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一次混沌并没有像之前那样上嘴就啃,而是一直在洞窟穹顶翻腾观望,吕树发现这货鬼精鬼精的啊,有吃的就醒,没吃的就睡,知道打不过了也不硬上。

    聂廷那一刀凛冽的斩在祭龙台上,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祭龙台竟然完好无损!

    下一刻,聂廷刀光与身形并起,原本盘坐在祭龙台上的敖显骤然化龙,一条青龙凭空出现在洞窟之中长达百米,竟是一爪就将聂廷的刀罡给捏碎了。

    只是这一爪让敖显也不太好受,龙爪之上的鳞片都皮开肉绽!

    整个昆仑虚死亡之谷外面都震动了起来,勘测基站里的所有人都走出移动板房呆呆的看向死亡之谷方向,昆仑虚上的积雪开始簌簌的向下坠落,很快便形成了新的雪崩,声势浩大!

    “这是发生了什么?”张燕丰怔怔的问道,在某一刻他真的太羡慕这些修行者了,举手投足之间便有惊天动地的未能,这是神话中才有的故事。

    忽然间,那死亡之谷里传来巨大的怒吼声,王艳等普通人有些惊慌:“那里是不是有什么可怕的怪兽,要不我们先回城市吧,不要再在这里等他们了。”

    成秋巧不乐意了:“大婶,我们在这保护你们,但我们的队友还在里面,没有丢下你们去支援就已经很不错了,请你闭嘴一会儿好吗?”

    刚才那从天而降的一刀所有人都看到了,按成秋巧的想法来说,这死亡之谷里有聂天罗和吕树都在,那肯定是稳了……

    王艳他们一开始觉得成秋巧这孩子相对老实一点,事实也确实如此,成秋巧跟朋友们相处向来都是实话实说,尤其跟陈祖安,虽然陈祖安有时候有点接受不了实话……

    但老实人也有老实人的愤怒,尤其是面对王艳这种自私的人的时候。

    忽然间,昆仑虚上的一座山峰竟然自下而上的裂开了,裂纹犹如恐怖的深渊般迅速蔓延着。

    承影解开了整座死亡之谷的封印,就连山体在A级高手之间的战斗中也变的岌岌可危,似乎随时都会倾覆,就连空间也有些扭曲,远远看去就像是空气中多了许多不规则的玻璃似的。

    “咦,那是什么人?!”张燕丰抬头看去,赫然发现那死亡之谷上方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个人。

    那两个人都是同样身穿黑袍,身边悬浮着同样的钢铁傀儡。

    曹青辞、吕小鱼、成秋巧面色凝重起来:“傀儡师,他们为什么会同时来这里!”

    只见那两个傀儡师黑袍大袖一抖,袖中竟嘻嘻哈哈的飞出来数十个木偶傀儡,小小的傀儡相互手臂之间连着红色的丝线。

    这木偶傀儡的速度极快,转瞬间便拉开红色的大网笼罩在了整个天穹之上,嗡的一声,红色的光芒骤然从丝线上绽放开来。

    原本即将崩碎的山峰竟是就这么给稳住了,仿佛那一小方世界都被保护了起来一样。

    “他们这是……在保护那一方世界?”成秋巧震惊道:“他们不是传说中要毁天灭世的坏人吗,为什么要保护那一方世界?”

    然而吕小鱼和曹青辞都不是陈祖安那样的话唠,注定不会回答他。

    吕小鱼静静的看着那两名傀儡师,不知为何,她总感觉对方自己冲着自己微笑。

    洞窟之内吕树并没有参与聂廷与敖显的战斗,而聂廷一袭黑氅在洞窟之内稳如泰山,竟在五爪蟠龙面前也不落下风。

    “聂廷要突破了,卡在瓶颈上寸步不前,”海公子就在下面静静的看着:“难怪要主动求战,他是想要在战斗中寻求突破的契机,看来他以往遇到的敌人对他来说……太弱了。不过这一战还不够,因为敖显也不是他的对手。”

    吕树愣住了,原来聂廷远走昆仑虚一趟,就是要找更强的人打一架,这杀性也太大了吧!

    “自己好好突破不行吗?”吕树问道。

    “你懂什么?”海公子无形中蔑视着吕树:“十八般兵器内,九短,九长,而刀是九短之首本就当一往无前,没有这份心性他到不了今天的成就,一刀既出便要万山无阻。”

    “那我不耻下问一下,刀道要一往无前,那剑道呢?”吕树说道。

    海公子面无表情的看向吕树:“你把不耻下问四个字给我去掉再给我加个求字,我可能会考虑教教你。”

    “来自敖海的负面情绪值,+800!”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海公子忽然看到吕树不再搭理他,而是朝洞窟角落里旁观着的混沌招招手,偷偷摸摸的往祭龙台那边靠近过去。

    对于吕树来说他经历过罗布泊遗迹里的一切,想要杀敖显哪有那么复杂,让混沌把祭龙台给啃了不就完了!

    恐怕敖显都不清楚混沌这吃货的能力,很多人当初也正是栽在了神水的这个特点之上。很多人觉得自己的神物与法器坚韧锋利,但遇到神水就像是倒了血霉一样毫无还手之力。

    混沌看到吕树冲它招手就兴奋了,跟着主人走就有东西吃!

    海公子和陈祖安就这么怔怔的看着,天上的战斗惊天动地,而吕树和混沌就这么偷偷摸摸的朝祭龙台摸去。

    “树兄这是要干什么?”

    敖显其实也看到了吕树和混沌的小动作,不过祭龙台坚韧无比,就连普通神物都未必能够比拟,这一人一龙想要直接破坏祭龙台简直是痴心妄想。

    咔。

    混沌从祭龙台上咬下来了一角咔吧咔吧的嚼着……真好吃!

    “来自敖显的负面情绪值,+999!”

    “住手!”龙形的敖显怒发须张,他万万没想到这混沌竟能一口咬碎这祭龙台!

    顿时间祭龙台的力量开始外泄,那是他敖显现如今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依仗!

    吕树一看敖显那模样一边转身狂背一边喊道:“快跑快跑,老头儿生气了,等会儿再吃!”

    咔,混沌眼瞅着敖显竟然掉头朝祭龙台扑来,竟赶紧又咬下来一口才飞走。

    敖显看着自己盘坐了无数年的祭龙台上竟然缺了两个角,简直心痛的无法呼吸……

    “来自敖显的负面情绪值,+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