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陈祖安百无聊赖的坐在指挥营帐里,随着时间的推移,老虎背这里越来越像是一座庞大的要塞,不仅外围的防御建筑在迅速拔地而起,而且内部连下水工程都快搞定了。

    为了防止土系觉醒者入侵,所有建筑都在这两天内加入了某种金属粉末,原本的土坡变成了坚硬的混凝土与金属混合物,眼瞅着就要变的固若金汤起来。

    然而这些跟陈祖安都没啥关系,甚至跟大部分天罗都没啥关系,天罗地网内部的智囊团实力都只能算是一般,说实话天罗们并不擅长指挥。

    实力高,并不代表全知全能,战争里还是让专业的人才干专业的事情比较好。

    指挥营帐里每个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忽然间纳兰雀说要出去看看这个崭新的老虎背要塞是个什么样子,结果李一笑死活都不想去。

    于是两个人在门外面打了一架……李一笑输了……

    “我可不是打不过你,”李一笑嚷嚷道:“我是怕伤了你!这是我作为男人的绅士风度,不跟你这个女人一般计较!”

    最终纳兰雀也没说动李一笑跟她一起去逛逛,原本纳兰雀还想找个没人的地方跟李一笑说点体己话呢,结果李一笑这木头压根没懂她的意思,整天就知道跟一群大老爷们呆在一起。

    等纳兰雀一个人气冲冲走了之后李一笑愁眉苦脸的坐在那里,成秋巧看着李一笑的样子乐道:“李天罗,怎么整天愁眉苦脸的,我觉得纳兰姐很爱你啊,有时候顺着她点说不定能有收获。”

    李一笑摇摇头:“你一个小孩子懂个屁!这娘们不是一般人,吵架又吵不过,我现在就想知道怎么才能让她安安静静的别来跟我闹幺蛾子。”

    成秋巧想了半天:“我倒是有个稳妥的方法可以让你试试。”

    李一笑眼睛一亮:“你们整天跟吕树那小子在一起,歪点子肯定多!”

    吕小鱼面无表情的瞥了李一笑一眼:“怎么说话呢?”

    幽明羽看到这一幕后脑勺都疼了,他是生怕这一群高手在要塞里打起来啊,这特么都什么跟什么,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吗?

    “咳咳,”李一笑被吕小鱼冲了一句之后解释道:“吕树是聪明机智,但他的聪明机智全用在怎么坑我上面了,我现在每天20块钱零花钱就是他给闹得!来,秋巧,你说说有啥办法能让我制住那娘们!”

    成秋巧笑道:“你就拿一个杯子狠狠摔倒地上,看看能不能镇住她,要是镇住了,完事!”

    “不对吧秋巧兄弟,”李一笑琢磨不对味儿:“那万一没镇住,我不是危险了么?”

    “没镇住你就往碎杯子茬子上一跪,也完事……”

    李一笑:“……”

    李一笑愣了半晌:“合着你们的聪明才智天赋全点到坑我这上面来了是吧?!”

    此时,战争还没正式打起来,老虎背要塞里面却始终在充实着。

    从一开始彼此双方的态度就不一样,各大修行组织的目的是打一波就跑,不管你死多少人,或者散修死多少人。

    然而天罗地网从规划起初,便是要在老虎背上建立起固若金汤的要塞,摆明了你来一次我就打你一次的态度。

    只是各大组织在十公里之外开始安营扎寨,营地蔓延数十公里,却丝毫没有打算进攻的意思。

    聂廷始终在静室之中闭关,试图寻找着折衷的办法,避免走到最后一步。

    不得不说,以毁灭全世界为代价的胜利,其实也是失败。

    十多亿的同胞也许就在自己一刀之下全都灰飞烟灭,这个后果是谁都无法承受的。

    在没有选择的时候,如果天罗地网全军覆灭他一定会出手,但如果还有办法,他就不太愿意去设想最坏的结果。

    天罗地网已经表明了决心,然而各大组织始终在边缘试探着。

    他们不打过来,陈祖安和风夜明等人就闲的有点无聊了,他们又不够资格出谋划策,不是级别不够,而是智囊团看不上他们的策略。

    于是只好每天在指挥所里待命,等待着要塞的建设。

    就在此时陈祖安愣了一下:“手机有信号了!这么夸张的吗,基站都搭起来了?”

    临时发电机组也运过来了,水也通上了,整个要塞的建设有条不紊,仿佛天罗地网曾经早就有过这方面的设计:如果在荒原上迅速建立一座临时要塞,大家应该做什么。

    有时候光看平时真的没法想象这繁荣的背后还有多少人在绞尽脑汁的居安思危,这座要塞,也只有在曾经的日子里无数次设计、无数次论证才能真的这么快建设起来。

    风夜明看到这一幕眼睛中闪烁着光芒,果断连上无线网络去打了一盘对战,想要好好实验自己的人机对战成果,结果0杀20死失败告终……

    满屏幕都是队友喷他的话……

    陈祖安也没带电脑,只能默默的玩手游,没过一会儿陈祖安忽然抬头对幽明羽说道:“要塞真的不应该建在这里。”

    成秋巧愣了一下:“为啥?!”

    “这里风水不好!”陈祖安笃定道。

    成秋巧当时就迷了:“风水不好?什么跟什么你就看出来这里风水不好了,以前也没发现你有这技能啊?”

    “对,这才五分钟,我两万豆就输完了,”陈祖安面色沉痛。

    成秋巧:“???”

    “也不知道那些组织在干嘛呢,要打要降赶紧说啊,这一直拖着算怎么回事,”陈祖安不耐烦道。

    按照他的想法,要不干脆直接杀过去得了,把对方杀个片甲不留啥的。

    然而他也知道这事不太现实,守住要塞能不能打过都是两码事。

    也就在这个时候,各大组织营地之中最大的一顶帐篷中静悄悄的,旁边有着森严的守卫,那是凤凰社的人,这次会议也由凤凰社主导。

    帐篷中没有悬挂照明设备,仅仅透过门外的光照亮里面,每个组织的领袖都安静的坐在长桌旁边,看不清面目与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