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个人如果太过出众是会影响到身边其他人的,例如吕树成为物种研究专业的主心骨以后其实不管是陈祖安还是成秋巧平时的说话方式都在无意中向着吕树靠拢,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

    当然也有例外,如果一个寝室出现一个东北兄弟,结果一整个寝室说话都变成东北味,可能并不是因为这位东北兄弟有多么出众,纯粹是东北话比较牛逼。

    陈祖安是行动派说走就走,不过成秋巧就比较老实一些,他还要去洛神修行学院请个假才能走。

    陈祖安不乐意了:“你要请了假他们还能让你走吗?没看其他同学都被牢牢看在教室里面了?”

    然而成秋巧不放心,万一俩人回来发现自己被开除了怎么办?自己怎么跟父母交代啊。

    陈祖安真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树兄都成天罗了你还怕个屁啊?”

    陈祖安忽然有种背靠大树好乘凉的感觉……对啊,吕树都成天罗了那自己是不是可以在天罗地网里面横着走?

    其他人得知吕树成为天罗之后都是震惊,毕竟同学里面忽然出现一个天罗实在是太惊骇了,然而陈祖安的思路就不一样,当他意识到吕树已经是那位神秘的第九天罗之后,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抱住真正的大腿了!

    “你这么说也不对,”成秋巧反驳道:“树哥自己当初都还是旁听生呢……”

    陈祖安一听,好像是这么回事啊……

    “不过请假这事吧,”陈祖安说道:“你可以变通一下的!”

    “怎么变通?”成秋巧好奇道。

    “之前是幽明羽开始代掌学院事务对吧?”陈祖安说道。

    “对啊。”

    “他现在在哪?”陈祖安问道。

    “听说他也去了长白山,”成秋巧说道。

    “对,我们去长白山找幽明羽请假去,”陈祖安乐呵呵说道。

    成秋巧一时间简直将陈祖安惊为天人,这种思路都可以?

    于是,两个人踏上了去长白山跟幽明羽当面请假的漫漫长路。

    陈祖安坐上飞机的时候看着窗外的地面越来越远,有时候他会情不自禁的在想,其实吕树如今的光环太强大了一点,就连他陈祖安晋升b级似乎都不是那么让人震惊,甚至是他自己都没有欣喜太久,因为前方总有个叫做吕树的目标在那让他们追赶。

    吕树走的太快了,陈祖安不想掉队。

    陈祖安是有想法的人,不然他当初也不会自己要求去盐湖遗迹获取功勋了。

    然而他又是个很精明很胆小的人,在遗迹里他一直在躲避危险,陈祖安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说好的去盐湖遗迹,结果到了遗迹里面自己却又有点怂。

    就像是叶公好龙一样,说起来他是真的不想当温室花朵,可真的见到危险时他又本能的胆怯。

    这是个很矛盾的事情,直到他与吕树接触越来越多。

    说实话长白山现在很危险,陈祖安深刻的明白战争中就算是b级也未必能幸存下来,可是……陈祖安觉得吕树孤军奋战太孤独了。

    其实陈祖安觉得自己才是吕小鱼之外最懂吕树的人,那个少年孤独而又倔强,一生不愿求人就是为了不欠人情,可吕树不是生来就那么孤独的。

    也许长白山之行很危险,但陈祖安就是想去。

    有时候他在想,以前他都是看到小说或者历史书上讲某某某个英雄怎么怎么样,但那些都太远了。

    此时此刻,陈祖安有种正在经历历史的感觉,也许未来的很久以后,自己也会随着吕树出现在史书中,不知道史书会如何记载他?

    陈祖安兴致勃勃的把这个事情跟成秋巧说了一下:“你说要是树兄越来越厉害,那肯定会记入修行界的史册吧,到时候我们作为朋友陪他征战神马的肯定也会出现啊,到时候史书上会怎么记载我们?”

    成秋巧听了这话后眼睛一亮:“那会不会记载你特别能吃、不要脸、下棋喜欢悔棋、睡觉打呼噜还脚臭这些事情……”

    陈祖安的脸当时就黑了:“我脚不臭。”

    “呵呵,”成秋巧冷笑道:“你就嘴硬吧,我把你的被子反过来给你盖着,是谁大半夜的默默又把被子反回去了。”

    上星期成秋巧就说陈祖安脚臭,结果陈祖安死活说没有、自己闻不到,结果成秋巧半夜偷偷把陈祖安盖在脚上的那一头被子给反过来,陈祖安自己都忍不下去熏醒了!

    ……

    飞机在吉州省城降落,原本陈祖安和成秋巧想直接飞长白山机场的,结果那里已经因为长白山的修行界战争取消了普通航班,于是陈祖安和成秋巧只能再租车开过去。

    进入管制区域的时候还是比较轻松的,两个人现在身份都不算低,所以进去的时候也是一路畅通。

    到了这里,陈祖安和成秋巧才算是真正的感受到了战争的氛围,开车不停从身边经过,上面要么是满载着天罗地网的修行者,要么是满载着物资。

    营地里每个人都是形色匆匆的,中间还有个巨大的行军帐篷,不停有人从里面进进出出,与此同时他们还看到有作战小队已经准备好补给和行动命令准备进山。

    路上两个人听到有人讨论着关于深山腹地的战事,似乎非常严峻了。

    就在此时陈祖安忽然听到有人说:“也不知道哪个作战小队那么猛,我听说纵深前往梯子河、老虎背那一线快被咱们杀穿了,有作战小队往那边去只能看到敌人的尸体,结果却不知道谁干的。”

    “我也听说了,原本咱们战线在被推回来,结果那条战线直接被不知道哪支作战小队给硬生生的撕开了一条口子,不过奇怪的是,咱们的人回来之后没人承认走过那条线路,奇怪了。”

    “也可能是状态保存的比较好还在深山里面狩猎呢吧,太猛了啊,是不是咱们天罗地网秘密组成的精锐作战小队啊?”

    “有可能,咱天罗地网现在b级高手也不少了。”

    陈祖安偷偷听着他们聊天忽然转头对成秋巧说道:“我觉得树兄可能就在这条战线上面!”

    ……

    还有一更可能真的比较晚了,奶爸的码字时间只能挤,但我一定会写出来再睡的,等不及的可以明早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