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怎么了?”张燕丰看着吕树竟然有点走神,他不知道吕树的身份,所以不知道当吕树走进这座基地时看到罗南工作照的那一刻有多惊异。

    这座基地由三间移动板房构成,品字状分布。移动板房旁边还有这燃油的取暖锅炉,有一出空地上是码的整整齐齐的空罐头盒子。

    吕树摇摇头:“你们常来野外,能分辨出这里遗弃多久了吗?”

    “这可分辨不出来,”张燕丰说道:“要是平时熟悉的地方还好,摸下看看落了多少的灰就能知道多久没人住了,但这鬼地方也我第一次来,所以没有分析的基础信息。”

    “嗯,稍等我一下,”吕树说道,他走进了移动板房。

    “你不怕王喆捷足先登吗?”张燕丰有点疑惑。

    “他是去送死的,”吕树平静说道。

    张燕丰有点诧异,当初吕树加入团队的时候就说的很清楚是要来死亡之谷的,如果只是普通人的话张燕丰不会多想,但此刻吕树明显不是普通人,所以对方本身就是冲着死亡之谷来的,也一定知道比他更多的信息。

    这里一定发生过什么,才会把吕树这样的奇怪少年给招惹过来。

    吕树拉开板房里的每个抽屉想要找到一些可用的线索,他找到了一本勘测日志,结果发现上面写的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似乎在此之前勘测站里的人根本就没有得到过进入死亡之谷的命令,就是在这里巡视生灵变异状况。

    吕树看了一眼上面的日期,最后记录时间是在4个月前。

    然后,这里的所有人就人间蒸发了,只剩下罗南。

    吕树想了想说道:“在这里稍作休整,有些事情我要捋一捋。”

    远处昆仑虚上空的蓝光仍旧在摇曳着,黑色的山体犹如深渊。

    原本吕树是计划连夜进山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的,结果因为罗南这件事情出现而搁置,他要想想到底怎么回事。

    这里并没有罗南的工作证之类的东西,工作照是一张20多人的合影,说实话吕树也没法确认罗南是不是这个勘测基地的驻守C级高手,如果对方只是同样在这荒原上工作,跟大家一起合个影好像也说得过去。吕树把工作照塞进了山河印里,没有让别人看到。

    张燕丰也没有多问,他去把取暖的锅炉给启动了,那锅炉旁配有发电机。此时已是六月下旬,可因为海拔的关系仍旧很冷,尤其是夜晚。

    不远处昆仑虚上积雪不化,就在此时,天空中忽然飘起雪来。

    板房内的温度逐渐上升,这小小的勘测基地就像是一个温暖的安全屋一样,所有人的心情都稍微轻松了一些。

    吕树站在板房门口望着昆仑虚发呆,其他人呆在板房里面把外套脱掉,王艳的老公一直在跟王艳道歉,但王艳看样子并没有打算接受,毕竟生死攸关的时候被撇下还是有很大阴影的。

    张燕丰在板房内的炉子上烧了一壶水,高原上水的沸点很低,但一般情况下水在70度左右的时候就能杀死大部分细菌,按理论上来讲,有些耐高温的细菌必须用高压锅煮沸到100度持续20分钟才能完全杀死,但这荒郊野外也没法讲究那么多了。

    张燕丰把一杯热水递给吕树,他看着蓝色光芒映照下的荒原感慨道:“太美了,我第一次徒步穿越的时候是我一个朋友带我走的,那时候我看着辽阔的星空还有荒原就知道,我是属于这里的。6月飞雪,这事在内地可看不到,要是带着酒就好了,有句诗怎么说来着,晚来天欲雪,能引一杯无……后半句是什么?”

    吕树沉吟了两秒:“司机一杯酒,亲人两行泪?”

    “来自张燕丰的负面情绪值,+666!”

    张燕丰被噎了半天忽然问道:“你为什么要老是沉吟两秒?”

    “技能读秒,”吕树看着远方头都没回的平静说道,一脸的高手寂寞如雪。

    “来自张燕丰的负面情绪值,+66!”

    张燕丰整个人都不好了,所以你丫的真是把恶心人当技能了是吧!

    吕树忽然转头对张燕丰说道:“你那里应该有卫星电话吧?”

    这种经常徒步穿越的人,手里没有卫星电话根本不可能。张燕丰会板房里从自己的登山包里取出一个卫星电话递给吕树,吕树走到一边去打电话了。

    张燕丰之所以如此配合吕树,就是因为从遇到巨熊之后吕树给他的感觉实在是太神秘了,这种高深莫测的少年值得他去投资。

    只是他不太清楚,这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

    吕树回来之后把卫星电话递给张燕丰:“在这里休整两天,等我的队友。”

    张燕丰愣了一下:“你队友在附近吗?”

    “不,在青州省城,”吕树说道。

    “那他们过来恐怕怎么也得五六天了吧,”张燕丰算了算距离,他们在库木库里沙漠那边就走了有四天的时间,到这里又走了五天,就算这少年的队友也是修行者,那也得五六天的时间。

    “不用,两天足够了,”吕树说这话的时候好像理所当然的样子,似乎一点都不担心队友会没法在两天时间内赶到。

    这队友得多么强大才能做到这一点?

    而一直都觉得吕树高深莫测的张燕丰忽然觉得自己以前可能仍旧低估了吕树的实力!

    有人忽然走出来问道:“咱们之后打算怎么办?”

    “在这里先休息三天,这里也有食物罐头,我看了一下罐头的保质期还有很久,发电机里的柴油也足够了,”张燕丰说道。

    “要不咱们直接原路返回吧,在这里呆着算怎么回事?”王艳站在门口忽然说道。

    “各位完全可以自行返回,”吕树平静说道:“谁也没拦着你。”

    他说完就朝昆仑虚方向走去,临走时对张燕丰说道:“我去走一趟,你不要跟着了,那不是你能去的地方。”

    张燕丰没有反驳,他知道自己跟着过去只能是拖累,而且虽然打算抱吕树的大腿,但也不能把命给抱进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