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在海外修行者眼里,天罗地网的高手都是用飞剑的,只有C级一下的成员才使用近身肉搏。

    他们分散行动也是非常忌惮飞剑的威力,在他们想来如果让天罗地网的高手凑在一起来一轮飞剑攒射也是很恐怖的事情了。

    所以在进入山林前所有人都会被交代:小心飞剑!

    然而现在他们面对的这个高手不仅没用飞剑,而且那地面上伏地而行的灰线看起来异常恐怖,犹如群蛇出洞一般。

    红雀的高手下意识觉得自己这支小队可能危险了,对方笑意盎然的表情里似乎根本没有把他们放在眼中一样。

    可是就在他想跑的时候,刚一转身便发现身后已经被密集的灰线给包围了。

    吕树笑道:“就剩你们几个了,告诉我老虎背那边营地的情况,说的好了,让你们死的痛快一些。”

    来者是吕树,他在进入山林前先去了天罗地网的营地,只是吕树在那里最先看到的是伤员,以及需要火化安葬的天罗地网战士。

    所以他没打算放过任何一个他见过的海外修行者。

    吕树很愤怒,他看到李一笑守在纳兰雀的身边,但他没有去相认。此时吕树没有改变相貌,而是简单的用面具在脸上模拟了迷彩,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天罗地网战士一样。

    只不过他现在不能暴露身份,隐藏在暗处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刚才遭遇这支小队之后吕树并没有直接使用自己平时所用的杀人手段,而是换了方式,这也是因为他在没弄清对方实力前不想暴露自己。

    此时,一个幕后的执棋者恐怕正紧紧的盯着整个棋盘,如果对方的目标真的是自己,那么当自己出现的那一刻,必然会有无数针对自己的计划出现。

    不过吕树发现,对付这些斥候作用高过战斗作用的小队时,以他的实力,就算不用以往的手段也一样能杀人。

    此时雀阴灰线从星图中具现而出,是吕树已经确定这周围再无埋伏,而且这群人一个也跑不掉了。

    而红雀这支小队的人惊讶的发现,对方竟然还带着即时翻译的设备……

    这像是来参与战争的吗,对方好像一点都不紧张!

    “你是谁?”红雀的高手试图随便说点什么拖延一下时间,因为他知道还有一支小队始终和他们保持着一公里的距离行进,万一那支小队此时过来支援,那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要知道他们这种小队之间都有通讯频道保持畅通的。

    吕树乐呵呵说道:“你是在等旁边那对人过来支援你们吗?他们半个小时以前就死完了啊。”

    此时吕树面前的七个人心中涌起巨大的恐惧,那支队伍什么时候消失的他们都不知道!

    忽然间,红雀的高手腿部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两个雀阴灰线犹如毒蛇般从他小腿上穿行而过,锋利的突破了他悄悄凝聚起来的灵力甲衣,似乎C级的灵力甲衣在对方面前脆弱的犹如纸张一样。

    吕树感受着收入记录里不断刷出来的负面情绪,果然,恐惧才是星图最好的养料。

    不过吕树总觉得自己好像很难收集到恐惧这种东西啊,毕竟他平时也不怎么杀人来着……

    “我再重申一遍,告诉我老虎背那边营地的情况……要不这样吧,咱们交换一下,我告诉你我们那边的,你告诉我,你们那边的?”吕树有点头疼,刑讯逼供这种东西他是最不擅长的,向来杀人都是直接杀掉,折磨人总感觉有点残忍……只是,如果万不得已,吕树觉得自己也可以残忍起来。

    红雀的高手双腿失去支撑的力量跪倒在地上,他挣扎着说道:“你先告诉我,天罗地网有多少个B级高手,我就告诉你我们营地那边有多少个。”

    吕树沉吟了两秒:“1000个。”

    “来自……”

    “来自……”

    吕树蛋疼了半晌,最终还是放弃了:“算了算了,交换情报神马的,可能真的不是我强项,所以……麻烦你们死去后如果见到我天罗地网的战友,替我给他们问声好,就说我,吕树,第九天罗,会替他们报仇的。”

    红雀的高手一脸震惊……你压根就没打算交换情报啊!

    ……

    夜色渐深,这荒无人烟的深山老林里传来野兽的嘶嚎,长白山里的野兽变异程度一直是高于其他地区的,只是这些原本应该更有生存能力的野兽却忽然迎来了十多万修行者人类,一头头野兽就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委屈一般,搬家了……

    一支天罗地网小队在山林之中悄然行进着,忽然间,领队停下了脚步,月光中十人一支的作战小队全部如同定格似的。

    每个人都谨慎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而队长之所以忽然停住脚步,是因为他透过树林间的缝隙看到了一丝火光。

    队长在黑夜里无声的打着战术手势,十人小队骤然分散开来朝着那火光包围而去。与此同时他们并没有着急靠近,相互之间的战术安全距离保持的分寸不差,毕竟那火光如果是诱饵,那他们行进的方向可能就出现了错误,甚至被人埋伏。

    只是……对方好像并没有什么埋伏。

    队长悄然打出手势,整个队伍再次向火光靠近,只是让人惊讶的是,那山林空地上点燃这一团篝火,篝火旁坐着一个脸上涂着迷彩的少年。

    这并不算是最古怪的,最古怪的是……这少年身旁倒着二三十个海外修行者的尸体。

    此时队长忽然发现自己身旁的树上有一根灰线垂了下来,给了他极大的危机感!

    吕树抬头看到这包围过来的人笑道:“自己人自己人,快来取暖吧。”

    虽然是夏季,可夜里山顶的温度还是比较低的,还很潮湿。

    队长愣了半晌:“您是谁?这些人是?”

    “甭管我是谁,”吕树乐呵呵笑道:“这些人都是看到火光悄悄过来的,我都杀了他们好几支小队了,东边树林里还有。”

    队长倒吸一口冷气,这少年竟是在夜晚点燃了篝火然后把那些海外修行者当成飞蛾一般吸引过来杀掉,而这少年只有一个人!

    ……

    晚上还有一更,不过可能会有点晚了,等不及的可以明天早上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