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一开始在心里就把风夜明给脑补成了一位电竞圈的隐藏高手,因为天罗身份所以没办法去打职业比赛,但是依然有一颗热爱电子竞技的心。

    毕竟一见面就自带鼠标键盘还是骚粉色的选手,应该是很自信的对吧?

    结果吕树哪想到,对方特么的简直就是迷之自信啊。

    说实话他也不懂游戏,所以看不懂风夜明的操作到底有没有问题,但是最起码的一些基本常识还是大概了解的,比如守高地啊什么的,这些他都听陈祖安和成秋巧说起过,甚至还在实验室里旁观过。

    别的不说,光是队友在辛辛苦苦守高地,风夜明还在悠悠闲闲的打野他吕树有点看不透他了……

    吕树旁观了两局风夜明都像是沉醉在自己的节奏里单机一样,两局都输了。难怪学生都敢喷天罗了啊,吕树觉得自己要是他的队友,自己也得喷……

    不过风夜明的脾气是真的好,好像一切都不在乎似的。这时候风夜明一局游戏结束无意间看到吕树便站了起来,收拾好自己的鼠标键盘耳机对那些学生说道:“你们玩吧,我有点事。”

    他旁边的学生也意识到风夜明可能是认识吕树,所以才忽然不玩了,而吕树估摸着自己要是有好感系统,这些同学一个个都得给他+1000的好感,毕竟终于好不容易有赢的机会了。

    吕树看着风夜明朝他走了过来,他说道:“你认识我?”

    “吕王大人当然要认识一下,虽然没找到你的照片,但是你一开口我就认准了,”风夜明笑着解释道,他一开始进入校园的时候确实不知道吕树是谁,微笑打招呼那完全是礼貌,然而当吕树开口的那一刻,风夜明就知道吕树的身份了。

    此时的吕树资料保密级别已经高到难以想象,就连风夜明也看不到,所以只能依靠吕树的性格来猜,说实话,这个推理题并不算太难……

    很多歌星甭管你见没见到人,只要他一开口,你就能听出来是他。

    而吕树呢和这种歌星有个共同点就是,大部分情况下他开口对你说一句话,你大概就能明白他是谁了。

    吕树有点好奇:“队友喷你,你真的内心一点反应都没吗?”

    风夜明淡定道:“每个人都必须活在自己的节奏里,千万不能因为别人而乱了自己的节奏。”

    “所以这就是你坑他们的原因?”吕树无语道:“一个沉迷游戏的选手到底是怎么觉醒的……”

    说到这里,风夜明似乎也有些感慨:“我对游戏的理解和他们有点不一样,所以组队玩游戏的时候经常被骂,甚至还有人想对我动手或者是从网上找过来打我,所以为了保护自己,为了让我能够继续热爱电子竞技,我只能觉醒。”

    吕树:“???”

    这特么是个什么鬼理由?合着就是为了玩游戏的时候不被打吗?你以前玩游戏的时候是招惹到了多少仇家?!

    你这一副迫不得已觉醒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啊?

    不过吕树忽然发现风夜明话里的一个重点:“等会儿……你是觉醒者?”

    “对啊,我不修行的,全靠觉醒,”风夜明微笑道,那副表情真的是云淡风轻。

    吕树好奇了:“为什么不修行?”

    “太浪费时间,有觉醒就没人敢打我主意不就够了吗,修行起来一弄就是一晚上,那是我玩游戏的巅峰时间啊!”风夜明认真说道。

    吕树果然有点看不透这货了,竟然嫌弃修行耽误了他玩游戏的时间?

    “你是什么系的?”吕树追问道。

    “具现系,”风夜明咧开嘴笑了笑,那个标准的亲切笑容就像是练习过一样,很礼貌……

    这还是吕树第一次在国内遇到具现系呢,吕树愣了一下:“你能具现什么?”

    曾经有人说具现系是最废柴的,因为具现其他任何元素系的攻击手段都要比别人弱一点,吕小鱼所控制的贾桑伊因为可以具现吕树分身所以看起来功能性更强一点,那风夜明呢?如果他真的很弱的话,应该当不上天罗的啊。

    “我能具现我玩过游戏里的技能,”风夜明咧嘴笑了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具现出来的游戏技能威力还不错。”

    说话间风夜明手中一个虚影若隐若现,那能量波动似乎比正常的B级手段要强很多,吕树忽然意识到游戏里的技能具现出来并不是那么简单,对方是具现出来了一个完整的世界观,然后再在这个世界观之下具现技能,以至于这个技能超脱了本身级别的限制而达到了游戏内的威力。

    这一刻吕树忽然间意识到,也许具现系最强的地方在于,真正的具现系强者是可以具现一整个世界观的!

    吕树一时间有点蛋疼,明明就是个网瘾少年结果因祸得福了?对方说威力还不错能听出来是一种谦虚,吕树怀疑这货的技能伤害能力恐怕非常强大。

    只是吕树在想一个问题,怕不是这货确实为具现系走出来了一条可行的路吧,所以天罗地网才会一直都对外保密风夜明的真实能力?

    然而就在此时,网吧里面忽然有学生喊道:“风天罗,你弟弟风云鹿天罗说要跟你solo,还说十个你也不是他的对手。”

    结果一直云淡风轻的风夜明忽然就暴跳如雷:“放他的屁,让他去游戏里建房间等我,我一个打他一百个!”

    说完,风夜明便抱着鼠标键盘又怒气冲冲的回网吧里去了……

    吕树:“……”

    吕树之前看到天罗名单的时候就在想,风云鹿和风夜明同姓,虽然一个镇守山州后来又调去鲁州,另一个镇守蒙州,但不知道会不会有点血缘关系,结果还真的有啊……

    而且一个天罗地网里面两个网瘾少年是怎么回事,原本云淡风轻犹如佛系的风夜明,瞬间就变成了武僧……

    话说这风夜明和风云鹿不会都是具现系吧?!

    吕树回到家里跟吕小鱼说了说这个事:“要不你也玩玩游戏?具现系的玩游戏好像确实很不错的样子。”

    吕小鱼无情拒绝:“不玩。”

    ……

    昨天到了南京,高铁上码出来两章,到酒店码出来了一章,今天作协会议似乎安排的就比较紧了,中午在酒店写出来一章,今天恐怕要更新少一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