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带着卡洛儿踏入雨中,就像是挽着美丽的女嘉宾来盛装出席晚宴,红毯已经铺开,而红毯上只有鲜血。

    汩汩的鲜血从轻轨车门里流淌出来,在吕树和卡洛儿身后是十多名杀手的尸体。

    这一幕太过惨烈,也许魔鬼看到这一幕都会感到自惭形秽。

    嗡嗡嗡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巨大的光束从天而降照亮了两个人,像是舞台上的追光灯,吕树平静的抬头看了一眼:“阵仗这么大吗,竟然连直升飞机都出动了。”

    抬手间灰色丝线顺着雨幕逆流而上,瞬间便将整个直升机穿透出三十六个细密的孔洞来,直升飞机的螺旋桨发出不甘的嘶吼,可是不管怎么挣扎,这架直升飞机的右侧还是瞬间腾起火焰来,测斜着向不远处坠落而去。

    这种科技在B级修行者面前,已经不值一提,因为它弱点太多了。

    从始至终,都没有一滴雨点落在卡洛儿的身上,吕树用水系异能小心翼翼的保护着女伴,不让她的形象有丝毫受损。吕树心想,自己这个吊丝也有保护女神的一天了啊,想想还蛮有绅士风度的感觉。

    前方数百名身穿白袍的信仰理论部成员整齐划一的从腰间抽出十字长剑,雨幕落在剑上,然后在剑身上汇成溪流。

    “人还真多啊,”吕树感慨道:“我跟你讲,我在非洲的时候遇到两个B级的杀手,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卡洛儿饶有兴致的偏过头来看他:“什么事?”

    “我跟他们打架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其实配合的非常好,一名金系觉醒者就在后面放技能,而另外一名力量系觉醒者则挡在他身前,为他保驾护航,”吕树平静说道:“我后来想了想这种作战模式真的很好啊,而且他们还很默契,难怪敢去狩猎天罗。金系的可以肆无忌惮操控金属,而力量系觉醒者则发挥自己最擅长的优势,把金系保护的好好的。”

    “然后呢?”卡洛儿似乎没明白吕树要说什么。

    “我说的是,”吕树深深的吸了口气,而后面色冷峻下来:“你尽管放心的玩吧,有我挡在你的前面。”

    曾经担任这个角色的,那卡洛儿的那两具骑士傀儡,可是永恒之枪出现裂痕,卡洛儿自己身体又迟迟无法恢复之后,两座骑士雕塑也迟迟无法恢复伤势。

    它们需要吸纳卡洛儿身上的能量来补给自身,可卡洛儿连自己都快保不住了当然也就顾不上它们。

    但是没关系,她还有吕树。

    三十六根雀阴从天空中飞回,吕树并没有将它们驱使出去,而是化成一堵告诉旋转的剑墙将卡洛儿保护在正中央。

    吕树抽出山河印中的承影就站在卡洛儿的面前,如巍峨大山。

    有时候吕树很羡慕那些电视里的英雄,一个个都看起来特别牛逼,可是让吕树去当英雄的话他应该是不愿意的,因为他没有什么拯救世界的情怀。

    其实他就是个卖煮鸡蛋卖臭豆腐的噎人大魔王啊,毁起气氛来不眨眼,说起来可能像是个笑话,但今天过后也许他就真的成为魔王了,因为魔王的声名都是用生命与骸骨堆砌出来的。

    列车里的大叔和大妈们没有下车,似乎也并没有被吕树的杀人手段给吓到,而是一个个贴着车窗玻璃朝外面看来,老太太还在高声呼喊给吕树加油:“这么好的姑娘,一定要保护好啊!”

    吕树回首跟车上的朋友们微笑挥手示意,卡洛儿看到这一幕不知道为何感觉心里其实很温暖。

    “吕树,你其实是我许的一个愿,”卡洛儿轻声说道。

    吕树愣了一下:“嗯?什么意思?”

    “我去年的时候路过许愿池就丢进去一枚硬币,我说老天啊,请你赐给我一个英雄吧,然后你就出现了,”卡洛儿笑着说道。

    吕树忽然有点不好意思:“第一次听到这种话,我应该怎么回应啊?”

    卡洛儿装作气恼状:“傻瓜。”

    吕树咧嘴笑了笑不以为意,当全世界的英雄没什么意思,不如当身后这个女孩的英雄。

    其实,当英雄也挺有成就感的嘛。

    下一刻,倾盆大雨轰然坠落,里面似乎还隐藏着什么恐怖的东西,有人以为那是一条闪电从天而降,可是仔细看却能发现,那雷霆并非来自天穹。

    剑雨落下,卡洛儿所控制的雷霆也随之坠落,八百多枚剑气混杂在雨中如同巨大的收割机,而雨幕之下的人也只不过是小麦这样的植物而已,植物是不应该有生命的。

    八百标兵奔北坡……吕树觉得自己真是个弱智,怎么会在这种时候想起这种话来……

    他只有八百枚雷霆剑雨。

    战场中忽然响起无数的哀嚎声,一枚剑雨从天而降坠落在一名信仰理论部的成员身上,然而那剑雨并没有像普通雨滴一样停止下来,而是从肩膀一路击碎肩骨与血肉。

    落在肩膀上还好,可落在头颅之上呢?

    信仰理论部的人看起来很多,然而D级之下没有灵力甲衣的修行者根本没有任何办法来抵挡这剑雨。

    一个个人影轰然到底,鲜血顺着雨水从站台上流进轻轨的轨道上。

    雨中想起密集的脚步声,信仰理论部数十人在两名B级的带领下朝吕树冲了过来,吕树手持承影挡在卡洛儿的身前,寸步不退。

    他的身体呼应着自己最锐利的意志,每一根肌肉都如同钢铁似的绷紧了,准备切开一切迎面而来的人影。

    卡洛儿释放着雷霆,闪电横贯天空映照在雨幕中,然后如同长矛一般扎进去,撕裂一切!

    只是每释放一次雷霆,卡洛儿似乎都能听见自己身体里那柄永恒之枪裂纹蔓延的声音,她没有用永恒之枪,不是她怕死,而是她想和吕树多呆一会儿。

    而且似乎她也小瞧吕树了,卡洛儿一直以为自己面前的这个少年已经足够厉害了,可此时此刻,她还是意识到,原来自己曾经所谓的厉害,还是低估了对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