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但问题是……精神再怎么分裂也只能有一个身体啊,这可是五个身体!

    等等……吕树皱眉,他刚才杀人的那一刻,确实只收到了一个人的负面情绪值!而这个名字,一口气出现了五次!

    人在临死前会给1000点负面情绪值几乎是可以肯定的,也许这正象征着生死之外无大事一样,死亡便是最大的恐惧。

    然而在那一刻,这位叫做择梦的死亡者,他的同伴竟然一点负面情绪值都没提供吗?这并不合理!就算再冷酷无情,也不会见到同伴死了却一点负面情绪值都不给的!

    然后吕树再仔细观察对方提供负面情绪值的时间,其实是1000点先给,四个随后才到!

    人都死了,怎么还在1000之后再提供四次负面情绪值?

    这一瞬间吕树脑中闪过了无数种可能,然而他最愿意相信的可能却最不合常理:那就是这五人其实都是一个人!

    虽然对方有五个身体太过匪夷所思,但不知道为什么吕树觉得这才是最正确的推断,毕竟灵气复苏时代,一切皆有可能。

    排除一切错误的推断后,剩下的那个哪怕再不可能,也是真相。

    于是吕树就开始主观的感叹,这大概就是自己遇到过最强的精神分裂患者了吧?

    这要是别人问自己在刀阵峡谷这边杀了几个人,自己到底是回答五个,还是一个……

    当然,吕树很清楚自己现在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

    对方从一开始就知道吕树一定会来,而且是带着心中的疑惑而来,那是整件事情里慢慢浮出水面的疑团,吕树一定百思不得其解,而他择梦却知道答案,仿佛只等吕树问出来,他便会揭开一个惊天的秘密似的。

    就在此时,余下的四人中有人开口笑道:“你不想问我点什么吗?比如我为何知道吕小鱼的情况?比如我为何要把你引过来?”

    吕树:“不想。”

    “来自择梦的负面情绪值,+666!”

    “来自……”

    “来自……”

    “来自……”

    吕树眼睛一亮他发现这货简直是刷分神器啊,一刷就是四波负面情绪值,别人谁能给这么多?吕树期待的说道:“你还有没有什么问题想要问我?”

    择梦:“???”

    他现在明明扮演的角色是一个解答者,等待着对方的提问,然后说出一些秘辛神马的,结果他忽然发现彼此的角色竟然互换了似的,仿佛吕树要给他爆个大料啥的!

    神经病啊!

    择梦等待这一天太久了,他似乎从一年前便开始设想今天的这个画面,就如同他造梦时一样,连场景的细节都模拟出来了。

    结果他设计了391个剧情走向,却没有一个符合现在这种画风的……

    这让择梦很暴躁,他习惯了在梦中掌控一切,如今不仅连造梦的能力都没了,而且还无法掌控局面!

    可就是这一瞬间,他的暴躁与内心的混乱被吕树所察觉,雀阴灰线与尸狗、伏矢尽出,吕树所要做的就是雷霆暴起,杀人于一瞬!

    悬崖之上骤然卷起巨大的风浪,密集的雀阴灰线朝着四个黑衣人汹涌飞去,其余两柄飞剑就藏在这雀阴灰线里!

    但是忽然间吕树有些不安,他分明感觉那个四个择梦在笑!

    吕树身处的地面散发出巨大的红色光芒,地上仿佛有一张红色的织网早就隐藏在那里,吕树纵身跳起想要躲避这红色的网,可那网却如跗骨之蛆般如影随形!

    天上的混沌俯身扑来,吕树也临时撤回了雀阴与尸狗,想要强行绞碎这网。

    可混沌还没冲下来呢便见那大网骤然分裂开来,一张兜住了吕树,另一张兜住了混沌!

    只是让吕树有些诧异的是,这一瞬间雀阴与其余飞剑纷纷自主回到他的星图之内,仿佛不受吕树控制了一般。

    而那红色的网在他身上收紧之后竟消失无踪,仿佛消融在了他的身体里。

    吕树落在地面,却感觉自己站立不稳,骨骼生疼!

    以往这点高度对他来说算什么?落地的时候怎么会疼?

    择梦忽然笑道:“我失去了我的,你也失去了你的,可否公平?这段时间来我的境界在不停的下降,根本没有办法挽回,如今也该你领会一下这种痛苦了!”

    吕树尝试着握紧自己双拳,却发现这双手竟不再那么有力,他看向择梦:“你失去了什么?关我屁事!”

    “嘿嘿,不用尝试了,”择梦笑道:“在基金会里待了那么久,又执掌黑暗王国两年,在这贫瘠的地方唯一寻到的就是这么一件有用的东西,却太合我心意了。”

    吕树听了皱起眉头,他第一次知道对方竟然是基金会和黑暗王国的双重身份,基金会在灵气复苏之前就开始收集各种法器,而对方竟然还是黑暗王国的主宰。

    这两年里黑暗王国经手了太多的交易,说句不夸张的话,黑暗王国可能才是手中握有法器与神物最多的组织!

    混沌也被红色的网困住,连飞行都似乎不行了,只是混沌还在挣扎,而吕树发现自己竟是连挣扎的能力都没有,就仿佛他从来没有修行过一般。

    忽然间四个择梦同时跃至他的身边,想要将吕树牢牢控制在中间,只是毫无防备之下吕树忽然沉腰出手。

    那手中的透明的承影再次从一名黑衣人的腹中透体而过,择梦根本没想到已经成为普通人的吕树竟还有伤到他的能力!

    这一剑宛如蕴含着剑道的精气神,而承影的锋利天下无双!

    中剑的择梦缓缓坐倒在地上喘息着:“按原计划进行!”

    似乎,吕树这一剑是伤到了择梦的本体!

    余下两个黑衣人抓起吕树的手指便割开了一条伤口。

    择梦凌空摄取出了一滴吕树鲜血向那刀阵峡谷中飚射而去,而那鲜血在空中忽然消失,就像是进入了某个看不见的大门!

    轰的一声,刀阵峡谷之上一个方圆三米的星辰光芒屏障凭空出现,择梦松了口气笑道:“终于要结束了,等我回到那边,一切都可以重新得到。”

    ……

    下午太累了不知不觉睡着耽误了更新时间,12点左右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