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天罗地网的修士们散布在整个老虎背营地周围,他们将这里选定为最终决战的地点,如果对方真的过来,那么大家就在老虎背上举起刀剑。

    在这块营地之上,各个B级强者都成为一支精锐作战部队的负责人,甚至就连陈祖安也不例外。

    相比海外来说,天罗地网的B级强者还是少了一点,毕竟这是一个组织面对一整个世界,可天罗地网此时自怨自艾没有任何用,他们需要做的就是把每个人的价值发挥到极致,然后去战胜那支联合大军。

    这大概就是修行世界的第一次全面战争了,没有参战的那些组织就算有实力也只能算是二线。

    此时,整个老虎背营地的天罗地网就像是个巨大的精密仪器运转着,每个人都将成为这部精密仪器里的零件,发挥自己最大的作用。

    后勤的做好后勤,战斗的做好战斗,斥候们则分布在漫山遍野掌控情报。

    事实证明每个人走到某个位置后,会不由自主的进入角色,然后完成某种蜕变。

    当陈祖安成为一支精锐作战部队的负责人后,就连这个不太正经的小胖子也正经了起来,脸上更添了几分坚毅。

    之前青铜洪流奔袭老虎背一战之中陈祖安一支身先士卒冲在最前面,后来到了老虎背虽然陈祖安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不那么威武了,但是之前陈祖安给大家的印象已经形成。

    他手下的修士们觉得自己这位老大虽然有点彪,但关键时刻还是很可靠的……

    陈祖安默默的站立在一座小小山头上,他旁边的成秋巧正在给他们序列之中各个作战小队分配任务。

    成秋巧看着各个作战小队都领命离开后抱怨道:“队里的老大到底是你还是我?为什么事情都要我来安排?”

    这个时候,队里的这种杂事都是成秋巧来处理的,按照陈祖安的话说,陈祖安只要战斗勇猛成为队里的精神领袖就好了……

    两个人往营地里面走去,正好碰到李一笑和刚刚养好伤势的纳兰雀。

    纳兰雀似乎正在抱怨着什么,两人走近了便听到纳兰雀说道:“为什么我要独自领一队,这不是让咱们夫妻俩分开吗?”

    李一笑乐呵呵笑道:“大战面前要放下儿女私情啊纳兰。”

    对于李一笑来说,他简直巴不得纳兰雀出去执行任务,他好能放松几天……

    “李一笑,”纳兰雀抱怨道:“我跟着你净受罪了,谁在家里还不是小棉袄咋的,你说我跟着你图啥?我不是说我不想为天罗地网战斗,而是你要记得,我这是为你战斗,你要领情,今后别再老想着藏私房钱了……”

    李一笑打量着纳兰雀愣了半天:“你?小棉袄?你不能是小棉袄吧,咋的得是件军大衣啊……等会儿!”

    陈祖安和成秋巧就默默的看着李一笑以硕大的身体划着一条优美抛物线飞出了营地……

    陈祖安愣了半晌:“我这在家里爹不疼娘不爱的直接给我赶出来了,到现在谁也没问过我的死活,我是不是被他们忘了啊。你说女孩是父母的小棉袄,咱们男孩是父母的啥?”

    成秋巧沉默了五秒说道:“你有没有想过,你可能是你父母……冲动的惩罚?”

    “……”陈祖安倒吸一口冷气:“秋巧啊,你是在报复我对吧?句式都一样啊!”

    成秋巧冷笑:“你还记得啊。”

    当初成秋巧说自己小时候害怕放鞭炮的时候,陈祖安就说,你有没有想过你可能就是年兽。

    这仇,终于报了。

    陈祖安忽然感慨道:“你这样学树兄真会出事的我跟你讲……也不知道树兄现在怎么样了。”

    这一战里陈祖安获得了巨大的成就感,自己的实力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也同时获得了天罗地网同仁们的认可。

    然而当陈祖安想到吕树的时候便会不由自主的想让自己沉淀下来,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所做的事情跟吕树还是没有任何可比性。

    ……

    此时云倚已经松开了吕树的胳膊,脸带笑意的坐在吕树旁边:“你很害怕我?”她妩媚一笑:“我有那么可怕吗?”

    当云倚妩媚笑起来的时候,吕树忽然感觉自己像是被调戏了似的。

    然而他觉得自己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能那么轻易认怂?吕树认真看着云倚说道:“害怕。”

    “怎么?就因为我们傀儡师是传说中毁天灭地的魔王?”云倚似笑非笑的说道:“严格意义来讲,这么讲并没有错。”

    说到这里云倚忽然抬头看向头顶树冠的阴影笑道:“又有一位小朋友来了她似乎在保护你,不过说实话,她大概是少数在B级就能让我感受到威胁的小朋友了。”

    吕树豁然抬头,赫然发现树冠之上一个人影悄无声息离开了,那个身影……竟然是曹青辞!

    说实话吕树没想过曹青辞会跟来,而且对方竟然隐匿在树冠上想要保护自己。

    这就是……朋友吗?

    吕树确认物种研究专业如今就是一个团队了,他们每个人都成为了朋友,但吕树从来没想过要让朋友为自己做什么,因为那样就会太功利。

    但是他没想过,却不代表朋友们不想为他做什么。

    平时最沉默的就是曹青辞,而对方就连保护吕树都是默默进行的。

    曹青辞身上必然有什么遮蔽能量波动的东西,不然吕树不会被傀儡师提醒才发觉,可傀儡师是如何发现对方的?

    被发现的曹青辞似乎选择的撤离,一个出色的杀手不应该在被发现之后强行出手,这是原则。

    杀手之所以能成为威胁,也就在于他们能够抓住最合适的时机。

    云倚看着吕树平静道:“也许我们是魔王,但我们的目的相比人类似乎更加单纯一些,而且我们更加懂得如何让这个世界健康存续下去,我们的目标绝不是毁天灭世。”

    说着,云倚站起身来低声说道:“我们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去做,当然也说不定我们马上还会见面。也许有一天你……人类会明白的,而我则一直期待着那一天。”

    ……

    晚点还有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