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当吕树醒来的第一瞬间他就意识到当初傀儡师通过大门后为什么那么虚弱了,按理论上讲他们猜测过傀儡师是自我降级了,然后虚弱中还在那扇大门后的空间通道里颠了个七荤八素,例如吕树直接就晕过去了……说实话吕树非常佩服傀儡师竟然穿过这条通道还能战斗。

    当然,傀儡师那时候还有B级的水准,而吕树就只剩下普通人的身体素质。

    他睁眼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似乎是在一个小屋中躺在冰冷生硬的床上,他转头看了一眼,土坯墙角落靠着类似锄头一样的农作工具,还沾着泥土。

    身下的床铺用烧制的土砖垒砌起来,根本谈不上什么烧砖的工艺,就是简单的用模具给弄成长方形,然后烧一下而已……

    屋里没有别的家具了,除了床便只剩下一张桌面都坑坑洼洼的简单木桌,一个碗里放着啃了一半的紫黑色窝头,吕树甚至不确定那玩意是不是窝头。

    他有点疑惑,自己不该是进入了傀儡师他们的故土吗,在吕树想象中这里简直就应该是人人都很强,吃的东西都很洋气,听都没听说过。

    现在这碗里的东西他确实没见过,但它一点都不洋气啊。

    怎么看都像是自己莫名其妙来下乡支教了似的,那如果自己是来下乡支教的,傀儡师又是什么身份?这一睁开眼的画面简直太离奇了,搞得吕树都怀疑自己是否真的通过了那扇星辰大门。

    吕树强撑着像是要散架似的身体起身,他的鞋子就在床边放着,似乎这屋子的主人收留了昏迷的他然后就出去了,也不怕吕树偷东西神马的。

    说实话放眼整个屋子,还真没有吕树感兴趣的东西。

    家是必须要回的,对于吕树来说甭管外面的大千世界再好,他也更喜欢地球,更喜欢洛城。

    以前他听说过,强者都要破碎虚空去其他世界神马的,吕树觉得这不是有病吗,你都是你家那里最强的选手了,非要出去找更强的挨打干嘛……

    他可没什么武道追求一定要成为最牛逼的那个,吕树觉得只要自己有保护好小鱼的实力,就老老实实的呆在洛城挺好的。

    所以现在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找回家的方法,但他也知道这事急不来。

    就在此时一个中年汉子推门走了进来,肩上还挑着扁担,扁担上是两个木桶装着水。吕树有点疑惑,这中年汉子黑头发黄皮肤看着就跟地球人一样一样的,自己不会真是落在长白山里哪个山村了吧,难道自己压根就没有进那个星辰大门?

    吕树没有开口说话,因为他不确定这里用的到底是什么语言,万一说错漏了马脚就坏事了。

    所以他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闭嘴,慢慢的学习这里的语言,学会融入这个世界,再去寻找回家的方法!

    吕树闭着嘴巴等待对方说话,下一刻中年汉子见吕树醒来后便乐呵呵笑道:“哟,醒了啊,您看我这怪磕碜的您可别嫌弃,主要是遇到您的时候老邪乎了,我正在田里干活呢嘎一声您就躺在我身后了……您可不能讹我啊,我啥也没干!”

    吕树:“……”

    这口音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不是星辰大门背后的世界?!所以自己真的是落在长白山的哪个山村里了吧!??

    吕树调整了一下情绪问道:“这是哪?”

    既然语言相通就好说了,起码不怕露馅啊。

    虽然吕树自认为有强大的语言天赋,但问题是能少学一门外语,那就少学一门外语啊。

    就现在的情况来说,吕树会说国语、日语、英语还有嘤语……

    只不过吕树有点迷糊,这中年汉子怎么一直您啊您的叫着,听起来怪别扭的,不过他也没多说啥,多说多错。而且吕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对方这口音是掺杂的,很混乱。

    中年汉子听吕树开口后立马眉开眼笑的说道:“这里是田埂镇,我是田埂镇的一个农户,我叫张卫雨。您是从哪来的啊,是不是饿了?我给您杀只鸡去,您看咋样?”

    吕树挥挥手:“先不说吃的事,我现在记忆有点混乱,我问你点事啊,咱脚下这块土地……我是说这整个世界有没有个名称?”

    张卫雨愣了一下:“有啊!”

    “叫啥?”吕树眼睛一亮。

    “吕宙!”

    吕树:“???”

    这次轮到吕树愣了一下:“不是你等会儿,你这口音是不是有点问题……”

    宇宙?吕宙?

    张卫雨看了一眼吕树,似乎有点纳闷似的沾了口水在桌子上写“吕宙”,然后说道:“没错啊,吕宙,我口音没毛病。”

    神经病啊!!

    吕树倒吸一口冷气,自己果然通过了星辰大门,只是这世界的名字……让他有点难以接受。

    咋的,这是老吕家的世界啊?为啥叫吕宙?!?

    你这名字有点不对啊,宇宙之所以叫宇宙,那是因为宇和宙这俩字拆开来一个是空间的意思,一个是时间的意思,所以合在一起概指整个世界。

    您这吕宙该怎么解释?

    此时吕树才注意到,对方的打扮自己一开始没在意,短裤短褂。这倒没什么,关键是对方还穿着草鞋,而且裤腰带也只是草茎拧成的绳子。

    吕树看着面前的张卫雨,他现在是普通人了所以压根没法感知对方是个什么实力,只是对方说话间总是给吕树一种精明劲儿,对方现在这么客气,仿佛是把吕树当成了什么身份似的大献殷勤。

    而张卫雨忽然疑惑的看着吕树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你个瘪犊子玩意给我从炕上下来,装什么贵族老爷的口音!还给我装失忆!这桥段镇上说书的讲的多了!”

    吕树心说这都哪跟哪啊,自己装什么了?然而他现在最好的事情就是将错就错,别管是什么贵族老爷也好,农户也好,先成为这个世界的人再说啊。

    这次吕树真的是很小心,因为他知道这个世界肯定没有地球安宁,看看傀儡师就知道了。

    吕树老老实实的从土炕上下来:“不好意思啊,我是真的记忆有点混乱,所以想先弄清楚情况。”

    只见张卫雨眼珠子转了转:“你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惹了主家出来逃难的奴隶……没关系没关系,你是谁不重要,你愿意找口饭吃不?”

    ……

    还有一更,12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