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风雪中昆仑虚上的黑色山体也被遮掩了不少看起来好看了许多。

    吕树带头往死亡之谷的方向走去王艳他们从移动板房里追出来:“你们走了我们怎么办?”

    这时候大家在这里真的是一点安全感都没有这特么才刚刚说完勘测基站的人全都人间蒸发了好吗!谁敢在这放心呆着?

    让他们跟着进死亡之谷就更不现实了那里面明显更危险啊。

    吕树想了想说道:“也是啊要不罗老师你在这里保护他们吧。”

    “来自罗北的负面情绪值+499!”

    罗北笑道:“在野外肯定是我更有经验一些我在队伍里应该会起到更大的作用要不就让曹青辞同学留在这里吧她的实力更强我想就算一个人留在这里也能面对更多的危险。”

    吕小鱼忽然说话了:“要不咱们先回去吧把这些人送回去再说。”

    一时间吕树心念电转他知道吕小鱼看懂了他的眼神。

    之前吕树就在想他其实不太想这么贸然进入死亡之谷但是他也没法承认自己有真名识破的这种能力。真名识破与星图息息相关从他一开始能够修行就一直获得负面情绪值和真名。

    隐隐约约中他知道自己的身世可能并不简单在这种世道将变的情况下万一他暴露了某些方面的特质却被人找到了蛛丝马迹怎么办呢?

    所以吕树基于不想暴露这方面信息的情况下想让吕小鱼来开这个口而王艳也刚好给了这个机会。

    只是这一刻吕树忽然发现这个罗北对于b级高手曹青辞还是有忌惮的不然为什么唯独留下曹青辞?

    吕小鱼说道:“要不我们先把他们护送回去再过来反正也就是几天的事情。毕竟这里太危险了一点你不是说有c级高手都人间蒸发了吗一个人留下保护恐怕也不够谁也不知道危险到底是什么。”

    “那就太耽误时间了”罗北说道:“这死亡之谷上方的蓝色光芒以前从未见过说不定现在进去就有什么重大发现万一咱们来回一趟这个时间就错过了呢?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啊。要不然这样我和吕树两个人进去你们在这里保护大家?”

    吕树这次真的愣住了如果不知道罗北的身份有古怪那这解释还算合理可知道对方身份有古怪的情况下对方竟然提出要和自己单独进入死亡之谷……

    这罗北竟然是冲着自己来的?!为什么啊?难道自己暴露什么了吗?

    然而下一刻吕小鱼刚准备说什么呢吕树忽然笑道:“好就这么决定了我和罗老师一起去看看情况其他人在这里等候。”

    从这一刻起吕树决定只称呼罗北为罗老师这是他担心自己一不小心因为真名识破之后说漏嘴在细节处理方面吕树向来很强。

    王艳等人都松了口气他们可是见过吕小鱼有多厉害有这些高手在这里保护他们这样就有安全感多了。

    只是他们放心陈祖安他们却不放心陈祖安忽然说道:“树兄我跟你一起去他们在这里就够了!”

    王艳那边普通人又一阵骚动如果陈祖安能留下来就多一个保护他们的人啊。

    “拦住他别让他一起去。”

    有人忽然小声嘀咕道:“还是别生事了反正这小胖子看起来也不厉害他想去就让他去吧。”

    陈祖安:“……”

    这特么虽然修行者的听觉也没特别变态但是总比普通人强的多啊就这么在旁边说自己看起来不厉害真的合适吗?

    吕树平静说道:“祖安你留在这里保护他们。”

    “呵呵”陈祖安冷笑起来:“我才不保护他们!一群寄生虫一样的选手老子凭什么保护他们树兄我跟你一起去!”

    吕树:“……”

    这特么关键时刻你是闹什么幺蛾子啊吕树后脑勺有点疼。

    “那就带着祖安一起去吧”罗北笑道:“有小鱼、青辞、秋巧他们在这里也足够了。”

    忽然间吕小鱼冷冷说道:“让你叫小鱼了吗别跟我套近乎。”

    “来自罗北的负面情绪值+199!”

    旁边的张燕丰忽然感觉这师生关系简直就是他生平仅见啊……

    吕树平静的思考了一会儿他实在没法再拒绝罗北那样就太刻意了而陈祖安忽然跳出来闹幺蛾子实在是让他没有想到。

    “行我们走吧”吕树一马当先朝死亡之谷走去陈祖安和罗北就跟在后面而罗北不知道为什么始终都走在最后面。

    雪山对于修行者来说也是挺费劲的一场鹅毛大雪飘过山上的积雪几乎没过了膝盖吕树他们踩在雪上总感觉像是踩在棉花里力量也被抵消了一些。

    三人越来越靠近那蓝色光芒然而就在此时那蓝色的光芒犹如伸出一只巨爪般朝吕树拍去吕树来不及躲闪被那蓝色巨爪拍中。

    陈祖安急了赶紧想要冲上去救吕树只是他忽然发现吕树好像并没有手上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不动了。

    呼的一声陈祖安背后有利器划来陈祖安堪堪躲避开来灵力甲衣瞬间覆盖全身。

    然而即便他反应如此迅速左肋下还是被划出了一条血印陈祖安有点慌:“树兄?树兄?这货真的有古怪啊!你快醒醒!”

    只是吕树依然站在雪地中一动不动似乎已经丧失了知觉陈祖安惊觉那些消失的人不会都是被这蓝色的光给控制走了吧?

    罗北笑道:“不用喊他了在毫无防备下心神失守已经无药可救不好意思啊陈祖安同学吕树是龙神点名要的我必须杀了他。”

    陈祖安身上的伤口被寒风一刮疼的他直咧嘴他倒吸着冷气:“那……那你捅他啊!”

    陈祖安简直服了你捅吕树不完了吗捅老子干嘛!

    就在此时刹那间罗北斜右侧身后的雪地骤然爆裂又一个吕树裹挟着雀阴灰线杀了出来而那被蓝色光芒控制住精神的竟然开始慢慢消散!

    吕树在这里已经藏了一天的时间直到雪都将他覆盖而他在第一次给吕小鱼打电话的时候分身就已经离开了大队伍和他进行了掉包!

    他每天都要出来巡视一圈其实那也没去也根本没有进入死亡之谷而是创造出固定的离开大家视野的机会方便掉包以及寻找最好的伏击位置。

    他不是忌惮罗北而是忌惮罗北身后的人!

    吕树刚刚一马当先的走出来带路就是要把对方往自己埋伏的地方领也想看看这蓝光之内到底有什么古怪。

    分身替死这才是吕树真正的底气只为了看看这个“罗南”到底想要干什么!

    不过吕树也没想到陈祖安竟然会蹦出来闹这么一出幺蛾子……

    ……

    第三更求个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