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松了口气,既然没有伤亡就是好事,负面情绪值什么时候都能赚,可人命却换不回来。

    不过既然没有伤亡……吕树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算了算了,无冤无仇的把人家再给吓出啥毛病来不太好,更何况确实还有毒虫……

    其实吕树也很挣扎啊,明知道小凶许干这事其实不会伤人,这弄出来的都是即使进化也没打算攻击人的虫子,有毒虫也很少,而且只需要再弄点搞不好自己A级都快有了,结果他还是有点犹豫。

    因为这地下的虫子,可不一定每次赶出来的都是像这样完全无害的,那阴暗潮湿的下水道里,指不定还有些毒虫呢。

    毕竟这满城的洛城人民也没招惹自己,自己倒是可以说:我更强大了以后能够更好的保护你们!虽然可能会有点伤亡,但是这只是暂时的痛苦,你们放心,忍过去我就不会让你们再受到伤害!

    但总觉得像是电影里某些反派一样虚伪……

    对于吕树来说,他有这样的诱惑是很正常的,谁还没个私心?有这样的挣扎也是正常的,他也是有底线的。

    吕树忽然给吕小鱼喊醒:“给小凶许喊回来,我事问它。”

    他倒是没决定好到底怎么做,但先让小凶许暂停下来慢慢考虑也不迟嘛,看看有没有更稳妥的办法。

    结果小凶许志得意满的回来了,吕树问道:“虫子都杀完了吗?”

    小凶许拍了拍小胸脯拿小本子写道:“全杀完了!”

    吕树当时心就凉了半截,这特么自己也不用挣扎了……杀都杀完了!

    吕树揉了揉小凶许的脑袋:“干的漂亮……”

    说这话的时候吕树自己内心是复杂的……

    这个时候吕树的手机忽然响起来,吕树一看竟然是聂廷的短信:“管好小凶许,不然我亲自去洛城砍了它。”

    吕树当时就胃疼了,这么点屁事还用你一个天罗地网话事人来操心?!

    得,彻底断了吕树的念头了。

    这时吕树忽然惊醒了一下,自己刚才,怎么有点像是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的样子,自己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这可是一城的安危,自己竟然有那么一瞬间想要赌上这么多人的安危去换自己的实力?

    有时候人并不是不够善,这世界本身就有太多诱惑,一定要坚守本心才行。

    这事可大可小,吕树觉得自己也不能小题大做,但也不能因噎废食……嗯,负面情绪值还是要赚的,但不能被冲昏头脑。

    这个时候散修们已经杀完虫子了,小区居民跟出来送别感谢:“真是太谢谢你们了,没想到现在还有你们这样的好人,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啊!”

    为首的那个散修胳膊上纹着青龙,脖子上还纹着个蜘蛛,这散修大哥被夸的有点不好意思了:“你瞅你个损塞,你特么跟我客气个球啊。”

    居民:“……”

    钟玉堂默默的转头语重心长的对幽明羽说道:“回去记得给他们加强思想素质教育啊……”

    幽明羽:“……好。”

    ……

    夜晚降临,洛城周边一个村子里响起沙沙声。

    与风声不同,那密集的沙沙声像是有甲克在相互之间摩擦。循着声音过去,赫然是一户专门养殖钳蝎的场子。

    蝎子通常分窝养殖,而且药用价值极高,能治烧伤、百日咳、骨关节结核、化脓性中耳炎等等。

    也正是因为药用价值,养殖蝎子的农家遍布豫州、陕州、山州等地,全国范围哪里都有,曾经还有人私自在民宅养殖,结果蝎子挖通墙壁跑去邻居家里导致7死2重伤的惨案。

    蝎子,性喜潮湿阴暗的环境,一般都是论窝养,一窝之间的蝎子是不会互相攻击的,然而当两窝蝎子相遇就会互相残杀。

    此时这家农户的蝎池里,原本最多两指宽的蝎子已经长到了巴掌大小,而且本是淡黄色的躯壳,也已经长成了黑褐色。

    沙沙声响之后,两个蝎池的墙壁竟然被它们硬生生打通,两窝蝎子瞬间厮杀在一起,极为疯狂!

    蝎子的数量极多,相互间厮杀竟然还会发出轻微的嘶鸣声,闻所未闻。

    这场战斗在一个小时之内迅速结束,最终剩下的那窝蝎子也已经伤痕累累了。

    十几只硕大的母蝎子踩在蝎子的尸体上开始产卵,那些卵孵化速度极快,然后密密麻麻的小蝎子竟开始啃食战死蝎子的尸体,透明的身躯也随之迅速转为坚硬的躯壳。

    嘶嘶!

    当这一行为完成,胜利的那窝蝎子竟然开始向外爬去,蝎子的嗅觉极其灵敏,一直硕大的蝎子趴在门缝伫立片刻,忽然间嘶鸣一声,它身后的蝎群竟跟在它身后破门而出。

    密密麻麻的蝎子犹如潮水般向着村庄蔓延过去,村民在睡梦中死去,而后变成了新的养料。

    一时间整个村庄宛如炼狱,如果有人在场看到这一幕,恐怕会惊恐到呕吐!

    当黎明到来的时候,蝎群纷纷钻入地下或者居民家中进入睡眠,开始等待下一个夜晚。

    早晨,镇上的邮差骑着摩托车哼着小曲便往村庄这边来了,现在寄信的人少了,他的工作倒是清闲。

    今年都已经五十岁的邮差只等着熬到退休回家享清福,至于以后邮递行业好不好干都跟他没什么关系。

    邮差大叔一边哼着歌一边想着,也不知道今儿还能不能看到村口的那个寡妇?

    他进村的时候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以前刚进来就能听见狗叫的啊,怎么今儿都静悄悄的?总不至于狗全睡着了吧?

    忽然间,他身旁响起了沙沙的诡异声,邮差慢慢转头看去,赫然看到有黑麻麻的蝎子从居民家大门门缝里钻了出来!

    “草!”邮差也不敢掉头了,手上拧了一把油门,老旧的摩托车便轰鸣着朝前冲去,他要直接穿过村子出去,掉头是不行了,后面是蝎潮!

    邮差疯了一样拧着油门逃命,至于什么寡妇不寡妇的,那得自己先活命再说!

    然而就在此时,他竟没注意这村子的路况太差,车速太快导致一块塌陷的路段竟将他连人带车给坑翻了出去!

    等他想起身继续逃命的时候,蝎潮已经汹涌而至。

    ……

    今天老婆和任小粟出院,前一段任小粟黄疸高的可怕,持续十多天都没好转,现在终于没事了,一堆人吓我说黄疸不消很可怕,结果现在也没事。

    今天可能很忙所以一晚上写了三章出来,现在要办出院手续去了,这段时间更新我稳住了,觉得自己很牛逼。

    大家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