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如墨的夜色才刚刚开始,山风刮过树林发出沙沙的声响,就像是有人埋伏在黑暗森林里一样等待着狩猎。

    伪装小队的队长伫立在队员尸体旁边,他平静的观察着死状,神情中并没有一丝痛苦与悲伤的神色,就仿佛他的血也是冷的。

    事实上伪装小队成立到现在也不过一周的时间,之前一周没有进入山林都是在磨合团队默契,然而大家私下里并没有什么交情甚至还归属于几个不同的组织,所以……死了也就死了。

    伪装小队的队长蹲下身子看着尸体,死人是会说话的,他能看出来刚才吕树的力量在那一瞬间爆发的程度几乎接近B级,而且对方对于肌肉的控制程度精准到匪夷所思,地面上的脚印并不凌乱说明对方有完整而有效的发力方法。

    这个对手不简单,之前他们看到吕树篝火旁的尸体时就在高估吕树的实力,而此时对方在刹那间所体现出来的一些细节让伪装小队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

    伪装小队的队长忽然说道:“确定对方是B级,甚至有可能是中阶,小心行事不要分散……开始狩猎吧!”

    这名队长的神情中出现了一丝亢奋,他们队伍里每个人在灵气复苏之前都堪称战争机器,只是那个和平年代根本无法放开手脚。

    如今灵气复苏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最好的时代,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里,杀最强的对手,这就是最快乐的事情。

    一名队员俯身割去了尸体上的右耳然后笑道:“这算是我的功勋,那个少年的我不跟你们抢。”

    这名队员面色如常,似乎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既然队友死了,那就让他发挥一些余热吧。

    队长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抢功勋倒是挺快,如果你死掉,我也会割去你的右耳。”

    队员嘿嘿一笑:“那就等我死了再说。”

    从始至终其实这支小队的所有人都不觉得这人割去队友尸体的右耳有什么,要知道这一只耳朵带回去就是1枚灵石,1枚灵石,这就是战争中一条人命的价值,甚至更低。

    当然,如果是杀掉了天罗地网里的重要人物,是需要把头颅整个带回去的。

    尤其是天罗。

    ……

    伪装小队沿着吕树留下的痕迹行进,他们的速度很快,而且有专门勘验痕迹的人来进行跟踪定位。

    那人忽然蹲在地上捡起一个包装袋对队长点头说道:“没有跟错,这是刚刚撕掉的包装袋,袋子上没有浮灰。”

    “继续追,”队长平静说道。

    只是队长有点疑惑,为何那少年逃走的方向并不是西边天罗地网的营地,而是……北边。

    难道在这种情况下都不打算回营地吗,就不怕把自己玩死在长白山里?

    “他下一个地方会去哪,”队长问道。

    “翻越前面的山脊应该会出现一片支河流域,如果他继续按照这个方向行进的话……他的行进速度似乎慢了一些,如果我们全速前进的话应该可以在二道白河那里抓住他!”负责勘察的队员分析道。

    此时队长在想一个问题,这里距离天池已经不远了,但有一个问题就是,天池山上植被渐渐稀少并不适合隐藏,对方为什么会往那边跑?总不至于那里有天罗地网的埋伏啊,因为就队长所知,四天前信仰理论部和凤凰社的两名B级高手就是朝着那个方向出发的。

    虽然时间上来看大家应该是错过了,因为信仰理论部他们按照出发时间和进度来看应该是已经越过了天池继续向着西边进发了才对,也就是双方在路线上走了个交叉,只是时间没凑到一起去。

    虽然没法让信仰理论部和凤凰社的高手来一起拦截这个少年,不过有一点可以放心的是,那里不会有天罗地网的人躲在那里。

    伪装小队继续沿着吕树无意中留下的线索追击着,在这森林里有些线索可以抹去,但有些却不能。

    当一个人快速从森林中经过的时候,低矮的灌木总会被撞断叶片或者是枝杈,就算你抹得掉脚印,这新断掉的叶子也与树枝你却无法重新拼接回去。

    而且在追踪者看来,吕树在丛林之中的作战经验实在太稚嫩了,处理线索的能力太初级,似乎对方根本就没意识到哪些东西会暴露他的行踪。

    追踪者冷笑起来,他从小生活在丛林里,以他的经验追踪这么一个丛林战的新手,根本不可能跟丢。

    然而就在他顺着线索继续向前追的时候,树上忽然有一个黑影快速坠落,杀机毕露!

    等追踪者察觉到头顶光线骤然变化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吕树仍旧是赤手空拳,追踪者想猫腰躲闪,就算躲不过去的话人类的脊背也向来是最能承重的部位。

    只是那一拳如雷霆般砸在他的脊椎上,队伍后方的人全都听到了他骨骼碎裂的声响,咔嚓一声,吕树竟是一拳便将一名C级高手的脊椎大龙给硬生生的砸成两段!

    追踪者犹如失去了所有支撑般轰然一声陷入了腐叶、泥土之中,他知道自己大意了,对方并不是什么新手!

    其实吕树确实不会处理痕迹,只不过他用了最笨的办法全速往前狂奔了一段时间再直接跃上树枝折返回来,树与树之间的距离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是障碍。

    追踪者以为大家之间的距离并不算太远,所以他之前便判断吕树没有时间做这种大波折的埋伏,只是吕树从一开始就没用全速,他们所谓的高估吕树可能是B级中阶,事实上对于吕树来说依然是低估!

    只是吕树忽然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对方的那个B级强者去哪了?

    刹那间吕树所在的整个地面都突然沙化犹如沙漠中的流沙般向下陷落,对方的那位队长竟是已经利用土系觉醒能力藏身与山体泥土之中对吕树暴起出手,想要将吕树整个人都吞没在流沙里。

    伪装小队里那名被砸断脊椎的战士尚且还在苟延残喘,他心中知道可能下半辈子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可是此刻他发现自己的队友竟是要连通自己一起都吞噬在那流沙领域里。

    生命在战争中显得那么脆弱,信任也无从提及。

    那流沙快速旋转着犹如磨盘,只要吕树陷落进去便会被迅速绞磨干净,而他作为土系觉醒者则可以安心呆在地下立于不败之地!B级土系觉醒者!

    可是他失算了,吕树在砸断目标人物脊椎的瞬间就已经开始提身离开,根本就没有在原地做任何停留!

    甚至吕树还在离开过程中与两名及时包围过来的队员过了两招才从容不迫的离开,对方进来杀人竟如入无人之境。

    可是……既然对方实力这么强横,一开始对方为什么要跑?

    队长心中忽然泛起不好的感觉,到底是对方此时此刻在虚张声势,还是说对方从一开始就有更狠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