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那雷霆逸散的能量太庞大了,吕树笃定如果不是各大组织在帮聂廷分散天劫的力量,以聂廷现在的状态肯定扛不住,毕竟是刚刚自断根基的人。

    然而问题来了,吕树现在很着急,分散雷霆力量的人太多了啊,他雷霆剑胎充电的速度慢了好多!

    于是就在别人都往外跑的时候,吕树竟然还在顶着那逸散的雷霆之力继续往聂廷身边靠近,雷霆之力不断向外蔓延,各大组织成员死伤超过了三分之一。

    大概从今日起,这世界上再也没有能和天罗地网抗衡的力量了,所有人就像故意凑到一起被聂廷一锅端掉似的,太惨了……

    青铜甲士们忽然激动起来:“第九天罗竟然还在往聂天罗身边靠近!”

    “我的天,又靠近了一些!”

    陈祖安幽幽说道:“我就知道他不是去帮聂校长的吧,这会儿聂校长身边哪还有人能威胁到他啊……”

    雷霆之力不断的落下,吕树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颤抖着挪到了聂廷身边二百米范围内,刚想着自己就在这里慢慢吸收雷霆之力充电就好了。

    结果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呢,聂廷忽然扶摇直上,他要换个各大组织更加密集的地方分散雷劫,因为他身边的已经该死的死,该伤的伤,但其他地方还有不少其他的组织呢。

    刹那间,聂廷已经落在了誓约与坦克的人群之中,誓约和坦克的人当时就不好了,这雷劫咋还会动呢!

    大佬,你坑三分之一的人就差不多了,不用一个也不放过吧,渡劫的时候不该是不要乱动吗?您这到处飞的我们真是扛不住啊!

    而吕树怔怔的站在原地差点就破口大骂了,好不容易挨到这里了,你竟然跑了?!

    自己这剑气胚胎还有两百多枚没有充电完成呢啊,你这就飞走了?自己伤势多重自己心里没点数吗,就好好的站在那里不行?!

    青铜甲士们在要塞之上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第九天罗又朝聂廷跑了过去……可是刚刚又要接近聂廷的时候,聂廷又换地方了……

    这天劫足足持续了十多分钟,结果吕树竟然只赶上了第一波,后面净追着聂廷跑了。

    吕树都特么怀疑聂廷是故意的!

    当天劫彻底散落后聂廷飞到了吕树身边诧异的看着吕树:“你怎么也下来了。”

    吕树:“……可能我觉得上面太闷了?下来散散心。”

    吕树发现聂廷的面色又苍白了几分,恐怕这也是聂廷的强弩之末了。

    只不过聂廷这一战所付出的都得到了收获,各大组织现在已经彻底散乱开来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战斗力了,当然,就算组织起来,他们的人也未必有天罗地网多了……

    而吕树,他看到后台的负面情绪值多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别说点亮第四颗星辰了,就算点亮第六颗都绰绰有余!

    吕树忽然有点疑惑,原来……负面情绪值这么好赚的吗,只要自己能杀足够多的人?

    杀几万修行者确实难,可杀平民的负面情绪值和觉醒者是一样的啊,死亡都是给1000点!

    吕树心中忽然警觉,自己怎么想到这里了,杀平民算什么事,在吕树看来力量与实力确实重要,但还没重要到可以让他把屠刀挥向手无寸铁的平民!

    这是一道选择题,一个是可以立马变强,另一个则是需要漫长的努力,但吕树选择后者,因为他还有自己的坚守。

    第一个选择很诱惑,似乎唾手可得,可那并不是吕树想要的东西。

    吕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似乎这世界从一开始便给了他两种可能性,然后放任他选择,而这两种可能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道路。

    不过吕树觉得自己升级也不算慢了啊,这不就点亮第六颗了?

    只是吕树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气海雪山那还没充电的两百多枚剑气……

    其实吕树可以再找卡洛儿,那永恒之枪上的雷霆也不弱,但问题是现在卡洛儿失忆了自己跑去忽然对人家说:“别说话,电我。”

    总感觉怪怪的……

    所以,现在天劫都散了,他该怎么把这两百多枚剑胎充电呢?

    此时聂廷面色平静的看着吕树,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谢谢,多亏你愿意拿出如此珍贵的果实来。”

    而吕树抬头看着聂廷沉吟了两秒以后又拿出两枚果实来:“是这样的,你要实在想感谢的话,你就再渡一次劫……”

    聂廷:“???”

    “来自聂廷的负面情绪值,+999!”

    只是吕树看着聂廷的面色实在不太好,赶紧哈哈大笑着止住了自己想要直接把剑胎充满电的想法:“哈哈,开个玩笑!别当真别当真!”

    聂廷明白了,合着吕树手里的这种果实……还多着呢!可聂廷搞不明白,这种神物是如何落到吕树手里的,还这么多?!

    可以提升资质的东西啊,如果数量足够,完全可以组成一支最精锐的天才部队来。

    忽然间聂廷皱起眉头看向西北放向的天空,吕树愣了一下:“怎么了?”

    “有人在破解刀阵,”聂廷紧皱眉头:“刀阵挡不住他!”

    吕树想了想问道:“刀阵之下到底是什么?”

    “刀阵之下……”聂廷说道:“是当年傀儡师等人出现的地方!”

    吕树看了一眼聂廷的脸色,此时聂廷已是强弩之末,而陈百里与圣徒大战之中又两败俱伤,他知道聂廷在担心什么,能够破解刀阵的人必然是A级之上的强者,不是弗朗西斯科、不是圣徒、不是主教,那么会是谁?

    吕树有预感可能也不是云倚和虎执,而是那个幕后曝光吕小鱼的执棋者!

    “你们不要去了,陈老爷子和你现在都不是他的对手,别刚刚重回神藏境就凉了,天罗地网还需要你,”吕树平静说道:“我去。”

    聂廷忽然想起来之前一个叫做马有金的作战小队队长复述过的吕树原话,于是心中一阵触动。

    这少年,终于真的成长为天罗了。

    只见吕树冲着天空之中远远躲开天劫的混沌吼道:“走了,杀人去!”

    混沌俯冲下来,经过吕树身边的时候它并没有停顿,而吕树一跃而起便抓住了混沌的犄角,一人一龙飞速朝刀阵峡谷飞去!

    ……

    公众号“会说话的肘星人”已经发了任小粟的近照,孩子他娘亲手给拍摄的,爆照求月票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