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战争的范围仅仅局限在长白山的山脉之中,海外各大修行组织心里有个底线:不扩大范围。

    他们都想把战争局限在这里,甚至还表明了态度:我各大修行组织只要长白山刀阵峡谷下面的上古遗族宝藏,其他的什么都不要。

    天财地宝有德者居之,以往其他国家出现遗迹的时候不也是全国修行者都到了吗?只有你们天罗地网把国内遗迹看的那么死,碰都不让人碰。

    其实大家都很清楚,把战争框在长白山里是对他们自己有利的,甚至他们还在约束散修不得越过长白山一步。

    他们就怕有不懂事的散修跑去人家内地烧杀抢掠,最后所有人都疯了一样去为非作歹,这样的话,万一聂廷也疯了怎么办?

    小规模的战争可以有,大家就是想要上古遗族的秘密和宝藏,但大规模的就算了,各大组织也没有跟聂廷同归于尽的想法。

    这场真正是有独特性的,因为各大组织为了不让聂廷掀桌子,甚至还需要让这场战争看起来不那么像战争……

    各大组织在阿尔乔姆港设立总部联合办公,互相之间也在争夺话语权,原本的地头蛇红雀面对信仰理论部和凤凰社也只能屈服,因为红雀并没有A级强者,甚至在之前与白熊的斗争中损失了许多中坚力量。

    不过红雀也有点想不明白,白熊的领袖怎么莫名其妙就死了呢,当时他们还打算哪怕再拼掉点人手也要把这个后患解除,结果没几天他们就在荒郊野外发现了白熊首领的尸体……

    红雀心想,本土是不是还有什么隐藏的高手啊,直接出手就弄死了白熊首领?看现场战斗痕迹来说,这是一场完全碾压的战斗,只不过有个匪夷所思的事情是,全场只有两个人的脚印,一个是白熊首领的,还有一个脚印则特别小……

    阿尔乔姆港设立的总部也很有意思,各个组织都设立了自己的办事处却不愿意搬进同一栋楼里,大家都担心聂廷忽然飞过来给所有人都砍死,所以还是分散一点好。

    甚至好多组织的领袖抵达阿尔乔姆港之后就失踪了,不知道藏在哪里。

    其实大家来打这一架也有点憋屈,先是找理由:你天罗地网也去猎取了海外的遗迹,象岛遗迹的阵眼就在你们手里吧,所以我们来长白山是在道理上没毛病的。

    然后再控制自己的队伍不去内地为非作歹,给天罗地网亮明了态度:你别掀桌子,我们就要上古遗族的东西而已,你掀了桌子全世界都完蛋,包括你们天罗地网人。为了让这场战争不像是一场战争,各大组织甚至都没有大规模的作战,都是小队进入消磨天罗地网的力量。

    当然事实也证明,修行者的战斗更适合精英化的路线,集群式作战反倒有可能削弱个体的存在感。

    最后,许多组织的领袖还得东躲西藏,生怕被天罗地网给提前干掉。

    之前伴随着天罗地网内部清洗时,海外许多组织发生哗变的事情让各大组织心生警惕,没人知道自己组织里或者身边是不是就有天罗地网的人。

    而且各大组织的心一点都不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利益诉求,只不过因为要一起对付天罗地网这个庞然大物才联合起来的。

    一开始大家嘴上还说的好听,结果凤凰社和信仰理论部在争夺主导权之后,基本属于面和心不合的状态。

    各大组织人多,他们聚集在长白山附近的人数是天罗地网的三倍有余,天罗地网这一次是真正的与天下为敌,可是天罗地网心齐,组织纪律方面,双方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一开始大家都只是试探,进去的也都是C级高手和散修,一般情况下没谁会直接把战斗升级到最惨烈的境况。

    然而在前天第一次小规模作战的时候,各大组织还只是试探的时候,幽明羽和李一笑他们带的小队在山林间直接展开了一场屠杀,如果不是凤凰社的高手偷袭了纳兰雀导致天罗地网收缩阵型,恐怕没几个人能从长白山里逃出来。

    各大组织忽然发现,战争从一开始就升级了,天罗地网从来都没打算跟他们墨迹,出手便是最精锐的成员。

    就在各大组织毫无防备的时候,天罗地网用最坚决的态度开始迎接这场战争。

    不得已之中,为了散修不被天罗地网杀垮,各大组织的高手也只能提前参战。

    如今长白山之中已经没有普通人了,随处都可能遇到修行者的战斗,天罗地网与海外修行者的战线犬牙交错着,随时都可能会有人死亡。

    只是当各组织的高手也参战时,天罗地网的高手数量就有点捉襟见肘了,不是天罗地网的人少,而是对方的太多。

    战线慢慢向着长白山腹地推进过去,“老虎背”以东,已经尽是各大组织修行者宿营所用的帐篷了,那里到了夜晚便会燃起篝火,每天都会有人补充进来,也会有人死在这深山老林里。

    ……

    一支由红雀高手带领的散修队伍行走在山林间,他们从北方悄然进入长白山已经有两天的时间了,只不过这两天时间都没能遇到天罗地网的作战小队。

    事实上长白山南北长约310公里,东西宽约200公里,占地面积极广,十几万人在山林之中想要相遇都是一件难事。

    这支小队来到一出山林间的空旷处,红雀的高手看了一眼天色:“今晚在这里宿营,都打起精神来,别被人偷袭了都不知道。天罗地网那边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而且飞剑偷袭防不胜防……等等,怎么少了两个人?”

    就在此时,他眼睁睁的看到一颗树后伸出了一双手臂牢牢的抓住他其中一个队员,然后对方双手一错,那名队员的脖颈便如同麻花一样扭曲了起来。

    一支小队是十人,可他们连对手是谁都还没搞清楚就损失了三个。

    忽然,沉积着腐叶的地面上传来沙沙声响,红雀的C级高手赫然看到上百根灰色的线在伏地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