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仅仅只需要远方飘来一个消息,原本正热闹的修行学院大比就好像被人遗忘了似的,再也没人提起。

    论坛上关于比试的火热讨论没了,也不再有人谈论到底谁才是最强的学院,甚至没人再去关注这场比试最后可能是个什么结果。

    所有人讨论的东西,都变成了与长白山有关的事情,似乎只有那里才能牵动大家的心情。

    这是天罗地网有史以来第一次面对如此庞大的外敌,以往有人入侵的话聂廷一个人就够了,可现在呢,聂廷不能随便出手了。

    有人在修行学院论坛上说,请聂天罗出手吧,天罗地网所有成员愿意共存亡,就算这世界毁了也无所谓。

    可问题是这些热血激昂的中二少年有这觉悟,其他人没有啊。普通人也是看基金会论坛的,所以当所有的节奏都在基金会论坛上发生的时候,普通人中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

    修行学院的学生们当然是有玉石俱焚的信念,可杀不可辱,他们觉得就算聂廷一出手就导致灭世也无所谓。

    但是很多普通人这时候却忽然跳出来表示,希望修行世界的争斗不要影响到世界的安全。

    那种声音越来越大,就好像也被带节奏了似的。

    甚至吕树曾想过,对方选择在基金会论坛上带节奏而不是黑暗王国,是不是本身就希望聂廷会受到普通人的舆论影响?

    这种抉择是很艰难的,当英国军队从敦刻尔克撤离的时候,就连心智成熟的丘吉尔都同样会在“投降”与“奋战到底”中动摇,谁又能说自己就是最睿智的?

    大多是旁观者说起来容易,可身处其中的人才知道这个决定需要多大的勇气。

    此时内部的间谍该杀的杀,该抓的抓,学生们一个个都在私下里商量一起去长白山抵御强敌,甚至还有人上血书请求参战,结果血书写好了,却找不到钟玉堂和幽明羽……

    吕树知道幽明羽在清洗间谍之后就已经启程去了长白山,而钟玉堂则是开始调集豫州可用力量,哪有功夫跟学生们纠缠这种事情?

    修行学院的老师们一个个都紧张了起来,大家都是临危受命要把学生们老老实实的留在课堂里,这要是忽然失踪了哪个学生偷偷跑去长白山,他们是要负责任的。

    以前天罗地网是生怕学生们太怂,结果现在倒是不怂了,一个个都成了主战派……

    吕树带着吕小鱼回家,他一言不发的进了卧室把门关上,一个人静静的捋着所有线索。

    而吕小鱼趴在墙根上皱着眉头,她正偷听着呢,旁边的小凶许写字问道:“你干嘛呢?”

    吕小鱼紧皱眉头:“吕树今天竟然连小星星都不唱了,肯定很纠结。”

    小凶许愣了半晌,愣是没想通小星星又是什么梗。

    吕小鱼看着小凶许:“你去隔壁问问吕树,今天怎么没唱小星星?”

    小凶许一听就觉得这可能是个圈套,它写字道:“你怎么不问?”

    “咦,你最近聪明了很多啊,”吕小鱼惊奇道:“考你一个脑筋急转弯怎么样。”

    小凶许得意洋洋的写字道:“考吧。”

    “违逆吕小鱼有什么下场?”吕小鱼问道。

    小凶许:“???”

    这特么是哪门子脑筋急转弯,明明就是赤裸裸的威胁好吗?!

    “来自小凶许的负面情绪值,+499!”

    小凶许耷拉着脑袋跑隔壁问话去了,然后吕小鱼就听到隔壁哗啦一下开窗户的声音,紧接着小凶许就被吕树从窗户丢了出去。

    “来自小凶许的负面情绪值,+599!”

    吕小鱼蹑手蹑脚的来到隔壁卧室扒着门往里面看,吕树没好气的说道:“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在唱小星星的?”

    “很久很久以前吧,”吕小鱼用门藏住了半边脸偷偷观察着吕树的表情。

    “来自吕树的负面情绪值,+666!”

    “走,去屋顶坐坐,”吕树起身牵过吕小鱼的小手出门,一起跳上了屋顶,他们两个人坐在那小平房的屋顶边缘眺望着华灯初上。

    “你是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去长白山吗?”吕小鱼好奇道,其实吕小鱼是最了解吕树的,吕树通常到天台上都是因为遇到了比较郁结的事情。

    “是啊,”吕树点点头:“明知道那里有危险等着你,敌人就那么笑嘻嘻的隐藏在暗处看着你走进一个阴谋,但你还没什么办法,这种感觉……很不好。”

    “我觉得去了也没什么事啊,”吕小鱼小声说道:“正巧我现在能吸纳第三个魂魄了……”

    吕树倒吸一口冷气,他考虑的是自己会不会被那幕后操控者算计,而吕小鱼已经在考虑杀人之后拘禁魂魄的事情了……

    不过反过来想想吕小鱼这种简单的思维似乎可以更快乐一些,有人算计自己……那就杀了他嘛,然后再把他的魂魄拘走……

    “吕小鱼,真羡慕你啊,”吕树忽然感慨道,虽然吕小鱼这种思维简单到爆炸,可是真的能减少很多烦恼。

    “吕树,我们去长白山吧?”吕小鱼忽然声音低了下来。

    “嗯?”吕树愣了一下:“为什么?”

    “我知道这次肯定很危险,甚至有人在算计我们就等着我们过去了,”吕小鱼说道:“但我昨天梦见老爷子在长白山出事了,我不想他有事……”

    吕树怔怔的看着吕小鱼,他以前想让吕小鱼去上学就是担心吕小鱼和社会脱节,慢慢的没有朋友没有老师没有同学,万一变的很孤僻怎么办?

    那个时候吕树自己都很清楚,吕小鱼似乎不会在意除吕树以外的事情。

    原本吕小鱼和吕树就是两个自私而又孤僻的孩子,但他们曾经心里怨怼的不是这个国家的社会,其实他们那个时候心里根本就没有国家这个概念,他们怨怼的是这一整个世界。

    吕树从来没怪过这个社会有多么的不公平,他甚至由衷感谢那些帮助过他的人,比普通人更加懂得感恩,因为只有失去过才更加懂得珍惜。

    只是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比被自己的父母抛弃更残酷?

    可现在有太多人走进他们的生命,例如李弦一。

    是啊,老爷子可能也在算计之中会有危险。

    幽明羽对他说天罗职位的时候他可以无动于衷,可如果眼瞅着李弦一被人埋伏他都无动于衷,那修行到底是为了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