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白雾一如往常,犹如自内向外的龙卷,瞬间笼罩住了整个象岛。

    那些刚刚离开芭提雅的导游与船家心有余悸,幸亏基金会提前让他们离开了,不然就以他们普通人的身份,进了遗迹必然要死。

    这里和国内的天罗地网不同,这里的修行者可不会当雷锋去费劲救普通人!

    当初北邙遗迹的时候普通军人被卷进去,天罗地网可是不遗余力救援的,毕竟热武器要是打不准,对骷髅根本就没啥作用。

    吕树耳边伴随着狂啸的哀嚎声,白色的浓雾从他身上透体而过,而原本他和吕小鱼相互牵着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分开,果然,进入遗迹必然会强行随机到各个地方,人力难以阻挡。

    仅仅是眨眼的一瞬间,眼皮合上,等到再次打开的时候,面前已经变成了灰色调的世界,周围只有黑色的岩石,没有任何草木。

    天空中乌云密布,那浓厚的云墙压的极地,仿佛吕树全力一跳便能够伸手触碰到。

    然而吕树没有那么鲁莽去实验,万一云层里隐藏着不可知的危险怎么办?翻涌的黑云,像是活物一般注视着下方的所有生灵。

    黑色的岩石狰狞嶙峋,吕树看向周围,赫然发现此时他身边竟然只有两个人存在,是两个白人,吕树还不太清楚这两人来自哪个国度。

    他走到一块大大的黑石上,想要居高临下的朝四周观察,结果只见遍地怪石,却看不到人影。

    这个遗迹是有多大啊,竟然分布的如此稀散,吕树皱眉,他仔细感受着世界里的能量波动,完全无法分辨出到底那边的灵气更加浓郁。

    吕树隐蔽的抬手,一个罗盘出现在掌心里,结果李典的罗盘都分辨不出到底哪里是核心区域。

    这种情况吕树还是头一次遇见,没想到这个遗迹的灵气分散竟然如此平均?!

    那该怎么确定哪边是核心区域啊?

    吕树回头向那两个白人看去,没想到两个人已经交谈上了,他大致一听,这俩人竟然还认识!

    双方对话的内容并不复杂,语速也不算快,所以吕树能够听懂他们交谈的内容,其中一个白人觉醒者忽然转头对吕树用英语笑着说道:“你是修行者还是觉醒者,实力怎么样?”

    吕树愣了一下,一副完全听不懂英语的样子磕磕绊绊的说道:“?”

    坦迪不信邪,又试探了好几句,结果吕树从头到尾就这一句。

    坦迪转头低声笑道:“他不懂英文,你我虽然不是同一个组织,但我们两个完全可以联手,先试探一下那个黄种人的实力,如果没我们高,可以先除掉他再搜索资源。”

    然而他们声音虽小,吕树现在的听力早就超越常人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如果他实力高,那就摆脱他,”另一个白人觉醒者说道。

    这俩人仗着吕树听不懂英语,直接当面用英语交谈,他俩在欧洲的时候就有过交集,是两个小散修,国外的修行者之间早就没有那么友好了,所以战斗什么的经常遇到,现在看到吕树,下意识的选择便是如果吕树的实力较弱,他们就要除掉吕树再说了。

    要说这俩其实也是俩菜鸟,都是E级巅峰,然而他们看吕树手中空无一物的样子明显也不像什么高手啊,高手怎么会没有点法器来着?

    散修里,E级巅峰已经是中等偏上的实力了。

    其中一个白人修行者转头对吕树笑着问道:“ABCDEF?”

    他们知道,英文字母应该还是比较通俗易懂的,所以这么一问,就是想要知道吕树到底是个什么级别,吕树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C!”

    俩白人倒吸一口冷气,这咋还遇到C级大佬了?!

    还没等俩人震惊完呢,吕树补了一句:“.C-cup!”

    “的负面情绪值,+199!”

    “来自……”

    谁特么问你喜欢什么了,我们是问你什么级别的!现在是讨论这玩意的时候吗?!

    那个叫坦迪的白人耐着性子:“you!ABCDEF?”

    吕树皱眉沉思了两秒:“ABCDEFG,HIJKLMN,OPQ,RST……”

    俩白人一脸懵逼,你咋还唱起来了呢?!

    “的负面情绪值,+199!”

    “来自……”

    完了,完全沟通不了,动手现在又不是太敢,即便对方看起来就像是个低级的散修,然而俩人依然决定稳妥起见啊:“等等看吧,说不定等会儿就能看出他到底是什么级别,到那时候再动手也不迟。”

    而吕树这边心中已经冷笑不已了,国外的修行者之间果然利益争斗非常明显了,对方见到自己下意识就想先除掉再说,必这种思维必然是日积月累养成的。

    坦迪忽然皱眉用英语说道:“你不会说英文吗?”

    吕树:“hello!”

    白人觉醒者愣了一下:“hi。”

    吕树:“?”

    白人觉醒者气笑了,跟你说正事呢你在这玩啥套路呢,他用英语问道:“你真的不会说英文吗,你是什么级别的?觉醒者还是修行者?”

    吕树:“?”

    白人觉醒者:“……”

    “的负面情绪值,+199!”

    叫做坦迪的白人觉醒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口用英语骂了一句智障:“foolish!”

    吕树:“。”

    坦迪:“……”

    “的负面情绪值,+666!”

    “来自……”

    这转折来的太快让人没有一点点防备……坦迪当时整个人就不好了,你特么这不是能听懂吗?

    气氛一时间忽然尴尬了起来……

    坦迪刚才骂吕树的话明显不是日常用语里该学到的东西,坦迪他俩也不是傻子啊,这生死相关的时候,但凡有一点可能他们都要往最坏处去想。

    现在最坏的情况就是,刚才他们说的话吕树全都听懂了,而且实力还比他们高……

    两个白人觉醒者忽然全神戒备起来随时准备出手,他们心中还有一丝希冀,万一眼前的这个中国少年真的只是一个菜鸟散修呢?

    那他听懂了又怎么样?不还是杀了就完事了吗?!

    然而就在下一刻,吕树手中忽然出现一杆不像凡品的长矛扛在了肩上,吕树乐呵呵的用英语笑着说道:“现在喊饶命的话……怕是也不来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