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云倚和血妖他们的出现让吕树有点摸不着头脑,明明觉得对方会追杀自己来着,结果忽然就变成了一个可以聊聊天的存在,彼此之间的仇怨好像一下子就不存在了。

    而且对方对天罗地网好像从始至终并没有什么怨念啊,似乎对方的立足点很高,并没有把天罗地网当成过假想敌,只是安安稳稳的为他们的王谋划着一切。

    吕树思忖着这个王有这么厉害吗,能让这样的高手死心塌地的奉献忠诚?

    这也太玄乎了吧,这个王到底凭什么啊?

    吕树有点不服气,他就怎么就没有这样的下属啊,要是有的话先让他们去把信仰理论部的主教给弄死,吕树觉得那个主教阴阴的,想起对方就不太舒服。

    那个主教给吕树的感觉就像是一条湿漉漉的蛇,在阴暗潮湿的地方生活,身上散发着腐朽的气息。

    话说吕树一直觉得那个主教晋升A级的方式一定有问题,不然在容颜方面不会那么反常,别人都在变年轻,只有他在加速苍老。

    散修队伍再次行进过程中云倚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次不知道又是去哪,而对方说很有可能马上又会见面,这让吕树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他总觉得……对方似乎很亲近。

    这种感觉简直来的莫名其妙,吕树摒弃了这个念头混杂在散修的队伍里,趁着所有人都没注意的情况下重新换了衣服潜伏下来。

    散修队伍中随着大家越来越饿,人群也就越来越混乱。

    山林之中的野兽早就在他们来的路上要么被抓住当做野味吃掉,要么就被吓跑。

    现在一路上能看到除了人类以外的活物都比较稀奇,途径一条河流的时候,忽然间一名水系觉醒者跑到河边竟用水流托上来了几条大鱼,看起来就特别馋人!

    其实海外有一部分人是不会挑刺的所以不吃鱼,甚至有些地方命令禁止吃鱼……

    然而现在饿成这个鸟样子哪还顾得上什么鱼刺不鱼刺啊?有吃的就不错了。

    一时间队伍里的水系觉醒者都成了宝贝,只要他们能获得食物。

    然而水系觉醒者们还没高兴多久呢,那位第一个用能力抓鱼的水系觉醒者忽然看到几个散修朝他围了过去:“把鱼给我们,保你没事。”

    水系觉醒者脸上阴沉了下来:“这是我抓的。”

    “你不是还能再抓吗,把这几条给我们怎么样,你也不要觉得自己可以直接跳河逃跑,恐怕你还没跳进河里就会死,”那几个散修威胁道。

    吕树觉得这真是水系觉醒者的耻辱啊,等级太低,就算是在自己的主场说话都不硬气。

    水系就是这么用的吗?吕树身为水系觉醒者都感觉看不下去了,他直接若无其事的走到河边,给整片河里的鱼全都赶跑了。

    现在水里没鱼了,水系觉醒者们就不用那么苦逼了吧,吕树觉得自己真是干了一件大好事。

    他倒是想卖鱼来着,直接垄断了这食物的生意得赚多少钱啊?更何况整个散修队伍里就他一个B级,谁还能跟他抢生意?

    然而这次他是认认真真的潜伏,绝对不会为了金钱而放弃自己的人设。

    吕树是认真觉得自己这次太厉害了,为了人设简直能够视金钱如粪土,这一战结束之后他必须要好好跟聂廷说道说道,看看能不能得到点补偿。

    当然,这些散修一个个都跟丧家犬一样,身上也不会有多少钱……

    有了第一个水系觉醒者被威胁,就有后续的其他人重蹈覆辙。

    而且不光是鱼被抢走,还有人被胁迫着给大家抓鱼,结果水系觉醒者一个个都差点哭了:“水里没鱼了啊,不知道去哪了!”

    那些胁迫他们的散修不相信:“河里怎么可能没鱼,你当我们傻是吧?”

    水系觉醒者们一个个面面相觑,他们能怎么办,他们也很绝望啊,刚才还有呢,现在全都游走了啊!

    “来自Melvin.Baker的负面情绪值,+499!”

    “来自……”

    眼瞅着那些胁迫人的散修不相信,有个水系觉醒者信誓旦旦的说道:“这河里真的没有鱼了,我发誓,如果有的话……”

    吕树竖起了耳朵,他非常愿意成全一下这位朋友做点比较刺激的事情……

    结果还没等对方把话说完,东边忽然传来密集的脚步声,所有人都转头望去,每个人的表情中都深藏着恐惧,不会是天罗地网又追杀过来了吧?

    吕树知道一定不是天罗地网,起码天罗地网不会从东边出现,那边是阿尔乔姆港的方向。

    当吕树看到对方带头的第一个人时便下意识的把脸庞重新拢回兜帽之下,为首者竟然是打过好几次交道的弗朗西斯科。

    虽然大家一起在海底跳过海草舞,可弗朗西斯科真的未必能一眼认出来吕树,毕竟刚正面的时候吕树用的可是霍华德的面孔。

    弗朗西斯科到来之后笑容和善的带着信仰理论部成员给所有人发补给,食物就像是不要钱似的从空间装备里源源不断的拿出来。

    吕树远远看着,他知道这是信仰理论部在收买人心,最散修最需要食物的时候就送上来食物,但是散修们已经被天罗地网杀的肝胆俱裂,就算能勉强重整队伍和人心,又能派上多大的用场?

    虽然阿尔乔姆港还有接近半数的散修没有直面过青铜洪流,可问题是恐惧会如同瘟疫一般扩散。

    信仰理论部不可能不知道这个道理,除非……他们另有打算。

    咦,吕树远远观察着弗朗西斯科,他忽然发现弗朗西斯科身上的能量波动极不稳定,而且……对方的面貌竟比自己上次所见苍老了许多。

    就像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壮年忽然变成了四十岁的中年人一般。

    这种情况在主教身上也出现过,那么现在弗朗西斯科身上也有这种情况就肯定不是偶然了。

    弗朗西斯科朗声笑道:“大家现在这里安顿下来,食物补给等等稍后就会运到,大家什么都不用担心!”

    然而就在此时有散修高声道:“我们不要在这里安顿,我们要回阿尔乔姆港!”

    弗朗西斯科笑容不变:“那恐怕不行。”

    ……

    第三更求个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