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说完正事之后吕小鱼就给老爷子翻看她手机里的照片:“这个是皮皮猪,这个是大喵,这个是吕树在山上买的房子,这个是我们种的菜地……”

    李弦一犹豫了一下:“我说吕树,你怎么只种韭菜呢……?”

    “好卖,”吕树这会儿正研究着自己的气海雪山呢,愁眉苦脸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解锁这个大杀器啊。

    吕小鱼把手机递给李弦一,让李弦一自己翻着照片看,吕小鱼喜欢拍照片,基本看看照片听听吕小鱼介绍,李弦一就能大概知道这段时间里在这对儿兄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然,吕小鱼当然不会傻到把一些大秘密给拍进去,例如安东尼……

    吕树正在气头上呢,抬眼看了一下老爷子:“老爷子,您轻轻用手指头划一下就能看下一张照片,咱没必要每次都沾一次唾沫划……”

    吕树是有点心疼他刚给吕小鱼买的手机……

    李弦一:“……习惯了。”

    “来自李弦一的负面情绪值,+401……”

    老爷子长年不用手机,就算现在为了接小鱼电话随身带了个卫星电话,但那也不是触屏的……

    “咳咳,”李弦一拿袖子给小鱼擦了擦屏幕还给小鱼,他其实不太担心吕树和吕小鱼的生活,毕竟自己出现之前人家就过的很好,没道理自己离开以后对方就应该过的很差,李弦一觉得自己没必要这样给自己加戏。

    事实上很多人都喜欢这么给自己加戏,本来大家在一起好好的,他离开之后其他人仍旧过的很好,他就会觉得自己不重要、可有可无,然后就会搞点事情非要你觉得他特别重要不可。

    李弦一没有过多停留,他临走前说道:“这次基金会也有进遗迹的,他们身上都会有基金会的徽章,带队的叫做知微,你应该见过,但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不是叫你完全不用防备他们,只是在大概率状况下他们总要比其他人更靠谱一些,毕竟,人是会变的。”

    这句话让吕树感受到,基金会内部可能出现什么问题了。

    之前李弦一就给他说过,灵气复苏之前大家都很穷困,基金会就是这世界上最大的超能力集合体,然而现在全面复苏之后基金会的地位一直在被冲击着。

    这时候有人想要继续秉持基金会的和平理念守卫人类,而另一批人则是开始产生了不同的想法:要去积极的争夺资源,这样才能更好的行使基金会的职责。

    这两种想法说不好到底谁对谁错,要是吕树来选择,他肯定会将一切能抓到手里的东西全部抓住,然后才能谈保护谁的资格问题。

    但另一批人也没错啊,毕竟有争斗就会有伤亡,没道理说你基金会站出来别人就得把资源让给你。

    不过知微这个名字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这不是那个挺记仇的选手嘛,见过见过!

    李弦一走了,没过十分钟,吕树的后台里就开始刷新“来自李一笑的负面情绪值,+999!”这样的负面情绪值,吕树倒吸一口冷气,这是找李一笑算账去了啊……刚才也没见李弦一脸上露出什么异样。

    肯定是因为吕小鱼说吕树被李一笑拐来的那句话,不然李一笑的负面情绪值也不会归到他的身上……

    社会我老爷子,人狠话不多……

    没过一会儿,李一笑蹑手蹑脚的从安全屋后面的院子翻进来,硕大的脑袋从窗户里探进来,鼻青脸肿的问道:“老爷子揍完我没回来吧……好像暴露了什么?”

    “你这脸也藏不住啊……”吕树没好气说道:“赶紧去洗澡换衣服吧,话说李天罗你晚上去哪了啊?”

    “芭提雅现在不安全啊,你们出门一定要小心点,如果没有我这样的实力,是很难保证一定不出事的,”李一笑答非所问的交代道,硬是不说自己到底去了哪里。

    然而事实上是,三个人里,就他出事了……

    李一笑临进浴室前忽然出来说了一句:“咱们来的比较晚,各大组织已经来了一个多月,好几个修行者的集市都在暗地里开放了,大家在那边以物易物或者卖钱什么的,挺热闹,由基金会主持的那个比较安全,我们明天可以去看看,虽然邀请函很难弄,但我李一笑是谁,你们放心好了!”

    “我们,并没有担心什么,请不要在自说自话了好吗……”吕小鱼现在最不待见的人里就有李一笑。

    而李一笑所说的邀请函无非就是要区别一下普通人和修行者而已并不难弄,他出门前聂廷就让人给他送过去了,这玩意也不是他自己弄到的,而是聂廷给他的。

    天罗地网本身对这样的集市就很感兴趣,这是世界范围的修行资源集中场所机会难得,天罗地网掌握一国修行资源,需要交换一些适合内部重点培养修士的法器。

    当然,这种事情是交给别人来做的。

    为啥不交给李一笑?除非聂廷疯了……

    吕树和吕小鱼对视一眼,这种集市也是他需要的。

    60枚灵石这可是走到哪里都能用的硬通货,不管是觉醒者还是修行者都能够用它来快速提升实力,甚至还有土豪买给灵宠也不稀奇,其他的东西……

    11片花瓣吕树还没想好要不要卖,说起来光是这11片花瓣就相当于660枚灵石的能量总合,出手时需要慎重,得去看看再说。

    就在此时门口忽然有人按门铃,吕树小声道:“我去开门,小心。”

    他的意思是,如果来着不善,随时准备动手。

    吕树把门打开,门口赫然是好久未见的知微,他来干什么?

    知微看到吕树后只是笑着不说话,他回去想了很久该怎么破解吕树的打招呼恶心人大法,最后终于想出来了一个办法,让吕树先说‘你好’!

    当时知微想到这个方法的时候简直兴奋极了,这想法简直太聪明了!

    知微面带微笑的看着吕树半天都不吭声,俩人久久站立了足足两分钟后,吕树挑挑眉头:“Hello。”

    “来自知微的负面情绪值,+666!”

    ……

    求月票啊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