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花了那么久的时间,足足两周他都茶饭不思的每天只想赶紧把山河印的边界给推进到京都,那段时间里吕树每天都感觉时间不够用,甚至是前所未有的感觉到了星辰之力不太够用。

    然后自己忙活了整整两周时间,竟然帮助聂廷突破了?

    什么鬼啊,这也能突破的吗?

    按照石学晋所说就是,聂廷想要强行以一己之力突破山河印所设下的灵气屏障,只是山河印确实厉害,聂廷仅仅只将刘海胡同那500平米的四合院从山河印边界里隔离出来便费尽了力气。

    然而聂廷这段时间以来之所以没有办法突破正是因为找不到方向,没有前人的指点,谁都不知道突破A级之后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以至于大家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突破。

    聂廷一直想要找个旗鼓相当的对手打一架,结果找不到……

    这次山河印太过强悍,那是根据世界本源规则而制作的神物,相当于聂廷把世界本源当作了对手打了一架,然后歪打正着被聂廷领悟到了突破A级之后的真谛。

    所谓B级便是与天地沟通的初期,而A级则是自身呼吸间都可以与天地共鸣。

    A级之上是什么?为什么会引来天劫?

    此时此刻聂廷忽然明白,原来A级之上是要在世界本源之外自成天地,以人身接近本源力量,这逆天改命的手段引来了天道意志的惩罚!

    这是从借助外力到自身成就力量的转变,与天道意志不符,于是天劫降临。

    在此之前谁都不知道A级之上该如何突破,就好像遇到了一个闯关游戏,没人知道攻略,甚至不知道该往哪条路上走。

    聂廷正在困惑的时候,吕树给他指了一条路,然后聂廷走通了……

    吕树喃喃道:“这货有毒吧……”

    吕树忽然感觉自己就像是当初掰完手腕的刘里一样,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对方有毒!

    当初刘里有点想不通吕树怎么掰个手腕就觉醒了,然后开始怀疑人生。

    现在吕树有点想不通聂廷怎么破个山河印的边界就突破了,踏上了如今人类战力最巅峰的路途,然后吕树也有点怀疑人生。

    不过现在是正事,吕树赶紧给石学晋说清楚了自己当初面对天劫时的一切细节,他跟聂廷虽然有过节,可是他却不想看聂廷被天劫劈死。

    聂廷是天罗地网的脊梁,聂廷倒了,天罗地网的精神支柱便要坍塌一半。

    而且吕树自己很清楚两个人斗气并不是因为什么触碰底线的事情,斗归斗,但大家都把范围控制的很小。

    石学晋默默的挂了电话就再给聂廷打电话传递消息了,之前他让聂廷问吕树,结果聂廷说了一句“听说你被雷劈了”恶心了吕树一把,现在还是得自己忙前忙后,家也没了……

    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

    在石学晋看来,聂廷和吕树,这俩人都有毒!

    “来自石学晋的负面情绪值,+399!”

    此时聂廷已经飞至北方草原上空,那里是百里之内无人的地区。

    一席黑色大氅在草原风中猎猎作响,天上的广阔雷云跟随聂廷从京都而来,那黑压压的浓厚乌云里似乎正在酝酿什么惊天动地的威能。

    然而聂廷不为所动,仅仅只是凌空伫立在天穹之上闭目养神。

    天劫降临还没到来,而聂廷身上的刀意则越来越浓,百里之内的动物纷纷被惊动四散逃逸,那雷云的威压似乎在震慑着万物,也给它们提前离开的时间。

    所有动物警觉间纷纷外逃,只有聂廷还在那里,如果有人进入这片区域恐怕便能听见洪亮的长刀出鞘声音,那是真正法则力量,这就是聂廷的武道鸣音。

    几小时过去,忽然从远处飞来几个黑点,到了近处才发现,竟是世界上仅有的那几位A级强者。

    李弦一、陈百里、云倚、虎执、主教、圣徒。

    李弦一须发飘摇和陈百里并立一处,而云倚虎执并立一处,两席黑袍带着两具一模一样的钢铁傀儡,竟有种不怒自威的气质。

    圣徒是一名白人,身穿简单的麻布衣服,眼神平静的凝视着聂廷的那个方向。

    而主教则似乎又衰老了许多,可陈百里、李弦一他们都在返老还童,就连聂廷都似乎越发年轻了犹如少年,这是寿元增加后自身机能重新充满活力的反应,可那位主教不同,他仍旧在衰老这就很反常。

    其实各大A级强者从内心里都是有点看不起这位主教的,因为对方似乎并不是通过自身力量正常晋升的A级,大道之路投机取巧不算本事。

    大家来是感受到了天象的异动知道有人在突破A级于是过来观看,谁都突破那个瓶颈却一直找不到门路,现在有人找到了,当然要过来看一看。

    这世界顶层的壁垒不断被打破,也许在聂廷之后,又会有人相继突破。

    当然,圣徒、主教、傀儡师也许还有其他目的,比如毁了聂廷的晋升之路。

    一旦聂廷打破那个瓶颈将意味着修行世界格局再次改变,天罗地网将立马成为真正凌驾于所有组织之上的存在,这是谁都不想看到的!

    因为谁也不知道聂廷再踏上一层台阶之后,到底会有多么强!

    就在这六大A级强者环绕当中聂廷依旧闭目而立,似乎根本就没有受到任何影响,那伫立在天穹雷云之下的身影如同高山巍峨。

    如此间,竟是没有一个人敢主动踏入那雷云之下向聂廷出手,气氛犹如凝固,只有聂廷刀将出鞘却始终未出的声音,那柄刀就好像随时会出,却一直等待着什么似的。

    忽然,天空传来雷霆巨响,一道紫色的雷霆正飞速蜿蜒而下,从雷云到聂廷有数公里之远,可那雷霆却转瞬即至!

    锵的一声,所有人心神一凛,一直很安静的圣徒举目看去便看到聂廷一刀如开天辟地般朝着雷霆挥去。

    这一刀酝酿了太久,几乎倾注了聂廷全身所有的精气神一般宛如割裂亘古存在的时空,像是刀中的君王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