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我低估你了,”择梦看了看自己腹中贯穿而出的承影:“竟然以普通人的实力境界伤到了我,不愧是特殊的血脉。”

    说着,择梦痛苦至极的将承影慢慢扯出了身体扔在地上:“刚才那一剑有点意思,若是没有准备好的手段,怕是真的要阴沟里翻船。”

    吕树平静的站在那里,即便被控制住了也没有半分慌张,血脉这个词汇,他曾经好像在哪听人对自己说过,但是忘记谁说的了。

    如今择梦提起血脉二字之后,竟仿佛知道自己的出身与来处。而对方等待着自己,似乎是因为自己的血液才能开启这扇门!

    不是说这门是傀儡师他们来地球的路吗,怎么跟自己还扯上关系了?!

    择梦看向吕树:“想知道吗?想知道就问我,我会告诉你的。”

    “伤口疼不疼?”吕树乐呵呵笑道。

    他身边一名黑衣人豁然一拳砸向吕树的肚子,吕树闷哼一声浑身的肌肉都因为剧烈的疼痛而抖动,他低头咬牙沉默不语,想要搜索自己身上还可以用的底牌。

    那红色织网是枷锁,并不是他的能力全都消失了,更像是被锁住了一样。

    吕树这时候才意识到,原来修行者们的力量在于灵力,而自己的力量来源于星辰之力,如果自己的星图被枷锁笼罩,那自己便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可……如何才算是真正的强大?这让吕树有种危机感,就仿佛绝地拼杀时自己没了武器一样,他向来引以为傲的身体素质此时都变的不可靠起来。

    如果他今天能够活下来,一定要真正的将身体强大起来。

    吕树能够感受到星图在愤怒,试图冲破红网的枷锁,可似乎如今的B级力量还是弱了一些。

    而他控制山河印与飞剑的等等能力都是依靠星辰之力,现在却完全不能用了。

    忽然间,混沌竟然强行挣开了那红色织网的枷锁,这让吕树意识到这红色织网其实并不算特别牢固,他也一样可以挣脱!

    虽然他现在的硬实力境界并不如混沌,但挣脱应该是早晚的事情!

    可是择梦看到混沌挣脱枷锁扑了过来便不再犹豫,他连续两拳杀死了剩余的两名黑衣人后,竟一跃而起向峡谷之上的星辰大门跳去,似乎根本不怕下面的万丈深渊一般!

    混沌腾身向着星辰大门冲来,但终究是要比择梦慢了一点,它刚才的距离太远了!

    混沌有点急了,眼瞅着这货要把吕树带去不知道那里……轰的一声,那星辰大门上的光芒骤然爆裂开来,择梦竟然被那大门给轰回了悬崖之上!

    择梦愣愣的看着大门:“怎么可能!为什么过不去!为什么!”

    而混沌看着择梦怒吼:“嘤嘤嘤!”

    你回来了,可吕树呢!那么大的一个吕树呢!

    此时此刻,择梦被那星辰大门给轰了回来,可吕树却钻进了大门里面!

    想进去的人没有进,不想进的人却进去了!

    云倚和虎执从天而降,云倚看着那扇正在闭合消失的星辰大门叹息道:“来晚了,一切都提前了,是我们办事不力。”

    虎执却是心大:“还行吧,你不是说王的路,要王自己走吗……”

    云倚翻了个好看的白眼,不知为何这女人竟连翻白眼都有种妩媚的味道……

    云倚看向择梦:“你恐怕没想到自己过不去那扇门了吧?”

    择梦看向云倚恶狠狠的问道:“你知道为什么?”

    “当初我们必须自降等级穿越这扇大门你也知道,那是老神王设下的禁止,他担心他拔走世界树后那边有人过来毁了这个世界,所以A级以上不可通过!而且你也知道我们当初是依靠新王的血液才开启的大门,所以你找不到机会杀他就处心积虑的想骗他来这里,”云倚平心静气的说道,似乎她也接受了虎执的话,王的路,王自己走,她相信吕树不会轻易的死在那边。

    择梦失心疯般笑道:“那我如今实力境界已经降到了B级,而我又开启了大门,为何我过不去!”

    “因为你不知道,那扇门只有王与傀儡师才能过,”云倚平静道:“而你如今已经不是傀儡师了。”

    择梦沉默良久:“老神王果然更信任你。”

    “为何背叛吾王?”云倚问道。

    “王?王座之上已经有人了,”择梦面色狰狞:“你们追随的又是哪个?”

    云倚凝视着择梦,丝毫不畏惧对方凶狠的眼神:“我们追随的是人,而不是那个王座,你可能一直都不明白,有些人生来便注定是王,无法更改。”

    他们的对话把混沌给听的一愣一愣的,它忽然发现云倚和虎执好像是一伙的,而且从一开始就知道吕树去了哪里。

    择梦冷笑道:“你们倒是实力全都要恢复了,却不知道我有多么煎熬!”

    “你太沉迷于梦境的力量了,活到现在恐怕连自己是谁都快要混淆,”云倚不屑道:“背叛了王,便要付出代价,总是有人忘却历史的前车之鉴。”

    “诡术不也一样背叛了王吗?为何他的能力没有被夺走?”择梦问道。

    “因为吾王在他心里始终是最崇敬的存在,他设下阴谋想要动手杀了吾王身边的那位,却也是为了王好,只不过太善做主张了,”云倚摇摇头说道:“而你不同,你是真的背叛了。”

    虎执开口说道:“我记得那年老神王刚把你领回来的时候你吵着要吃琉焰鸡,还是大哥飞了三百余里帮你买到的,你本该记得这些事情的,却被利欲熏了心眼。”

    择梦神情黯然了一下而后固执说道:“大哥之死与我无关,我没想杀其他人!”

    远处传来破空声,云倚与虎执回头便看到聂廷与陈百里朝这边飞来,云倚转头看向择梦:“今日便代吾王清理门户,不需要你留下遗言了,吾王一定不想听。”

    话音刚落,云倚身边的钢铁傀儡一拳轰向择梦,那实力境界已经降至B级的择梦毫无还手之力。

    一代傀儡师,竟落得如此下场。

    不知为何,云倚心中有着一丝悲凉。

    她望向星辰大门消失的位置凝视了两秒,而后与虎执纵身往西南飞去。

    “我们去哪?”虎执好奇道。

    “川州有一家火锅特别好吃,我带你去尝尝。”

    “然后呢?”

    “听说最近有个电影要上映了。”

    “再然后呢?”

    “等吾王回归。”

    ……

    从发书到现在都是日更六千字,只有任小粟出生前后少一点,最近也开始重新稳定下来了,我知道大家想看更多,我也努力写出来更多来回报,但我不接受我膨胀了这样的说法,体重膨胀了,但心态并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