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和聂廷这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真的是由来已久了,聂廷想让他当天罗,吕树不想当,然后到了现在其实已经跟事情本身没有关系了,当不当天罗其实已经不是两个人关注的重点,重点是最后谁赢了。

    吕树带着吕小鱼报完物种研究专业的志愿之后就回家了,路上吕树忿忿不平:“凭什么我是旁听生?嗯?!我为天罗地网流过血!”

    吕小鱼斜睨着他:“我想当天罗还当不成呢,你就别矫情了。”

    “不行,你还小你不懂,当天罗是要承担责任的,你一出门,整个情报网络都要为你而动,我要是你那个岁数肯定也会觉得当天罗这么拉风我就当了,”吕树吐槽道。

    “来自吕小鱼的负面情绪值,+99!”

    “为什么要选物种研究专业啊,”吕小鱼黑着脸问道:“而且还是一二三志愿都填的物种研究专业?”

    “这世界有我们太多没了解到的东西,你不觉得研究那些奇奇怪怪物种很有意思吗,光是研究自己怎么进化多无趣啊,话说物种研究这种专业应该不用战斗吧?”吕树解释道。

    “其实,你就是不想战斗吧,”吕小鱼吐槽道:“所以才会选了这么个偏门专业,别人都选实战和侦查,选指挥的也不少,谁会在灵气复苏时代选择看起来就像文职的专业啊,吕树你不会害臊的吗?”

    “你看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该打的架我也打了,仨蛋都打成散蛋了还想我怎么样?”吕树辩解,其实从内心角度来说吕树现在确实是因为战斗太多所以有些厌倦战斗,想要好好享受一下大学生活来着。

    物种研究这个专业,听起来就不会和战斗有什么关系,坐在实验室里解剖一下小动物就可以了不是嘛,完全没有一点压力啊。

    填报志愿的时间为期7天,豫州、陕州、山州的三州学生都在陆陆续续过来报名,然后等所有人报名结束之后就会公布专业录取的事项,该调剂的调剂,该办入学的办入学。

    说实话天罗地网这里肯定要比高考严格的多,你要是高考里被调剂了不喜欢的专业还可以复读,但各大修行学院可没有复读这一说,强制的。

    吕树忽然想到,自己可没参加过考试,万一聂廷以什么理由把自己调剂到实战类或者侦查累怎么办,别人可以按分数排高低,而他吕树却连分数都没有!

    成秋巧期间还专门打电话问吕树什么专业来着,他也是豫州的当然想跟吕树一个专业了,吕树说自己报的物种研究后成秋巧半天没说出话来……

    就这么忐忑的等了七天时间,这几天的时间里,道元班的学生们也算是弥补了自己的一个遗憾。

    当初大家看普通同学们填报志愿的那股子火热劲自己却没法参与,总归会有点失落,就好像是人生缺失了某个环节一样。

    现在不同了,所有人都在讨论各自报了什么专业,也都发表着自己对专业的看法。

    在大家看来实战类肯定就是教战斗技巧了吧,杀人什么的,而侦查类肯定是暗杀渗透之类的东西,至于修行组织关系与安全就是修行界的外交专业,像什么物种研究专业在大家印象里基本与考古等同,冷门到没法再冷门……

    这个灵气复苏时代里,一群中二少年好不容易能像动漫里主角一样拥有各种各样的能力,谁不想着去浴血奋战而是研究物种啊……

    这种心情就像是在灵气枯竭时代里压抑的太久,渴望的太久,大家看个武侠电影都会想自己能不能飞檐走壁仗剑天涯,但现实一直不允许。然而当梦想真的实现时,所有人血液里的中二基因都会或多或少的触动一下。

    这跟好不好找工作没啥关系,毕竟都是包分配的……只是大家实在很难对物种研究这种专业产生喜爱,所以报的人寥寥无几。

    跟考古专业的地位还有点不太一样,人家考古专业起码还被认为是学者,而这次讨论声中,大家甚至对物种研究这一类看起来偏文职的专业还有点看不起,就好像报这个专业的人都有点怯懦畏战似的。

    就像是许多公司里销售人员看不起后勤似的……

    吕小鱼一边翻着基金会论坛一边坐在院子里怄气:“都怪你,报个这样的专业!”

    旁边小凶许知道他们报了什么专业后乐个不停,小鱼一看就更生气了。

    小鱼一早就是喜欢战斗的那种,尤其是集训和罗布泊遗迹之后,她早就被公认为战斗力极强而且战斗意识也极强的少数女生领袖了,现在看到这些评论真受不了这委屈。

    有些人还拿出《科学》杂志前段时间的论文来调侃,说某团队用核磁共振扫描了狗的大脑,发现狗是左脑对语言进行处理的。

    结果今年这个团队的研究人员意识到,人是躺着进去的,而狗是趴着进去的,所以左右脑搞反了……

    一群人在帖子下面嗨的不行,给物种研究专业的同学提醒,千万别犯这种错误。

    “不要在意别人怎么看你,”吕树正色道:“我们要学会如何……”

    “你这鸡汤都馊了就别给我喝了,”吕小鱼压根就不接招:“一星期番茄鸡蛋,说别的都没用。”

    小凶许一看这俩人火药味这么浓,背着小书包就想往外面溜,吕树瞪了它一眼:“回去给我写作业去。”

    “来自小凶许的负面情绪值,+166!”

    “出去玩吧,他不让你出去,你就不出去了?”吕小鱼说道。

    吕树:“?”

    小凶许嘚嘚瑟瑟的抽出小本子写道:“来啊,负相伤害啊!”

    “你口音扭过来没就出去玩?你啥时候口音给我拧过来了再出门!”吕树黑着脸说道。

    然而就在这个等待志愿结果公布的过程里,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有些人悄悄摸摸的报了功法研究类,让这个专业竟变成了冷门中的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