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就在主教身死的那一刻,吕小鱼便将第三个魂魄给剔除掉,拘来了主教的魂魄。

    在拘来的那个过程中吕小鱼能够感受到强大的A级魂魄在疯狂的挣扎,然而吕小鱼便仿佛对方的天敌一般,让主教魂魄的反抗根本无济于事。

    那魂魄发出无声的怒吼,可最终还是被投进了第三个黑洞之中。

    其实原来的三个魂魄里贾桑伊才是最弱的那一个,只有B级初阶,就连新拘来的土系觉醒者魂魄都有B级中阶了。按理智讲,土系当然比具现系好用,吕小鱼一个人控制两个B级土系完全可以在地下形成碾压一切A级之下的力量,甚至在全盛时期也能毫不畏惧A级出手。

    但问题是吕小鱼觉得自己不能放弃具现系,因为吕树从天而降落下滂沱剑雨的样子,真的很帅。

    在吕小鱼心里,吕树就该是那样的无可匹敌,而她最应该做的就是让对方成为那个无可匹敌的人。

    吕小鱼对自己到底有多强这种事情,没什么兴趣,反倒是当她发现自己可以配合吕树制造剑雨的时候,才由衷的高兴。

    她心里还藏了个小心思,虽然知道吕树劫了五万件法器长剑,可就吕树那小心眼抠门的样子是肯定不舍得用的。

    那么吕树想要再喊“天不生我吕小树,剑道万古如长夜”这种话的时候,是不是都得她吕小鱼来配合?肯定是的呀!

    弗朗西斯科无心继续与混沌纠缠,他知道当主教死亡的那一刻大势已去,只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他没有直接逃走,而是骤然加速摆脱了混沌飞向地面,带上主教的尸体一起飞走!

    圣徒冷哼一声便也准备带凤凰社的人离开,但聂廷与天罗地网如何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走他们?

    不过此时圣徒和弗朗西斯科两个人已经不是天罗地网的对手了,唯独需要忌惮的便是各大组织仍旧两倍于天罗地网的人数。

    而吕树并没有追出去,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聂廷本打算飞身追杀圣徒的,结果还没起身呢就被吕树拉了回来。

    吕树递了两颗红色果实给聂廷:“咳咳,这两颗果实你吃了试试?”

    因为吕树的感知中聂廷的气息一直在跌落,他不知道如果晚点给聂廷吃,是不是聂廷就直接死了。

    追杀圣徒当然很重要,但是再重要也没有聂廷的性命重要啊!

    聂廷皱眉看向吕树,但他甚至什么都没问便接过来吃了下去,似乎哪怕这是毒药也没关系。

    结果,就在聂廷刚刚吃下去的一瞬间便察觉不对,那身体里自己断掉的根基,竟然开始愈合!

    所有青铜甲士震惊的看着聂廷脸上黑色的纹路竟然在渐渐消褪,恢复成了正常的模样!

    之前所有青铜甲士都在担心聂廷,可现在第九天罗出手竟然直接挽救了聂廷的根基!

    聂廷诧异间看向吕树,他没想到吕树竟然把如此重要的果实给了他,这赫然是可以提升资质、洗经易髓的神物!

    这般重礼让聂廷无言以对,但他知道自己必须感谢,因为这果实太重要了!

    可还没等他想好要对吕树说什么呢,吕树忽然发现聂廷的气势竟然在节节攀升,与此同时天穹之上出现了一朵巨大的雷云龙卷,整个天色都暗了下来……

    吕树看着聂廷沉吟了两秒:“你……又要被雷劈了?”

    “来自聂廷的负面情绪值,+666!”

    原本是个很感人的场面,聂廷感谢,然后吕树谦让神马的,这是青铜甲士们想看到的。

    结果第九天罗果然不是一般人,一句话就扭转了画风……

    聂廷一言不发的转头向北方飞去,他要再次渡劫了!可是还没等他腾空而起呢竟然又被吕树拉了回来:“你去哪?”

    聂廷面无表情:“去被雷劈。”

    看在神物的份上,这口气忍了!

    “来自聂廷的负面情绪值,+666!”

    “那你往北边飞干嘛,”吕树好奇道。

    “那往哪飞?”聂廷平静问道。

    吕树默默转头看向要塞之外各大组织,那漫山遍野的十多万人……他转头对聂廷说道:“往人群里飞……”

    吕树忽然在想,这是自己出的主意,负面情绪值应该算给自己吧……

    而其他青铜甲士纷纷倒吸一口冷气,还是第九天罗思路广啊,下面那基本都是C级以下的觉醒者,就连天劫的余波都扛不住,这要是聂廷往人群里飞,一下子估计就能死好几万人吧,还能稀释天劫对聂廷的压力……

    这是开挂了啊,也没谁提醒过战争里还会碰上天劫这种东西吧!现在走还来得及吗?来得及我们现在就走!

    各大组织确实人多,可人多也扛不住天劫啊!

    但这事来的太突然了,就算是吕树和聂廷也没谁想过这两颗洗髓果实下去,竟然会再一次引来天劫!

    但聂廷也不是心慈手软的人,当吕树提出这个可行性建议之后,他就已经朝各大组织的战阵之中飞去了,眼见天穹之上的雷云越来越浓密,各大组织所有人都意识到情况可能出现了巨大的变故!

    只是陈祖安忽然愣住了:“等会儿,树兄怎么也跟着跳下去了?!”

    “第九天罗真是仗义,竟然因为担心聂天罗的安危,自己也下去以身扛雷!”有人感叹道。

    “对啊,第九天罗果然是我辈楷模,要向第九天罗学习!”

    陈祖安听了大家的感慨,他也感慨道:“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树兄不是那种人……”

    只有吕小鱼知道,吕树之前在家连电门都摸过就是为了给剑气胚胎充电,现在可算找到真正的充电机会了!

    这天劫一过,吕树气海雪山内,可就是两千多枚紫色的雷霆剑气!

    可是就在此时异变突生,圣徒与陈百里交手位置的战场之上咔的一声脆响之后,吕树他们忽然发现那天空之上,就像出现了裂缝一样,就宛如一块玻璃中间出现了裂痕!

    所有人都愣住了,这方世界……终究还是开始破碎了吗?!

    好在的是那裂痕出现后并没有继续扩散,这才让所有人松了口气。但这口气还没松完大家忽然意识到,现在虽然暂时没事了,可……天劫就要来了啊!

    ……

    三更已毕,求月票啊求月票,今天给任小粟剪了个短寸的头发,看起来好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