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作为被贾桑伊具现出来的吕树分身在攻击手段上似乎单一了点五个力量系c级到底能不能打得过一个b级?大概是不能的而且吕树试了试他们的防御力和耐久度都是问题毕竟能量具现出来的就连防御也要消耗能量。

    而贾桑伊在具现完五个吕树之后它自己体内的能量也剩下的不多了最多就是给吕树提供长矛而已。

    关键是吕小鱼自身的实力不够高她没法给贾桑伊源源不断的提供星辰之力。

    这种事情就是一环套一环根源出在小鱼的实力问题上如果小鱼真的和b级打起来若是快速结束战斗还好说可要是双方打拉锯战被消耗b级自身的恢复能力比小鱼强安东尼虽然给力却也就是打一套完事的事情。

    也就是说吕小鱼现在面对c级是完全碾压的真的对上b级却仍旧有明显的弱点别人没发现还好说要是被别人发现她自身的星辰之力恢复速度跟不上那就太好针对了。

    不得不说现在的具现系还是在战斗方面有些乏力还没人开发出具现系真正的打法所以贾桑伊暂时只能当做功能性的魂魄使用硬刚b级是完全做不到的而且贾桑伊本身也就是刚刚晋升b级而已。

    这次打这誓约四人如此轻易也是有原因的毕竟其中那个土系觉醒者带人土遁是要消耗额外元素之力的并不是谁想带就能带他还没有达到安东尼的层次。

    “吕树刚刚地震是怎么回事啊?”吕小鱼好奇问道。

    “那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被触发的我到现在还不知道那边具体什么情况老爷子已经飞过去了我正在往那边赶”吕树说道。

    然而就在此时吕树忽然抬头看到天边正有一片诡异的乌云朝这边飘来速度极快。

    可再一看就觉得不对劲那不是乌云而是上千只石像鬼!

    吕树皱眉他忽然看到远处一块黑石里的石像鬼在没有人经过的情况下自己裂开而后朝一个方向快速飞去:“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这地震的缘故?”

    而他本体那边看着天空时不时便有石像鬼完全不管地面上的人类只往刚才地震震源方向飞去仿佛归巢一般!

    吕树的分身开口说道:“石像鬼飞行的方向就是震源我们在那里汇合另一边飞来的上千只石像鬼搞不好是李一笑拉着的那一批不能让他看到我的分身。”

    说着吕树的分身便开始一一消散吕小鱼想都没想就开始往石像鬼飞走的方向追去吕树就在那边!

    ……

    吕树并没有第一时间赶往震源因为他觉得遗迹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搞不好b级大佬们会纷纷赶往那边。

    之前距离远的还有可能分不清震源到底在哪但当遗迹里所有石像鬼开始一起往同一个中心飞的时候就像是在给所有人指路一样。

    大部分散修和所有b级强者恐怕都不会愿意错过这遗迹里的最核心利益。

    此时一名正行走在遗迹中的红色制服强者抬头看向天上的石像鬼犹如南飞的大雁身为事务官他原本想要先找到自己组织里的其他下属然而现在却没法继续寻找下去了。

    先前往遗迹核心再说说不定自己的下属也在往那边赶去。

    另一处一群散修原本正在被石像鬼围困眼看着大家很有可能都要死在这里结果那些石像鬼却忽然放弃了攻击一只一只全都飞上天空朝一个方向飞走了。

    有人惊魂未定:“怎么忽然飞走了?难道跟刚才的地震有关?”

    这些散修身上伤痕累累他们几乎以为再也没法走出遗迹回去见到自己的亲朋好友了却忽然得救。

    有人心里紧绷的那根弦忽然松了下来腿一软便坐在了地上。

    其实即便修行时代来临可大家增加的只是能力心智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坚强或者说这世上大多数人没谁能真的在生死面前依旧保持淡定。

    这样的场景在遗迹里持续发生着几乎所有人都眼睁睁的看着密密麻麻的石像鬼朝遗迹核心区域飞去。

    此时吕树带着鸭舌帽与口罩站在那震源旁边不知道李弦一老爷子斩碎的那个红色石盘到底触发了什么眼前的这片土地上竟有一座完全黑色的宫殿破土而出就静静的伫立着。

    然而这还没什么让吕树无语的是他身边竟然汇集着茫茫多的修行者简直是人山人海全都是被石像鬼吸引过来的。

    只见此时天空依然有石像鬼朝这边飞来早一步飞来的全都从宫殿正门进去了也不知道这硕大的宫殿里有什么在吸引着它们。

    而且这宫殿虽有占地几百亩般大小可总不至于能装下整个遗迹里的石像鬼吧?

    而晚一些飞来的那些石像鬼则全都被凌空悬浮的李弦一用无形剑气斩掉了。

    下面的散修仰望着老爷子:“这就是基金会的那位a级?”

    “肯定是了啊没看在天上飞着呢吗”有人说道:“手段太厉害了只是抬手间的无形剑气就能直接杀死石像鬼我们啥时候才能拥有这样的手段?”

    忽然间吕树竟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他微微偏头看去人群里竟是伊万在与人交谈此时的伊万不再有傲慢的神情反倒是他身旁一个白皮肤的年轻男性面色平静而这群人身边的散修都自觉拉开一定距离。

    吕树皱眉这怕是凤凰社的人汇合在一起了而伊万身边的艾米丽早不知道去了哪里。

    凤凰社二十多人开始在那个年轻男子的带领下向前走去他们身前的散修全都自动让开一条道路就像是被劈开的海水似的没人敢不给他们让路。

    凤凰社的气场确实强大。

    当凤凰社站到人群前排时所有大组织都往前走去而散修们则自动退让。散修们的退让是一种畏惧心情而各大组织来到宫殿门外、站在所有人的前面则代表着他们的意志:这宫殿里面的东西他们要争。

    凤凰社的b级强者抬头平静无比的看着李弦一:“理事先生我们可以进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