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你怎么在这?钟玉堂那老小子呢?”吕树好奇道。

    幽明羽腼腆的笑了笑:“他去京都述职了,所以我就来代替他处理一些公务。”

    “他什么时候回来?”吕树也知道幽明羽在豫州这边除了黑市还实际掌管了很多事务,说是钟玉堂的副职也不为过,所以代为处理公务还是可以理解的。

    “不限期,”幽明羽笑道。

    “呵呵,”吕树冷笑起来:“这不就是为了躲着我吗,说什么述职不述职的?”

    “有什么事情你跟我说也都一样,”幽明羽说道。

    “行,那我问你,聂廷是不是一定要针对我到底!”吕树面色不善:“我不就说他被雷劈了吗,至于把整个比试都给取消了不?”

    “这事我不太清楚,不过说实话我觉得有你参加比试,取消掉也很正常……”幽明羽说道。

    吕树拿出三叉戟指着幽明羽:“你想好了再说。”

    “有话好好说,但我真心觉得你和聂天罗这事中间,是你错了,”幽明羽忽然一副很害怕的样子,可是吕树却一点都看不到负面情绪值。

    吕树深吸一口气认真的看着幽明羽,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觉得幽明羽简直就是在享受这个过程,甚至还有点想激怒他……

    这特么哪是威胁人啊,这是在被占便宜!

    这就让吕树非常不开心了……

    明明自己现在武力值爆炸就连钟玉堂那老小子都打不过自己,结果遇到幽明羽这样的选手,就让吕树根本不想威胁对方,生怕被以神奇的方式占便宜。

    这就很脏了啊老铁,吕树几乎怀疑钟玉堂是专门让幽明羽来对付他的!如何威胁到一个有受虐倾向的选手?在线等,很急!

    吕树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方法来……

    幽明羽这种神奇的物种,竟然连吕树都有点没办法了。

    吕树转头就走,幽明羽坐在位置上拿起手机拨给钟玉堂:“喂,他已经走了,放心,没闹出什么事情。”

    “哈哈哈,难怪你自告奋勇来应付他,果然还是你有办法啊,”钟玉堂哈哈大笑起来,简直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他终于找到克制吕树的办法了啊!

    自己这个校长一天天憋屈死了,聂天罗和吕树两个人相互之间斗气,最终苦的都是他啊,两边都是大佬,谁也惹不起!

    吕树回去越想越不对味,这以后如果钟玉堂那老小子一直都让幽明羽来面对自己,岂不是自己都要担心被占便宜的那个是自己?

    而且问题在于这其实是他和聂廷之间的事情,钟玉堂也是无辜的,这种事情殃及无辜也不好。

    不过……钟玉堂真去京都述职了?吕树持怀疑态度好吧。

    吕树沉默着回到实验室,陈祖安看到吕树的表情也不玩论坛了,生怕吕树发现他刷666的事情……

    反正吕王大人的名字算是坐实了,整个七大修行学院都开始这样称呼吕树,洗是洗不掉了,这辈子都洗不掉的。

    当然,这个名称调侃的背后,也意味着其实大家承认了吕树的实力,无疑就是修行学院内最强的那一个。

    吕树说道:“你们在这里等待我们的新老师过来,我要出去一趟。”

    陈祖安他们都愣住了:“树兄,你这是要出远门啊?”

    “我要去一趟长白山!不光是这样,还得不让聂廷知道,据说聂廷的脑力已经达到可以同时分析上千个监控屏幕的实力,所以还得易容过去才行!”吕树眼中都带着杀气……

    说完吕树就回家收拾东西了,这趟长白山之行他并不想让别人跟着,一方面是容易暴露行踪,另一方面则是这一趟吕树也不清楚危险不危险。

    此时长白山的植被覆盖堪称恐怖,吕树都怀疑那里面已经长出吃人的树了,然而这还不是关键,吕树怀疑,聂廷刀阵所守护的东西也可能是有危险的。

    陈祖安他们面面相觑:“树兄还要避着聂天罗易容之后偷偷前往长白山,这是玩大了呀!”

    “那咱们怎么办?”成秋巧稍微有点忧虑。

    “不怎么办啊,”陈祖安眼中也亮了起来:“跟着树兄走准没错好吧,我们也去!”

    “那咱们被聂天罗发现了怎么办,那不就暴露树哥的行踪了?”成秋巧问道。

    “怕啥,你就扮成女的,肯定没人能认出来你!”陈祖安乐呵呵笑道。

    成秋巧一听就不乐意了:“凭什么我扮成女的呀,那你演什么?”

    “我演你丈夫!”陈祖安笑道。

    “行,那我演寡妇,”成秋巧冷笑起来。

    陈祖安:“……”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吕树忽然接到一条来自石学晋的通知,他站在门外愣住了,对方竟然告知他,他将告别学生的身份成为洛神修行学院的一名老师,教授实战课程……

    这是什么情况,之前还让自己当旁听生呢,结果一转眼就让自己成了一名老师?

    这是怕自己再闹出什么幺蛾子还是怎么的,或者是聂廷向自己示好?吕树觉得后者不太可能,肯定是谁给聂廷出的主意说他吕树当学生容易闹幺蛾子,说不定当了老师还有可能往为人师表的方向发展一下,极有可能是想用老师这样的名头约束吕树的行为,而且,当了老师就没法影响到一些正常活动的开展了吧。

    吕树想了半天,他觉得很有可能自己一上任,那个七大修行学院的比试搞不好就重启了。

    而且,吕树看到老师两个字的时候沉默了一下,他去执教的,竟然是实战系……

    卡洛儿是实战系的啊!

    吕树对于卡洛儿的感情有点复杂,当他知道对方喜欢自己的感情仅仅因为永恒之枪与世界树的联系时,确实挺心灰意懒的。

    现在,他不是悲观的去想什么,也并不乐观,就像是命运跟你开过一次玩笑之后,当它再次来到你身边,你会担心那仍然是个玩笑。

    现在当老师是不可能当老师的,他必须要走一趟长白山再说!

    ……

    昨日本章说点赞第一“桥畔寒江”,请联系群内管理神隐。

    话说,奶爸更新如此稳定,是不是应该有月票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