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心中有种不安的情绪因为吕小鱼的魂魄基于星图这个功法所产生而他们一直很小心翼翼的控制着没有让人发现。

    事实上安东尼加上贾桑伊这样的组合其实非常好隐藏一个是土系觉醒者可以带着贾桑伊隐藏在地下而贾桑伊本身也不需要近战攻击暴露之前曾有暴露的时候例如控制着最开始的那个d级强者魂魄去换血液样本。

    之后虽然并不是完美避过所有监控可他们已经相当小心了而且谁又会排查那么多的监控录像呢?在国内他们也根本就没有怎么使用过安东尼的能力。

    这件事情有太多的蹊跷导致吕树根本都不知道对手是谁而且他连对方是谁都搞不清楚。

    对方发帖只说了天罗地网的某个人吕树也无法确定对方只是偶然得知还是已经确定了吕小鱼的身份他现在特别想回帖怼人并且用负面情绪值的方式得到对方真名可这件事情必须慎重因为他不清楚对方手里是否还握着其他的杀器。

    吕树跟这个幕后主使者不一样的是他并没有什么充分准备对方可以发帖后继续隐匿身份而他很有可能被无数人顺着ip或者其他的线索找到。

    他虽然背后是整个天罗地网可吕小鱼能够拒人魂魄的事情吕树就连天罗地网都不敢跟他们坦诚。

    一开始他和吕小鱼发现可以拘魂魄的时候就小心小心再小心这是因为他们自己都很清楚拘人魂魄太犯忌讳这在很多正义人士眼里恐怕算是邪法就连它的使用者都会被定义为邪恶。

    吕树第一次感到了真正的危机感也是第一次看帖子就出了一身的冷汗就好像一张大网已经向他和吕小鱼笼罩过来似的而他连对方想要干什么都不清楚。

    一个连偷拍李弦一都能不被老爷子发觉的人怎么可能随便出手?

    吕树一直在手机前面守着想要看看对方后续还有没有其他的线索或者等待对方再次出手他的脑子里面也在疯狂的旋转着想要找到既不暴露自己又能获得负面情绪值的方法也就是装作路人随便怼一下又怼的精彩……

    吕树不听的刷新着页面就在这个时候那个id忽然再次放出来一个帖子似乎因为对方并没有直接扯上上古遗族所以id都没有被封掉。

    吕树打开那个帖子他赫然看到一张比较模糊的照片那场景赫然是在象岛遗迹之内对方似乎在很远的地方跟踪着吕小鱼然后偷拍下了吕小鱼实验贾桑伊的场景安东尼就在旁边哈哈大笑着虽然因为距离太远拍不清长相可安东尼那傻笑的轮廓犹如黑夜里灯塔……只不过对方把吕小鱼给截掉了。

    那个时候吕小鱼刚刚得到贾桑伊的魂魄没几天在象岛遗迹里面鸟不拉屎的地方实验一下贾桑伊当然再正常不过。

    而且吕树当然知道在象岛遗迹中对方既然拍到了贾桑伊和安东尼肯定也拍下了吕小鱼但对方为什么把吕小鱼给截掉呢?

    所以对方的目标可能不是基金会也不是散修更不是天罗地网……而是自己!

    当然他并不确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还得再观望观望。

    这时候那个id忽然继续发帖带节奏:如果死后魂魄被拘走那该是多么的痛苦?

    吕树沉吟了两秒回帖:你看他表情不是挺开心的吗?

    下面一群人看到吕树的回复瞬间就无语了……

    吕树等啊等的想等到对方的负面情绪值可对方好像发完帖子之后压根不再看回复似的彻底消失了。

    别人提供给他的大多是不到十点的负面情绪值毕竟一句吐槽而已但幕后的正主应该给他多一点的啊结果也没有。

    吕树相信此时此刻必然已经有很多人打算前往长白山了大家从一开始的不相信到后来的将信将疑再到现在表面说不信心里却已经开始算计怎么去往长白山。

    不得不说这个人将一切安排的循序渐进最终利用了基金会李弦一他们对于上古遗族的关切来给一切推论定性非常厉害!

    然而此时吕树已经杀机并起不论这个人是谁都必须死!

    对方并不是无意中发现的或者怎么样而是真真切切的在利用这一切哪怕对方把吕小鱼给截掉那也是吕树无法容忍的。

    “不管是谁被我找出来一定弄死他!”吕树愤愤的说道。

    吕小鱼听到吕树说要杀了对方便立马表情冰冷、杀气腾腾的转头问吕树:“那我们要去一趟长白山么?”

    吕树沉吟了两秒:“不去。”

    “来自吕小鱼的负面情绪值+166!”

    吕小鱼有点无语:“不是要杀了他么?”

    “他的目标说不定就是咱们两个啊当然不能去了”吕树解释道:“现在是他在操控这一切我们绝对不能走进他的主场要杀也是以后再杀!”

    可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值得对方惦记的呢?吕树忽然觉得好像自己身上值得惦记的东西有点多啊洗髓果实承影扭头葫芦混沌……好多!甚至还有星图的功法!

    吕小鱼也沉吟了两秒:“第一次见人把怂给说的这么有理有据。”

    “来自吕树的负面情绪值+166!”

    吕树决定先放下这些他觉得起码对方设了这么大一个局如果自己不去的话对方应该会给自己负面情绪值的吧?而且对方这么遮遮掩掩明显是不敢跟天罗地网刚正面的啊。

    除非……天罗地网也因为吕小鱼功法的问题开始排斥他们两个?

    吕树不太想看到那一天因为这个天罗地网……已经让他产生了认同感。

    还有那么多虽然可能严格意义上来讲并不算朋友吕树却在心里已经把对方当成了朋友的人。

    这个世界越来越危险了吕树忽然意识到也许自己需要比以往更加努力才能保护自己所在乎的一切。

    吕树从来没想过要像那位幕后主使者一样做一个执棋者但是他要做那一颗能够跳脱出棋盘的棋子即便他只能当一个小卒子可谁要想操控他他就杀了谁。

    ……

    明天就能回家了非常想念我老婆非常想念任小粟以后真的要尽量减少外出参加活动我这种宅属性的选手出一次门跟死了一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