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洛城的经纬度约是北纬N34°37′″、东经E112°26′″,吕树在心里大概计算着自己到底往那边推山河印的边界好一点,结果发现,洛城这特么完全就位于国内正中心,往哪推都很远……

    这怎么办?等推到国外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啊。

    虽然聂亭警告他不要滥用,可问题是他这不是正在找解决生灵变异的问题吗,摸索的过程是曲折的只能摸着石头过河,这过程里,总得有点摸错的时候吧?

    不慌,问题不大!

    吕树琢磨着有没有可能迅速推进路线,以线带面?他尝试着重新踏过山河印的天桥来到上空,吕树试着精确的去控制边界扩张,结果竟然真的可以。

    原本山河印的边界并不规则,是一副版图,而此时这版图像是伸出了一个十米宽的触手一样向着北方延展而去……看起来十分诡异……

    虽然这样更费力气,因为吕树需要控制着推进面积,这样一来就会非常浪费星辰之力。

    待到晚上恢复了足够的星辰之力吕树来了精神,他继续推那一条边界,这一推进竟是在自身灵气足够的情况下向外扩展了五十多公里……

    说实话这效果并不是很好,从效率来说当然是原本那样一块一块推更实用,但是吕树并不在乎!

    此时吕树身上大汗淋漓,今天真的要比昨天狼狈太多,就像是违反了规则就要付出更多的代价一样。之前推一次边界很快就结束了,这次吕树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用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

    陈祖安他们忽然发现吕树竟然每天只是来实验室转一圈就回家去了,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树兄,咱们老师的事怎么说了?”陈祖安拉住正准备回家的吕树问道。

    “不急不急,”吕树大手一挥:“这个先放一放,我有更重要的事情!”

    说着,吕树就又闪人了……

    陈祖安和成秋巧他们面面相觑:“树兄怎么了,为啥看起来这么亢奋,不是魔症了吧?”

    成秋巧直接问吕小鱼:“树哥这是怎么了?”

    吕小鱼压根就没回答,这几天的吕树非常反常,别说陈祖安他们奇怪,就连吕小鱼也很奇怪啊,吕树以前只是半夜把自己反锁在屋里连小星星都不唱了……

    “树哥不会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吧?不给咱们说是想自己扛什么的?”成秋巧立马就给吕树加了一个忍辱负重苦大仇深之类的人设,自己都快被感动了……

    陈祖安冷笑道:“树兄是那种人吗?”

    “我们还是跟着去看看吧?!树哥这样还挺渗人的,咱们总得搞清楚他在忙活什么吧,”成秋巧说道。

    此时,吕树保持这种状态已经将近两周的时间了,非常不正常!

    ……

    吕树回到家里就拿出山河印,边界眼瞅着就要推到自己的目的地,其实这十米多宽的距离也干不了什么大事,毕竟每个城市的占地面积都是无数倍,但吕树自有想法。

    他眼神疯狂的俯瞰着天空之下的边界,只需要再往前推一点就好,只剩下最后的五十公里!

    只见地面尽是灰色的大地,从天空之中俯瞰就犹如一根彩色的线在不停向北方蔓延,这条线所过之处,灰色都变成了彩色。

    一路经过山川与河流,吕树发现其实这样推进边界的好处也不是没有,那就是当这条边界所过之处,吕树都可以用灵识降临上方去观察地面。

    也就是说,此时这数百公里的边界上吕树只要握住山河印,都可以在一念之间抵达。

    这种感觉……就像是玩游戏开地图一样,吕树像是在一点一点打开地图上的战争迷雾……

    忽然间吕树的眼神狂热起来,那条边界……终于进入了京都刘海胡同,然后进入了聂廷与石学晋所在的那座四合院……

    陈祖安他们刚到吕树家门口,忽然听到房间里吕树疯狂的笑声:“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

    陈祖安和成秋巧他们汗毛都竖起来了:“什么情况,树兄这是怎么了?我就说他魔症了吧?赶紧想想怎么办?!”

    对于陈祖安来说吕树就是大腿级的人物啊,自己被提到这里上学,可不就是抱大腿的好时候吗,怎么刚抱上,大腿就疯了呢……

    对于吕树来说,十米宽的山河印可控区域当然干啥都不太好使,比如要在山里找什么东西的话,那山脉动辄都是几十公里、上百公里的,十米区域能找到什么?

    但现在不一样,十米虽窄,但如果他知道要推去哪里呢……

    以线带面的机会来了!

    吕树将边界直接推进四合院里,然后此时他想将这顶端以圆形扩散推开,却发现可能是距离洛城太远的缘故,扩展起来竟比推进还要费劲。

    不过也没关系,他只需要500平就好!

    灵识在天空,吕树本尊身上却有一颗一颗汗水从脸上滴落,吕树咬牙爆吼一声,整个山河印可控范围笼罩在了刘海胡同之上,吕树看着下方正在翻阅文件的聂廷和石学晋疯狂笑了起来,聂廷身旁郝志超似乎在等着聂廷批阅。

    聂廷正翻着文件呢,忽然皱眉向天空看去,此时的聂廷距离突破A级的生死关也只差一步之遥,当吕树看向他的时候便已经被他感觉到,只是那里什么都没有啊!

    然后,郝志超忽然震惊道:“灵气怎么没了……”

    “来自聂廷的负面情绪值,+666!”

    吕树忙活了两周的时间就是在等这一天啊,这一刻他简直心情无比舒畅,去恶心别人确实有自己良心的拷问,可恶心聂廷真的没有。

    俗话说得好,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他吕小树就受不了那个有仇不报的委屈!

    就在此时聂廷忽然飞上天空对着虚无的存在冷声道:“吕树!”

    然后便是一刀斩来!

    吕树听到聂廷喊他的时候就惊出一脑门冷汗,瞬间灵识便回到了本尊身体之中,然后听到外面疯狂敲门的声音……

    “来自聂廷的负面情绪值,+999!”

    ……

    今天有事只能一更了,抱歉了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