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小鱼听吕树的话离开了,没有继续跟着他往阿尔乔姆前进,其实吕树心中最不希望跟着自己一起去阿尔乔姆的就是吕小鱼,因为那个幕后主使者连偷拍吕小鱼和魂魄的事情都干出来了,说不定对方计划中也同样要算计吕小鱼。

    此时吕树忽然听见身后远处传来喧闹,他转头看去,赫然是几个壮硕的散修正将另一个散修按在地上搜对方身上的东西,被按在地上的散修努力反抗,然而这几个拉帮结派的散修似乎实力相对强横一些,地上的那个散修根本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你们竟然抢战友的东西!”地上那个散修怒吼,可是却无能为力。

    “什么战友不战友的,大家都是来赚钱的,各大组织都没拿我们的命当回事,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说着,那几个散修从对方身上搜出来了几条巧克力:“有巧克力还藏着,我要是你就应该主动拿出来。”

    搜完巧克力,这几个散修竟然开始把目光转向了其他散修,目光中充满了侵略性。

    吕树冷眼旁观着这一切,这个混乱的时代里本身就不缺心眼坏的人,在正常的社会秩序下他们还有所收敛,然而到了这乱世,尤其是天不管地不管只有散修的弱肉强食世界,这些人便更加没了顾忌。

    现在散修队伍里根本没有任何道德约束,谁拳头大谁就是真理。

    吕树没打算插手管这种闲事,平时他都不会管,更何况这些人都是来入侵长白山的,吕树巴不得这群人全都自相残杀才好。

    那群散修离他很远,吕树也不担心对方会把事情惹到自己身上来,他现在唯一期待的就是等散修人群朝阿尔乔姆冲过去,然后他混在人群之中好好潜伏下来。

    此时,那几个壮硕的散修在对旁边的散修打打骂骂却没人敢还手,他们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哈哈大笑着。

    不得不说,吕树很感慨人类真的很奇怪,明明旁边的散修齐心协力就能弄死他们几个,但是偏偏没人敢动手。

    有个散修眼瞅着就要搜自己身上的东西了忽然转身就跑,可是没跑几步就被对方追了上去一拳砸在了后脑勺上,那个逃跑的人躺在地上抽搐了几下。

    打人的散修愣了一下,他把对方翻过来探了一下鼻息:“竟然死了!”

    这名打人的散修似乎也有些慌乱,像是第一次杀人的样子,他只是想欺负一下别人而已,没想到真的会把人打死。

    结果就在此时他们那群壮硕散修离有人笑道:“杀了好,省的他挣扎了,快看他身上有什么东西。”

    人命如草芥,那个杀人者原本有些慌乱,然而这慌乱竟慢慢转化成了某种亢奋。

    吕树冷笑了一声,大概这就是人性。

    忽然间吕树愣了一下,他竟然在人群之中看到了云倚,对方竟然还跟在他的身后,保持着他们之前见到的妆容。

    吕树昨天一天的行进中还专门观察了一下,然后发现云倚已经不见了,只是今天对方怎么又回到了队伍里面,而且又重新画好了妆?

    不过吕树来了一丝期待,云倚此时就在那群打人散修的旁边,那群人不可能不被云倚的美貌吸引,即便云倚已经化过妆遮去了自己更加令人惊艳的容颜。

    果然,其中一个散修看到云倚后便是一愣,然后笑了起来,想要伸手去拉云倚。

    能在逃亡路上碰到这么好看的女散修简直就是一种幸运啊!

    吕树幸灾乐祸着,一方面幸灾乐祸堂堂傀儡师竟然还会遭遇这种事情,另一方面是幸灾乐祸这个散修一定完了,傀儡师那是想调戏就调戏的吗,那是修行世界食物链最顶端的强者啊。

    也不知道云倚会是忍着还是直接杀人?吕树觉得按照对方的性格应该是直接杀人吧,反派就要有反派的觉悟嘛,维护世界和平神马的实在太违和了,杀人才应该是傀儡师该干的事情啊。

    然后……吕树竟然看到云倚忽然转头对他诡异的笑了笑,那个笑容真是太明媚了,差点晃了吕树的眼……

    然后……云倚竟然在那个散修的手即将碰到自己的时候站起来跑到了吕树的旁边,紧紧把吕树胳膊抱进怀中楚楚可怜的说到:“救我!”

    吕树:“???”

    吕树僵在原地心想大姐你认真的吗,你直接把他杀了不就完事了,为什么非要让我躺一枪?

    话说吕树现在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吃瓜群众看人打架,正左手西瓜又手汽水呢,结果一群人忽然转头看向他大喊:揍他!

    关老子什么事啊!

    那几个散修冷笑着朝吕树走了过来,吕树看着这状况刚想说不关我事,只听云倚小声道:“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知道该怎么做吗?”

    吕树转头义正言辞对散修们说道:“谁也别想动她。”

    只是吕树没看到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云倚忽然愣住了,她回忆起很久很久以前,当她还小的时候那个伟岸的身影也是在她身前说的这一句话,然后她就随着对方征战数不清的时光,杀了数不清的人,直到对方死去。

    云倚从来没想过那个像是父亲一样的人会陨落,也没想到在这数不清的时光之后会再有人为她说这句话,这就像是一个轮回,也许这就是命运。

    吕树刚说完便发现他身旁的云倚竟然整个人靠在了他的身上,似乎贪婪的呼吸着他的气息,明明强大如傀儡师,此时却如同小猫一般依恋着他。

    吕树当时就僵了,大姐你别这样,你这样我有点慌……

    这特么是真的慌啊,谁知道这位傀儡师到底想要干嘛?

    那几个散修看到了吕树,而他们之前也注意到吕树的实力知道这可能是个硬茬子,但如果这时候他们收手的话还怎么对其他散修下手?其他散修就不怕他们了啊。

    就在此时吕树忽然看到一个人出现在那群散修的背后,一柄红色的剑从那为首的散修背后透体而过,吕树认识这青年,可不就是傀儡师在象岛遗迹里遇到的血妖吗?

    ……

    再调整一天,明天恢复正常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