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鲜花铺路,红毯从圣保罗大教堂的门口一路延伸到深邃的教堂里面。

    下午的阳光明媚,好像正适合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

    道路两旁已经聚集了无数的普通人在等待着什么,大家手里拿着礼花筒好像随时就要释放出去一样。

    成秋巧看到礼花筒的时候就有点露怯:“他们等会打算放炮呢吧,这特么等的不会是树哥吧,树哥这就要结婚了?”

    陈祖安砸吧着嘴:“树兄真不是一般人,全世界都要杀人血流成河了,结果他要结婚?牛逼牛逼……可问题是,如果不是他要过来结婚,我又感觉其他人不会掀起这么大的阵仗。”

    在陈祖安的心里,似乎现在只有吕树能够配得起这样的阵仗。

    成秋巧还是一脸担忧的看着撒丁岛百姓们手里拿着的礼花筒:“我从小就有点怕放炮啊,一有人放炮我就被吓的嗷嗷叫。”

    陈祖安沉默半晌:“那你有没有想过,你可能就是年兽?”

    成秋巧:“……”

    曹青辞:“……”

    韩游:“……”

    神特么年兽!

    成秋巧简直无力吐槽了:“祖安哥,你已经得了树哥五成真传。”

    “过奖过奖,”陈祖安得意洋洋的说道。

    “但树哥有实力,所以他没事,我感觉你早晚要出事……”成秋巧冷笑道。

    “快说呸呸呸,”陈祖安脸黑了。

    “呵呵呵,”成秋巧继续冷笑,不是所有人都是吕树,所以也不会有人配合陈祖安的演出。

    此时,一辆黑色的豪车停在圣保罗大教堂门口,而围观的群众早就为它让开了道路,吕树抱着卡洛儿从车上走了下来,卡洛儿已经睁开了眼睛望着周围欢呼的人群。

    礼花筒一个个轰鸣爆出纸片制作而成的鲜花,吕树抱着卡洛儿走在红毯上宛如行走在梦中。

    这是卡特尔精心为他们准备的一场婚礼,当吕树说要带着卡洛儿去圣保罗大教堂的时候,所有人都猜到了卡洛儿的心愿,只有吕树还蒙在鼓里。

    于是大家就准备了这么一场婚礼,为了正义。

    当吕树抱着卡洛儿朝里面走去的时候,陈祖安和成秋巧、韩游都震惊的张大了嘴巴。

    陈祖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虽然我特么心里早就有了猜测,但是真的看到树兄那一刻,我的世界还是在震动……”

    “树哥果然是我的偶像啊,”成秋巧也震惊道。

    这么一场轰动整个奥尔比亚的婚礼,竟然真的是为吕树而举办。

    此时,外面忽然有觉醒者开始清场,竟是直接冲着吕树他们而来,一个个凶神恶煞的觉醒者冲过来将圣保罗大教堂包围了起来,而那些普通人则沉默的与他们对峙。

    吕树步伐稳健的来到教堂前面,两边的座位都空无一人,他听到了身后发生的事情,却丝毫没有去理会。

    他只是在这喧嚣的世界里,抱着卡洛儿平静的走向殿堂之中的神父。

    没有花童,没有手持戒指的儿童,也没有手持蜡烛的灯童。

    这场婚礼盛大而又简陋。

    没有戒指,吕树从山河印里拿出两罐来自赵永臣假货店的可乐,他笑着将两罐可乐拉环扯了下来,果然如预料中一样,饮料并没有打开。

    吕树苦涩笑道:“你有没有听过一个传说,如果拉开易拉罐的时候,拉环断了易拉罐却没有打开,那么这枚拉环将被运气环绕,带上它就能带来好运。”

    卡洛儿虚弱的躺在吕树的怀里,微笑着面对一切,她告知吕树的那一刻就明白,吕树根本不懂她的意思,但是没关系。

    对方最终还是带着自己来到了这里,哪怕外面已经四面楚歌,哪怕外面已经有人举起了屠刀。

    头发花白的神父笑着说道:“是否有法律因素需要停止这场婚礼的进行?”

    无人应答。

    “是否有人反对这场婚礼?”

    无人应答。

    ……

    卡特尔组织混在人群中的觉醒者不断的抵抗着来自坦克的觉醒者们,双方展开了正式的战斗。

    陈祖安和成秋巧、韩游三个人背靠着背守在教堂的门口,但凡有人想要冲进去都会被他们拦下来。

    可是对方人数太多了,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他们身上已经添了数条血痕。

    陈祖安忍不住苦笑:“特么的树兄在里面安安逸逸的办婚礼泡妹子,我们在外面守大门,这个世界忒不公平点了。”

    圣保罗教堂之外,一名男子带着滔天的气势朝教堂走来,撒旦。

    撒旦看着三个人用英文平静的说道:“为别人战斗而死有什么意义,你们以为就凭你们能够阻挡我的战车吗?”

    陈祖安摸了摸后脑勺:“额……他说的啥?”

    成秋巧翻了个白眼给他翻译了一下,陈祖安愣道:“啥战车,我咋没看见?”

    成秋巧问道:“要这样翻译吗?”

    “废话,翻译啊!”陈祖安不耐烦说道。

    成秋巧翻译质问撒旦说你不是说有战车吗,你战车呢?

    撒旦冷笑起来:“……无用的挣扎,等会儿你就能知道你们为何只能当蝼蚁。”

    坦克的十多个人朝陈祖安等人冲了过去,撒旦竟像是不屑于对三个C级出手似的冷眼旁观。

    陈祖安三个人在十多个觉醒者面前犹如暴雨中的草叶一般随风飘摇,可是不管什么时候他们都没有倒下。

    一个个坦克的成员倒在血泊里,陈祖安他们也一个个成了血人。

    陈祖安看着周围的一地狼藉还想再战的时候却发现坦克冲上来的人已经死光了,他忽然放声大笑:“陈祖安在此,谁敢战我!”

    撒旦面如冷霜向前走去,犹如巨人要碾压婴孩一般。就在此时人群中一杆长矛骤然出现,蛰伏已久的曹青辞暴起出手,在她没出手之前,竟然都没人注意过她!

    聂廷曾说过,曹青辞的隐忍与伪装,只适合当一个杀手,而不是领袖。

    然而他还有后半句,曹青辞会是最出色的杀手!

    这时间拿捏的刚刚好,就连撒旦都没想到周围有这一线杀机,仓促之间就连撒旦这样距离A级也只差一步的高手也只能拉来一个坦克的成员挡在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