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场酒喝过之后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个年轻人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欺负,吕树倒是一点没醉,张燕丰几个人差点当场就喝吐了……

    张燕丰他们各个知名的驴友客栈去贴关于死亡之谷路线的计划,甚至摆明了说有D级散修带队,仅仅两天时间就凑齐了12人。

    新加入的五个人,四男一女,这其中有一对夫妻。

    大家看起来都装备特别齐全,就连那女孩都身经百战的样子,似乎是个老驴友了。

    这年头可不止是男人喜欢寻求平凡生活中的刺激,女的也一样。不过这新加入的几个人年龄都不算小,起码25岁左右,看穿戴也都是富贵人家,比吕树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吕树就一件三百多块钱买的冲锋衣,别人都是登山靴,吕树是帆布鞋……主要是他实在不想在这上面投入那么多,如今他就算是只穿个T恤在雪地里一样屁事没有,鞋就更不用说了,稍微发力就坏一双鞋,每次打架都让吕树特别心疼。

    张燕丰看着吕树这一身打扮:“兄弟,你这样进山会出事的,冲锋衣、登山靴、雪地靴这种保暖的东西可真不能省,昆仑虚里面就算七八月也是说下雪就下雪了。”

    吕树想了想自己也不能那么扎眼,就去置办一套便宜的回来了。

    队里其他人看吕树这态度也不说话了,这年头都是各人自扫门前雪,到时候你在山里受冻也别说大家没提醒过你。

    那新加入的5个人都没有跟吕树打交道的意思,层次不一样,生活的世界也不一样。

    他们可是见过一同进山的驴友出来后,知道了他们的家庭背景和经济条件就天天缠着求他们接济,山里那点积攒的友情不用半个小时就消耗光了。

    那个女的看着王喆说道:“我们掏了钱,但是一分价钱一分货,你得证明给我们看,你确实是D级修行者,现在昆仑虚里不太平,你要是弄虚作假的话可别带我们去送死。”

    王喆笑了笑得意洋洋的随手就将客栈里装饰用的一块大石头抬了起来:“怎么样?”

    女的不再说话,算是默认了对方的实力。

    现在驴友们也知道昆仑虚里好像不太安全了,所以有钱的就会找散修带队才肯进山,张燕丰笑道:“大家也不用太担心,昨天还刚有一支队伍从克理雅山口回来,路上根本没遇到什么危险。这段时间进出昆仑虚的队伍不少,都没见出什么事情啊。”

    吕树恍然,难怪这群人胆子这么大,原来是有人安全回来过了。

    只是他又有疑问了,难道昆仑虚内异变的范围并没有那么大?

    距离出发剩余最后一天,张燕丰和王喆等人联系装备以及在地图上精细作业,确定大家应该走的路程。甚至已经有人先行前往重点肯德可克矿区进行GPS定位,那里是将是他们出山时的终点,一旦偏离这个方向那将意味着他们很有可能困死在这巍峨的昆仑虚里。

    就在吕树抵达萨城的第五天,他们一行人搭乘飞机前往青州,将从那里穿越祁漫塔格山,沿着库木库里沙漠的边缘进入昆仑虚。

    吕树在飞机上远远看着下面的昆仑虚,山体呈黑色,犹如焚烧之后的灰烬。

    他总感觉那里有东西正注视着天上的生灵,这种感觉让吕树不安。

    张燕丰在青州买了一堆馕,说这玩意进了山区要比其他干粮都好使,储存容易还扛饿。

    吕树的山河印里早早就储存了足够的淡水和食物,他绝不可能因为食物和水源饿死在那里。

    穿越祁漫塔山的时候,吕树始终缀在最后一个,似乎随时都要体力不支,却又永远能跟上。没人知道他的体力终点在哪里,但却总觉得他快不行了。

    张燕丰他们对待金主的态度还是挺好的,但谁也不会去帮助吕树,除非加钱。

    张燕丰等人始终都在等着吕树不行了就施以援手,然后把吕树身上剩下的钱给全部都掏出来,结果吕树始终不声不响没有喊过一声累。

    开玩笑呢这不是……B级中的佼佼者吕树同学在这,就算这十多个人车轮张上来跟他比体力也比不过啊。

    “来自张燕丰的负面情绪值,+10、+10、+19……”

    途径一条河流时,这里有一座铁矿设在河边的抽水站,站点里的大哥非要给吕树他们做顿好吃的,吕树则从自己的行囊里掏出两个苹果递给对方,这里最缺的就是蔬菜水果了。

    人与人的感情反而在这人烟稀少的地方显得亲密无间,只是同队的那几个人看到吕树竟然还有体力带苹果这种华而不实的水果,心中更加了几分不屑。

    吕树全程和其他人没有交流,偶尔有经过的羚羊他都会仔细观察这些羚羊是否已经产生了变异,结果并没有。

    他也曾远远看到山脊上有一头羚羊异常健硕,头顶的犄角也锋利如刀,竟是在远远观望着这支人类的队伍,他知道自己大概还没有真正进入核心地带。

    在离开抽水站的时候,吕树趁着最后一点还有信号的地方给吕小鱼发去短信:一切平安,我即将进入昆仑虚,12天之后出山,青州集合。

    晚上,张燕丰带着大家找到了一个背风的地方扎下帐篷宿营,一群人挑着脚上的水泡,吕树屁事没有的坐在自己帐篷门口仰望星空,仿佛随着自己呼吸,星辰也在呼吸。

    这天地是如此的辽阔。

    ……

    青州,吕小鱼把吕树的短信给大家看了一下,罗南说道:“那就在这里等吕树吧。”

    陈祖安一脸吐槽的表情:“老师,你跟我们一起出来真的没事吗?我们这应该不算是逃课旷课吧?”

    “不算不算,”罗南笑道:“我们这是为了抓研究标本嘛。”

    成秋巧忽然好奇道:“祖安哥,你还怕逃课呢?你这长相就不像好学生啊。”

    陈祖安有点惆怅:“我这辈子真的没逃过课,这是小时候给弄出心理阴影了,上小学的时候我假装肚子疼要请假,我班主任把我爸给喊来了,我爸非要带我去医院看看,其实我没事但我又不能说,说了就要挨打。到了医院遇到个医生说我这一定是阑尾炎,结果就把我阑尾给割了……”

    ……

    第三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