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看着被挂在杆子上摇摇晃晃祭天的幽明羽就一阵心惊肉跳自己出去这么久吕小鱼生气是肯定的了也不知道老钟受到了什么待遇竟然联系人都换成了幽明羽而幽明羽也真的是够敬业了祭天过程中还一直给自己提供着情报……

    “话说你挂这里多久了?”吕树问道。

    幽明羽有点出神了:“明明三年三年后又三年三年后又三年差不多十年了老大我天天提醒自己是个警察做梦时也要喊“放下枪我是警察”这样?”

    吕树愣了半晌:“咋还是个戏精呢无间道都出来了你等会儿我放你下来。”

    “不用不用”幽明羽忽然说道:“毕竟我让小鱼生气了让她解解气也好……”

    然而吕树没管那么多毕竟把人挂上去祭天不好啊他伸手就去抓杆子准备放幽明羽下来结果让吕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来自幽明羽的负面情绪值+299.”

    吕树愣了一下咋的刚才才199的负面情绪值一说要放他下来就变成了299!

    吕树觉得可能是幽明羽想到其他事情所以给了个299的负面情绪值吧应该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吧……

    结果他刚把杆子从地面拔出来399的负面情绪值就又来了……

    幽明羽平静说道:“真不用……”

    刚说完吕树为了印证自己心中所想直接又把杆子给插回了土地里他默默地看着后台收入记录这一次幽明羽竟然没有产生怨念!

    “呵呵”吕树无语的看向天上的幽明羽……嘴上说不要负面情绪值倒是挺诚实的难怪被挂了这么多天也只有199的负面情绪值!

    吕树果断把幽明羽放了下来正义凛然的说道:“委屈你挂这么多天赶紧回去休息吧。”

    刚想拍拍幽明羽的肩膀结果手伸到一半又收了回来头也不会的进屋了。

    “来自幽明羽的负面情绪值+666!”

    幽明羽在他身后说道:“最近小心点全世界都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还有……小凶许要管管了。”

    吕树愣了一下什么奇怪的现象?难道说自己在海上飘着的半个月又闹出了什么幺蛾子吗?

    还有小凶许又怎么了吕树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小凶许的灵智现在很高了跟人类也没有什么差别但是它也没有接受过什么正确的三观引导然而放养一段时间后等它见过这大千世界后很有可能会产生不太好的三观。

    吕树一推开门便看到餐桌上放着一碗热腾腾刚做好的番茄鸡蛋面就像当初他和吕小鱼从青州回来时刘婶给他们做的那样。

    上车饺子下车面这句话听起来很温馨就像是你回家的时候家里总有个人等着你一样。对方在厨房忙活半天也就是为了让你到家了有口热饭吃。

    电视机开着声音却很小里面正在播国际新闻女主持人仪态端庄的在电视机里说道今日下午阿三发生特大车祸两辆摩托车相撞死伤七十余人。

    吕树看到吕小鱼就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看书目不转睛的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吕树已经回来了。

    “你……”吕树欲言又止。

    吕小鱼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也仿佛那碗面都跟她没什么关系。

    “你书拿反了”吕树终于说出话来。

    “来自吕小鱼的负面情绪值+999!”

    装不下去了吕小鱼默默的把书给扔到沙发上把电视调到火影上面:“吃你的面吧小凶许给你做的可不是我做的。”

    这时候小凶许从窗户外面跳了进来忽然发现屋里气氛有点不对当场就僵住了……

    它犹豫再三从背后的小小书包里拿出一个袖珍小本子小铅笔写道:谁做的鸡蛋面我也想吃……

    “来自吕小鱼的负面情绪值+299!”

    吕树笑了笑所以面是吕小鱼给自己做的。虽然对方现在很生气也不想理自己但是当自己回来的时候对方知道自己快要到家的那一刻还是忍不住的去厨房忙活就是想让吕树回家了有口热饭吃。

    时间就像是绕过世界一周之后吕树经历了喜怒哀乐与孤独之后世界又回到了最开始的时候。

    只是吕树看着小凶许的模样脸就沉下来了他把小凶许提在手里:“你这发型怎么回事?”

    眼瞅着小凶许头顶的那一撮紫毛现在已经是五颜六色的了而且弯弯曲曲的像是烫了离子烫一样整个一杀马特啊这是。

    小凶许怂怂的拿着小本子写道:我抽烟我喝酒我烫头但我是一只好凶许。

    吕树沉吟了一下:“不纹身吗?”

    小凶许小心翼翼的看了吕树一眼写道:“可以纹……”

    “那就给你纹个丑字”吕树慈眉善目的说道。

    “来自小凶许的负面情绪值+666!”

    这个时候吕小鱼忽然起身走了出去吕树看到吕小鱼跳上了屋顶他把小凶许给放下跟了出去。

    当他来到屋顶时便看到吕小鱼迎着夕阳的方向静静地坐在屋顶边际不知道想着什么。

    “吕树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对不对”吕小鱼轻声说道:“我去了俄罗斯去了埃及去了德国那里的人还挺热情的虽然我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那里的人请我吃东西当然也有图谋不轨的请我吃东西的我都感谢了图谋不轨的我都杀了。”

    吕树静静的坐到了吕小鱼的身边眺望着远方夕阳坠落进橙色的云层里他们两个人身上也镀了层温暖的颜色。

    吕树没说话吕小鱼继续说道:“去俄罗斯用了五天在那还莫名其妙的被一个人攻击我当时心想这是个神经病吧干嘛啊。后来去埃及用了11天去德国又用了7天原本是打算直接去瑞典的结果走错方向了然后我就失望的回来了。头一次出这么远的门忽然间我第一次感觉这个世界好大啊大到……怎么找也找不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