑:“你有没有想过,你们会死多少人?其实我在象岛遗迹里见过那个少年了,我一直都觉得,不仅你们小看了他,可能全世界都小看了他。”

    “让开,”弗朗西斯科冷声说道。

    卡洛儿的大表哥有点无奈:“还要我说多少遍……”说到这里他忽然一字一顿咬着牙说道:“今天,谁他妈的也过不去!”

    弗朗西斯科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那是一块精美的限量版机械手表,他笑了笑:“也许我能为你们带来最坏的消息。”

    说着他掏出手机拨通电话,弗朗西斯科是拨给奥利斯塔诺那边信仰理论部负责人的,只是,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这让弗朗西斯科有着极其不好的预感。

    “打不通吗?”卡洛儿的表哥咧嘴笑道:“我可能知道为什么。”

    弗朗西斯科冷冷的看向对方:“为什么?”

    “可能是他们坟头的信号不太好,哈哈哈哈……咳咳!”卡洛儿的表哥和北欧神族的成员都为了这个有点冷的笑话狂笑起来,结果笑着笑着咳出一口鲜血。

    弗朗西斯科静静的站在雨中再次抽出自己的十字剑来,以前的那柄被吕树抢走了,但是信仰理论部从来不缺武器。他已经看出来了,这群北欧神族,已经打算跟他死磕到底了。

    “说那么多废话干嘛跟娘们似的,”卡洛儿的表哥将嘴里的血水吐进雨里:“打就完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