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小鱼足足等待了三个小时将第三个B级土系觉醒者给具现出来,然后完美的实施了自己的计划。

    她没有告知天罗地网她要干什么,说到底吕小鱼只认吕树,既然吕树不在,那她就按照自己的计划来。

    先找到对方的B级土系觉醒者杀掉锐气,杀一儆百。

    再碾压对方地下的所有力量,然后耐心的等待着第三个魂魄具现出来。

    当第三个魂魄具现好之后,吕小鱼便在后方为散修们硬生生撕出一条生路,送他们离开!

    这一切都是她想好了的,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做这些,只觉得这样是对的便做了。

    不得不说,天罗地网之前一直在担心的就是己方土系觉醒者拦不住各大组织,如果地面被强行抬高那就会增加战场的难度,虽然仍旧是居高临下,青铜甲士们仍旧是优势,但问题是进退就不是他们说了算了。

    如果青铜甲士冲出去,结果对方忽然把地面降下来,那出去的那一批青铜甲士就等于送死,所以只能困守。

    但现在不同了,吕小鱼为他们掌握了主动权,地下的权柄在吕小鱼手中!

    之前吕小鱼带队不仅阻击了觉醒者,甚至时不时还会对地面上的人造成困扰,三个B级躲在地下就问你怕不怕?这在散修人群中就是完全碾压的存在。

    而现在,散修们争相朝那个出口狂奔而去,要塞城墙上的青铜甲士们彻底轻松了,目送着散修们一个个离去,甚至还想喊声走好不送……

    各大组织的人完全没有料到地下的战局会出现一面倒的情况,毕竟按照他们的推算,天罗地网只有一个B级土系吕小鱼还未必参战,那么他们拥有三个B级土系是完全碾压的。

    他们哪知道吕小鱼不仅参战了,还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陈祖安在要塞城墙上揭掉头盔,扶着墙垛眺望。这个时候陈百里都在要塞墙头看着眼前的乱象,他现在有点后悔,当初应该强行收吕小鱼做徒弟的,这种徒弟可以光宗耀祖的……

    青铜甲士们已经连续作战三个多小时,即便散修再不堪一击也会有些疲惫感,每个青铜甲士身上都染满了鲜血,殷红的血液顺着坚硬的盔甲向下流淌着,但这血大部分是散修的,那些散修只能使他们疲惫,却很难造成什么实际的伤害。

    青铜甲士们看着各大组织准备截击散修们,结果本来缺口就特别大,而且刚刚天灾一幕死的基本上都是各大组织的人,导致各大组织也出现了短暂的混乱。

    而且吕小鱼在地下不断升起地刺来攻击那些组织成员,再来一次天灾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但是寻常骚扰还可以做到。

    然而就在散修们疯狂逃窜的时候,青铜甲士们怔怔的看着远处地面上……有表情就算了,竟然还出现了好多个浮雕似的箭头指明方向。

    有箭头也算了,竟然还有弹幕不停的划过。偶尔散修旁边会忽然升起一面薄薄的土墙,等凝聚文字后便消散掉。

    “这边走这边走。”

    “你们几个走错方向了。”

    “注意,各大组织从北边包抄过来了。”

    “你跑的真慢。”

    “你们几个是喝到假酒了吗?!”

    “别挤,越挤跑的越慢。”

    青铜甲士们愣了半晌:“还特么有这种操作?!”

    然而让他们更惊愕的是,那些杂乱无章的散修真的开始跟着箭头走,哪怕那箭头指向的并不是出路!

    这是一种混乱中的盲从心态,救世主来了当然一切听救世主的!

    “我特么不是亲眼看到,都很难想象战场上会出现弹幕这种东西……”

    “生平仅见系列……”

    陈祖安有点蛋疼:“怎么感觉像是在疏散火灾现场……”

    这兄妹俩,为什么都有一瞬间扭转画风的能力?!

    散修们争相恐后的逃窜,然而本身散修就人多,原本大家还因为恐惧变得有点像是被豢养的猪猡,可这时看到了生的希望,每个人都在这狂乱的人群中疯狂了。

    各大组织想要填补那个缺口,可是那边调集过去人手,这边的防御就又稀薄了。

    就像是一个水桶,原本吕小鱼只是打开了一个缺口,然而各大组织缺乏一个统一纵观全局的指挥,搞得这水桶上的漏洞越来越多!

    “我们要不要冲下去趁乱袭杀各大组织?”有人说道。

    这是个天赐良机,散修们已经给各大组织造成了巨大的麻烦,甚至冲乱了他们的阵型,如果青铜洪流此时跟在散修后面掩杀而至,势必可以将战果扩大!

    “不行,不能冲,我们的人数比他们少,万一被他们组成有效力量拖住,那我们就少了要塞的屏障,得不偿失!”郝志超依旧保持着冷静,不论散修,单各大组织便有超过8万的有效战力在这里集结,而天罗地网只有四万,四万之中还有两万人是没青铜盔甲的。

    众人默然,是的,现在那些散修虽然拉扯了各大组织的阵型,但他们可不会帮助天罗地网战斗。

    而且对方虽然乱,却在屠杀拦截散修的时候杀出了血性,并没有溃败的心理。

    然而就在此时,所有人忽然看到圣徒从远方树林之中冲天而起,那麻布衣服在空中飘然出尘。

    对方停在空中竟闭上了眼睛不知道在感受着什么,一队凤凰社的精锐跟随着天空之上的圣徒逆流冲杀,竟来到了散修人群之中!

    “不好,他在找小鱼的位置!”陈百里说罢便朝圣徒迎了过去,手中拂尘一抖之间巨大的气浪向对方席卷,一柄青色的小剑嗡鸣而出!

    圣徒看了陈百里一眼便放弃了寻找小鱼,可地面上凤凰社的精锐并没有停止,他们之中似乎有易感知体质的存在!

    那凤凰社的精锐小队里数百名土系觉醒者骤然在某个位置下沉进入地面,像是真的找到了吕小鱼的位置!

    “救?还是不救?”有人问道。

    刚才决定要不要冲杀出去,现在决定要不要冲杀出去救吕小鱼。

    “救!杀出去!”风夜明和风云鹿同时带上面甲:“其他人不要动,青铜洪流第二、第三大队的成员跟我们杀出去!其他人随时准备接应我们!”

    不同的问题,同样的本质,却是不同的答案。出去冲杀可以否定,但这是为了救人便又不一样了,不管对方刚刚有没有为天罗地网立下奇功,一群大老爷们都没法看着一个12岁的小姑娘身陷重围!

    有人看着凤凰社上万名精锐逆着散修的人流冲杀而至,而他们都清楚吕小鱼在释放过天灾后怕是要力竭了!

    “杀出去有可能会死!”

    风夜明哈哈大笑着具现出一杆长矛当先跳下了要塞,没有半分犹豫:“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

    月票!月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