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黑暗中诡术的影子渐渐消失,云倚伸手去拉他,却拉了个空。

    诡术嘿嘿笑了起来:“待吾王觉醒,请将我的名字告诉他。”

    说完,这黑暗的空间里便重新回归沉寂。

    世界树旁诡术顺着根茎向世界树的主体走去,那沾染着泥土的根茎宽可同时行走三辆车似的,就在此时他背后有人喊了一声:“这段时间一直都是你在跟我说话么?”

    诡术转头看向身后:“小姑娘,你是不是已经打碎我给你设置的壁垒了?”

    卡洛儿抿着嘴唇没说话,看着世界树根茎上的那个身穿黑袍的年轻男子,她轻声问道:“吕树到底是什么人?”

    诡术笑了笑:“这可不能告诉你,但好像你已经有了答案?”

    “你要去哪?”卡洛儿问道。

    “去做我该做的事情,”诡术笑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

    “可这个使命是别人给你的对吗,你没必要为了别人强加给你的使命,去献出自己的生命啊,”卡洛儿似乎意识到了诡术要做什么。

    诡术摇摇头:“我的命都是他给的,他给我的使命,便是我的命运,好了,保重。”

    说着,诡术的手掌按在那通天巨树的树干上,骤然间整棵树上的树叶与枝干都开始摇晃了起来,仿佛天穹都在颤抖。而后,诡术整个人如同一阵黑烟般飘了进去。

    忽然间,天上落下百十根树枝在卡洛儿面前:“你们北欧神族太小家子气了,一根破树枝当宝贝似的,这是我代替吾王给你的……哈哈哈哈不说了不说了,只问你阔气不阔气?”

    下一刻,卡洛儿便被退出了世界树的那一方天地,手中白色的印记朝着天池方向飞去,只剩下一地的世界树枝干熠熠发光,每一根都超越了永恒之枪的体积……

    然后,那白色的印记便在天池之上大放异彩,一时之间,一颗遮天蔽日的树木凭空出现,硬生生的落在天池之中,以天池水作为水份。

    而后,轰鸣声传出,似乎那世界树的根须正在透过山体深入整个世界!

    原本“光秃秃”的天池山顶,水域被彻底覆盖,竟豁然多了一颗巨树。

    那树叶与枝干摇曳着,要塞城下的所有人竟发现天空之中的裂痕竟在一点点的愈合,原本摇摇欲坠的世界也终于稳固!

    云倚与虎执从天空之中落在了世界树旁边,云倚仰头看着那遮天蔽日的树冠郁郁葱葱,她试探似的喊道:“二哥?”

    然而这山顶只有树叶被风吹动后摩擦的沙沙声,却无人应答。

    云倚有些失望,甚至还有些难过。

    傀儡师们如今死亡的死亡,背叛的背叛,只剩下她和虎执两个人了……

    可是忽然间云倚觉得有些不对劲,那头顶世界树的一根枝桠竟然弯曲下来,以树枝上的叶片轻轻抚摸云倚的头顶,就像是当年云倚还小的时候,诡术曾经轻轻拍她的头顶一样。

    云倚笑了起来,她知道诡术没死,只是换了一种形式守护在这山顶而已。

    ……

    此时老虎背要塞的战场之中所有人看到天空中的裂痕愈合后都松了口气,他们虽然不知道远处山顶上突然长出来的那颗树是怎么回事,但是笃定肯定和稳固世界有关。

    虽然不知道那是何人种下的树,但只要能不让这世界破碎就好。

    不然的话,一道天劫落下必然能将那裂痕扩大,到时候说不定大家一起给这个世界殉葬!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天劫!

    各大组织的成员们这时候才想起来,虽然世界稳固了,可还是会有天劫落下来啊!

    可是现在反应过来已经晚了,聂廷已经从天空中坠落到了各大组织正中心,他身边没人敢靠近,反而是所有人都在疯狂的向外逃跑!

    这种劈神藏境大佬的天劫,他们怎么可能扛得住啊!?

    各大组织的成员再也顾不上什么阵型了,各个组织混杂在一起,大家心里都有个统一的想法那就是逃出去!

    可是他们的人太多了,又太拥挤,这种情况下一窝蜂的逃窜,实力稍微低点的甚至会被其他人踩在脚下硬生生踩死。

    越是混乱,他们便逃的越慢。

    有人想要直接踩着其他人的头顶往外跑,可这事电影里做的容易,现实中却难入登天。那人刚刚跳起来踩在第一个人的头顶时,便被下面的人恼怒中给拉了下来。

    整个战场,竟成了一场灾难始起的逃难荒诞剧,丑态毕露!

    一场壮阔的战争浩劫便因为聂廷落在人群之中而开始瓦解,聂廷渡劫能重新晋升神藏境,他们渡劫只会是个死!

    聂廷冷笑:“现在才跑,是不是太晚了?!”

    豁然间,天穹之上一道紫色的雷霆蜿蜒向下,那雷霆曲折如刀,却震撼人心。

    紫色的雷霆从天穹深处迸发下来,就在此时,所有人都在往外面跑,只有吕树在逆着人群朝聂廷身边赶去……

    各大组织的人经过吕树身边的时候都以为他是疯了,然而吕树在经过他们的身边时可没有心慈手软,雀阴灰线不停的收割着他能触及到的生命。

    也正是吕树这个逆流而上的行为,让各大组织在这个方向逃散的速度更慢了一些!

    紫色雷霆直奔聂廷,聂廷一刀斩了上去,那雷鸣宛如碎裂般向四周炸裂。

    便在当场,以聂廷为圆心,直径三公里的面积内所有人全都感觉雷霆骤然燃烧着他们的血液,那雷霆的力量在地面上不停的滚动着!

    仅仅刹那间,便是无数各大组织觉醒者七窍流血死亡。

    青铜甲士们看着这一幕:“第九天罗提的这方法,还真是好用啊……”

    “你们看第九天罗,他也被这逸散的雷霆之力打中了,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众人视野中吕树的身体正在疯狂颤抖,与那些各大组织的成员不同,他当然能抗住这逸散的雷霆之力了!

    “你们觉不觉得,第九天罗虽然也被雷劈了,但好像挺高兴的样子?!”

    幽明羽听到这话后仔细看向吕树,然后眼睛便是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