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ODBC'@'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D:\wwwroot\www.dijiuzw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dijiuzw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大王饶命 章节目录 732、反杀(第二更)-第九中文网

章节目录 732、反杀(第二更)

 热门推荐: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很多人到了萨城以后就会有高原反应,一般人吃红鼎天这样的扛反应药物就可以了,但是徒步穿越的那些人只能硬抗,因为这种药物吃多了会让身体渐渐依赖药物,以后再想挑战更高海拔就困难了。

    不管这里的探险者到底是为了赚钱还是为了心里的躁动,甚至是为了某种信仰,他们都是一批人类中最有冒险精神的人,即便灵气复苏之前,他们徒步穿越一次也要冒着巨大的风险。

    吕树走出车站,他没有半点高原反应,修行者最强大的地方并不是单纯的增加身体素质,而是同步增加身体对于各种环境的适应能力。

    他循着网上找的一家客栈找去,那里是徒步穿越探险者们常驻的地方,就连客栈门口的黑板上都会贴满各种行程。

    比如有人想从萨城出发前往山区徒步,一方面可以在这里找到想要搭乘的顺风车,另一方面还可以找到同行的队友。

    吕树走进客栈就愣住了,他看到张燕丰竟然在客栈里的小院子中和五六个人聊天,吕树先发制人:“你跟踪我?”

    张燕丰:“???”

    这特么谁先到的你心里没数吗,谁跟踪谁啊?

    “来自张燕丰的负面情绪值,+166!”

    “兄弟,你要想加入我们就直说,”张燕丰不满道:“跟踪我算怎么回事?懂不懂圈子里的规矩?”

    然而就在此时,吕树竟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对方没认出来他,他却认出来了对方!

    吕树当即改了主意说道:“加入需要掏多少钱?我要去死亡之谷这条线路。”

    “2万,”张燕丰说道:“现在昆仑虚里的危险程度不同往日,我们带着新手进山是要冒很大风险的,而且你要是想挑线路,那得再加五千!”

    其实对于张燕丰他们来说,不管是克理雅山口还是死亡之谷,都是他们原本就想去的地方,一边完成自己的探险梦一边赚钱,何乐而不为。

    吕树头一次这么大方,他伸手进包里直接掏出一根金条扔给了张燕丰:“够了吧。”

    “够了够了,兄弟敞亮!”张燕丰他们走南闯北,金条到手一掂重点一看成色就知道是真的!

    一开始他以为吕树是个穷学生,结果这一出手竟然还是个土豪!

    吕树笑了笑去找客栈老板办入住去了,他之所以给金条而不是给现金,这是担心对方直接给自己花了,带金条就不一样了,暂时花不出去。

    而他认出来的那个人真是太有意思了,当初他从神集回来打算坑大家族的时候,找到洛城黑市,那扇大铁门背后看门人王喆,竟然就是这个队伍里那位传说中的D级散修!

    当初他进黑市可是压了一枚灵石的,结果他和李一笑、纳兰雀打过一架之后这货就跑了,愣是没再出现过。

    结果现在遇到,吕树已经想好要连本带利一起收回来了……

    要说这货也是挺有意思,卷了一枚灵石跑路之后竟然再也不回管内了,躲到这么远的地方,不过王喆当初看到吕树的时候吕树还是高神隐的模样呢,王喆也没认出他来。

    吕树出手不凡,扔出来便是价值两万多的金条,张燕丰当时心里就起了主意,看能不能让吕树再多花点钱。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吕树走进客栈的那一刻,这客栈里的空气湿度便开始增加,水系异能之下但凡有人想无声无息的逃跑都不太可能,他们想打吕树的主意,吕树却是紧紧盯上了王喆……

    等吕树上楼之后王喆看着张燕丰平静问道:“怎么回事?随身带金条带小黄鱼可是道上的习惯,寻常年轻人最多带点现金。”

    道上走南闯北的汉子随身带着今天那是为了随时跑路的,现在年轻人谁身上会带这玩意?

    以前看大门的王喆尖嘴猴腮的,此时当了许久领队之后也渐渐有了气度,脸也圆润了不少……

    “火车上偶遇的,我看他当时正在手机上查找徒步穿越的资料呢就招揽他,没想到还是个土豪,”张燕丰笑着说道:“肯定是个新手,我看他查的那些资料都有点不靠谱,咱们这圈子里谁会信那些胡说八道的帖子。”

    王喆点点头:“这趟不太平,天罗地网禁止进入昆仑虚了也不知道里面怎么回事,不过看起来好像也不严重,也没有天罗地网大队人马进山。晚上吃饭的时候喊他下来一起,把他灌醉了套套他的话,没什么背景的话路上再从他那掏点钱出来。”

    “哈哈,你是修行者还用怕他?”张燕丰不以为意。

    这世道,有些人玩徒步穿越那是真的只为了兴趣,但有些人还想一边玩兴趣一边发财,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到了晚上张燕丰去楼上喊吕树:“兄弟,下楼一起吃个饭啊?横竖咱这一个月都要一起在路上了,先互相认识一下。”

    吕树乐呵呵的跟着张燕丰下楼,这支队伍现在加上他总共7个人,按张燕丰的说法就是要凑够12个才出发。不过剩下五个应该很快就能凑齐了,这季节真心不缺想要玩徒步穿越的年轻人。

    王喆他们就在院子里升起篝火烤东西吃,旁边还放着两箱白酒,吕树拉了小马扎坐在篝火旁边笑道:“你们倒是好兴致。”

    张燕丰笑了笑拧开一瓶白酒给所有人倒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若有若无落在吕树身上,今晚就是打算灌醉吕树套话的。

    张燕丰笑道:“这算是第一次喝酒,我们那喝酒有个规矩,我先介绍一下今天桌上的几个朋友,然后咱们先喝一圈,喝完之后你要能说出他们的名字,就是你认我们这些朋友,你说对一个,我们一起喝一杯,要是你说不出来名字,就是情谊还没到,你自己喝一杯。先从你旁边的噶拉仓巴拉丹扎木苏日丹开始,再往下是乌勒吉德格勒列日图愣巴猜……”

    吕树:“……”

    张燕丰没开眼笑的先跟大家喝了一圈,这就一人三两白酒下去了。

    然后他看向吕树,他这方法欺负那些刚出社会的小青年简直无往不利,喝不死人简直对不起这杀手锏好吧。这名字当然是假的,但喝过再说嘛,他们这么多壮汉加上修行者,还治不了一个小青年了?

    吕树看着张燕丰沉吟了两秒:“噶拉仓巴拉丹扎木苏日丹、乌勒吉德格勒列日图愣巴猜……”

    “来自张燕丰的负面情绪值,+666……”

    “来自王喆的负面情绪值,+666……”

    “来自李康……”

    吕树心中冷笑,这特么负面情绪值里不都汉族名字吗,跟老子装什么少数民族同胞?!

    ……

    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