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所有人都没想到吕树在这样围攻的环境下竟然第一反应竟然冲向第十七辆运输车。

    空气中暗流汹涌,空气系的觉醒者似乎在B级便可以通过与空气同化后完成飞翔这样的事情,每个系都有每个系得天独厚的天赋,而吕树的水系……他觉得自己使用方法可能出了点问题,主要是思路方向上可能有点歪。

    然而就在吕树狂奔向第十七辆车的时候,所有人忽然感觉空气中湿度开始加大,然后下一刻,那名空气系强者竟满是惊惧的从同化状态中脱离出来。

    他感觉似乎自己再晚一些,那空气中的水分便要将空气都碾碎了!

    空气系和土系一直都是暗杀方面的天赋觉醒能力,然而今天这名空气系强者竟发现,原来水系能克制空气系!

    这在修行界里还从未被人发觉过,他不知道面前这个水系觉醒者是如何想到这一点的!

    他在四周逡巡着并没有急切靠近,因为他很清楚已经有六名B级强者脱离了前往前进基地的队伍,正在全速返回港口。

    只要六名同伴赶到,就算这水系觉醒者再厉害也必然会埋葬在这里。

    他需要做的只是防止对方从海域逃脱,那里是水系的主场,如果让对方逃入海里,信仰理论部在这场战斗里就算是输了!

    空气系觉醒者试图用语言挑衅来干扰吕树的节奏,结果叽哩哇啦一大堆,吕树连头都没回,这时候空气系觉醒者忽然意识到……对方听不懂意大利语……

    下一刻他换成英语说道:“这场战争你们必输无疑,为何还要为即将倾覆的组织卖命?不如加入我们信仰理论部,以你的实力必然可以得到重用。”

    此时,普通觉醒者都只敢围着吕树却不敢上去硬攻,实在是雀阴灰线一出现的那一瞬间杀伤力太过惊人,让他们有些胆怯了!

    吕树瞥了他一眼继续奔向第十八辆运输车,然后是十九辆……

    空气系觉醒者有种被无视的感觉,难道对方连英语都听不懂?

    就在此时吕树忽然开口说道:“我同意加入。”

    空气系觉醒者愣住了,这么容易说服的吗?

    结果只见吕树嘴上说加入,身形却从未停下来过,还在不停的往山河印里装着运输车,眼瞅着都已经装到第29辆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空气系强者一边牵制着吕树,一边安排人手在海港方向建立牢固的防线,随时准备阻拦吕树。

    这一切都是为了把吕树杀死在海港之内,只要吕树死了,那么吕树装走十字长剑便毫无意义。

    空气系觉醒者面色越来越冷,吕树已经快要把所有运输车都装走了,他很想知道这货的空间装备到底有多大!

    “确认其他几位枢机院士还有多久能够赶到!”

    “5分钟!”

    空气系觉醒者松了口气,但他面色狠厉起来:“等他装完最后一辆车,你们用人命给我拦住他!”

    信仰理论部的包围在慢慢锁紧,C级高手纷纷朝着最后一辆车所在的位置慢慢移动,就等着吕树到达那里的瞬间发起致命一击。

    然而就在此时吕树忽然放弃了最后那辆车,竟然直接开始向东边突围!

    而且所有人都忽然看见海潮不知何时涨上来了,那海水开始漫过堤岸,犹如触手般朝着岸上的信仰理论部成员席卷过去。

    空气系觉醒者愣住了,他没想到对方的境界竟然这么高,距离这么远都能掌控海水涨潮,对方这实力起码也是B级高阶!

    “拦住他!”空气系觉醒者怒吼道,眼瞅着其他几个枢机院士就要赶到了,如果自己这时候放跑了对方,他都没法想象自己会面临什么样的责罚!

    他对吕树冷笑道:“你以为你劫走了这些法器就能帮助天罗地网逆转战局?你恐怕还不知道吧,如今就连黑暗王国都发布了针对天罗地网的悬赏任务,一颗天罗地网的人头可以跟黑暗王国换取十枚灵石,我们这边的人数已经完全达到了碾压你们的级别,还会有越来越多人来到这里猎杀你们,不管你们做什么都是徒劳无功的。”

    吕树懒得跟他墨迹,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当然是逃回海里去了,吕树非常清楚信仰理论部的高手恐怕马上就到,不然对方不会这么不惜代价的用低阶修士的人命来拦住自己,而B级觉醒者自身却始终不愿意靠近。

    原本吕树还想着要不要趁着对方追来的时候反杀一下,结果对方这么谨慎,让吕树有点遗憾。

    只是吕树忽然觉得有点古怪,黑暗王国不是一个做生意的吗,一直以来黑暗王国虽然不介意修行者们做坏事,甚至自己都在主导贩卖修行潜力的少年少女,可问题是对方从来没有亲身参与到什么争斗里,现在怎么突然变了?

    他有种预感,在这场战争中,也许黑暗王国一直都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

    那名空气系觉醒者见吕树有些意动便继续冷笑道:“光是B级强者你们天罗地网又有几人?如今我们是你们的三倍之多,你们如何抗衡?”

    对方没说其实最高端的战力还是天罗地网占优,也没说他们的散修有多么不堪一击,单单说B级高手的数量。

    正在向东方海港全力突破的吕树忽然站定了,然而即便吕树就这么静静的站着,其他人都不敢轻易靠近。

    就仿佛吕树自带气场一般,其他人都在无形中退让。

    吕树笑了笑,他忽然不想直接跳海逃脱了。

    吕树转头对空气系强者笑道:“这是你自找的,有种就带人来追杀我吧,看看……谁会活到最后!”

    既然来了,既然也把对方的高手牵制过来了一部分,吕树忽然觉得自己就这么离开了好像有点意犹未尽。

    既然你们B级数量多,那我就先帮天罗地网杀掉一些B级,减轻点压力!

    话音刚落吕树忽然反向冲回第33辆运输车旁,把运输车给塞进了山河印里!

    此时信仰理论部的布防全在海港方向,却没想到吕树竟然改了主意,向北方突围而去!那里没有水系,只有山林!

    ……

    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