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陈祖安憋着一股气,他也打开了水龙头赶紧喊了一声:“不能浪费水资源!”

    然后把莲蓬头对准了吕树,结果陈祖安震惊的发现,那莲蓬头的水竟然违反物理常识一般倒卷到他的身上……

    “来自陈祖安的负面情绪值,+666!”

    “树兄,水系异能是该你这么用的吗?还有觉醒者的操守吗?”陈祖安脸都黑了,然而就在此时他心中一道闪电划过:“树兄我问你个问题,曾经有一次我们一起上厕所,我分了五个岔……”

    “不是我,”吕树一边给头上打洗发水一边果断否定。

    陈祖安悲愤欲绝:“你能有点觉醒者的自觉吗?!”

    他现在非常确定以及肯定,那就是吕树干的!

    “来自陈祖安的负面情绪值,+999!”

    吕树洗澡的时候就发现张燕丰一直欲言又止,他感觉张燕丰明显是有话要跟自己说,不过对方一直不开口他也不想主动问。

    说实话大家以后交集确实不多,他虽然内心里稍微敬佩张燕丰算是个有操守有底线有原则的人,但问题是张燕丰是个普通人啊。

    他们现在所在的城市非常小,少数民族比较多一些,吕树发现张燕丰对这里非常熟悉,或者说张燕丰这个长年跑江湖的人确实在这个江湖里有许多一技之长,比如张燕丰就比吕树阅历丰富。

    但这对吕树并没有什么助力,他知道张燕丰可能是有求于自己,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神情。

    洗完澡穿衣服的时候张燕丰小声对吕树说道:“跟我来。”

    吕树一脸疑惑的跟着张燕丰在洗浴中心里走着曲折的走廊,然后坐着一个隐蔽的电梯上了三楼,吕树心中充满了震撼,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

    张燕丰领着吕树进了一个包间,有服务员恭恭敬敬的跟张燕丰打了个招呼就出去了,张燕丰小声道:“虽然你比我小,但我还是尊称你一声树哥,这是江湖规矩,强者为尊。是这样的,我一直觉得我应该是有修行天赋的,甚至买了钠钾合金测试过,钠钾合金是变色了的!”

    说着张燕丰拿出一个小瓶子,里面装着一点变色的钠钾合金,吕树愣住了,看这变色程度,张燕丰的资质怕是有丙级了吧?

    “你怎么不加入天罗地网?”吕树疑惑道。

    “我想加入来着,”张燕丰一脸愁苦:“但审核太严格了,根本不是想进就能进的啊。”

    吕树恍然,一开始天罗地网为了大局刻意营造出了一种高压的环境来,让散修们都不敢动弹。现在虽然开放了许多甚至散修们在黑市里的交易都被默许,但散修们想要加入天罗地网还是不太现实。

    一方面是担心这些散修带着目的加入,另一方面天罗地网也不太看得上这些散修了,还是自己直接从学生里培养出来的组织更加纯粹一些。

    很多跨国大公司喜欢进行委培生这样的行为,有些公司甚至从高中就开始订制企业需求的学生,学生毕业后还需要进行严格的培训,甚至是送上荒岛进行野外生存。

    这不是小说里的情节,而是真实存在的。

    这些委培生从高中的时候就在适应企业文化,一旦从培训生制度里脱颖而出,以后很有可能走上这个公司的高层。

    吕树以前觉得这种事情真是太玄乎了,但后来才发现是真的存在,虽然这样的公司是少数。

    而天罗地网现在做的事情就是直接从学生里补充新鲜血液,以这种手段来保证队伍的纯粹程度,不至于被人有机可趁。

    吕树看向张燕丰:“那你给我说这个的意思是?”

    “我想加入天罗地网,”张燕峰说道。

    当张燕丰看到曹青辞、吕小鱼他们穿着黑色雨披来到勘测基站,并且不费吹灰之力就慑服狼群的那一幕,他看着对方雨披上的天罗地网标志就心向往之,那种感觉太强大了。

    之前张燕丰一直贪财就是想攒钱找散修买个功法,他觉得自己成了散修就算不进天罗地网也没什么嘛,但是这次死亡之谷一行改变了他的看法。

    在散修们眼中,天罗地网就是强大的标志,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见识过天罗地网的强大之后,谁不想加入天罗地网啊?

    这个时候,刚刚出去的服务员又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两个穿着奇怪的女孩,张燕丰见到两个女孩就眉开眼笑的打招呼:“快跟树哥问好!”

    两个女孩低眉顺眼的鞠躬:“树哥好,我是卓旦。”

    “树哥好,我是卓玛。”

    张燕丰小声对吕树说道:“你挑卓旦,我挑卓玛。”

    吕树沉吟了两秒:“迎来日出,送走晚霞?”

    张燕丰:“???”

    “来自张燕丰的负面情绪值,+666!”

    吕树没挑卓旦也没挑卓玛,他用这种方式委婉的拒绝了张燕丰的好意然后带着陈祖安他们连夜坐上了回洛城的绿皮火车。

    但他没有彻底断绝张燕丰的希望,吕树觉得这样一个熟知江湖的人说不定某一刻就能真的派上用场,至于张燕丰能不能加入天罗地网的问题这不是开后门能解决的。

    天罗地网这个序列控制太过严格,他吕树没有那么大的能耐,也不想冒险让张燕丰随随便便的进来。

    这是一个拥有荣耀的集体,吕树已经开始下意识的去维护它的荣耀了。

    吕树坐在绿皮火车上看着窗外,他们临时买的车票只能买到坐票,需要再过几站才有补卧铺票的希望,吕小鱼趴在他的腿上睡着了,原本的短发慢慢变成,柔软的在吕树腿上铺开。

    这次死亡之谷之行最大的意义,一方面是混沌正式晋升A级,虽然正面战斗好像并没有A级那么多,但混沌的吞噬能力却是让吕树期待的,他很想知道混沌以后还能吃掉什么。

    另一方面,他获得了太多的秘辛,那真正世界的本来面目就像是自己终于看到平静海面下,那真正狰狞的冰山。

    上古遗族,到底是什么?

    ……

    第三更求月票啊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