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在来这里的第一瞬间当吕树看到桌子上看起来就有点难以下咽的食物时,似乎就有点明白为啥云倚那么喜欢到处吃东西了,一个地方似乎没事会跟着文明进展程度而变的越来越精致,这是大概率的论点。

    当然,吕树相信以傀儡师在这个世界的身份地位一定能吃到最好吃的食物,但有没有地球上的东西好吃就不太清楚了。

    看云倚天天找美食的样子……大概是没有。

    吕树也不管面前这些农作物是什么,张卫雨让他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基本也就是一些锄草的杂活。

    只不过吕树现在的身体太弱了,没种过地的人都很难想象种地有多累,这可比在健身房练一两个小时的强度更大,因为在健身房里是一组一组的锻炼不同部位的肌肉,还有休息的时间。

    但种地就不一样了,用的肌肉群也就那几个地方。

    张卫雨鄙视的看了吕树一眼:“你们这种印记在屁股上的奴隶果然干活不行,天天养尊处优的没干过农活吧?”

    吕树沉默了半晌总觉得这货在骂人似的,自己这种奴隶?你特么给我说清楚,自己是哪种?

    这是吃了初来乍到的亏啊……

    干活到一半的时候张卫雨磨磨唧唧的从上身短褂里掏出来一个黑乎乎的窝头准备递给吕树,结果一看吕树干活的进度,愣是掰了一半走。

    吕树无语了半天,这都是自己当年太抠门的报应吗?

    这特么真是天道有轮回,苍天绕过谁……

    不过吕树也没矫情,干多少活吃多少东西,他接过来咬下了一口差点咯到牙,张卫雨乐呵呵的看着吕树笑道:“咋样,你们没吃过这种东西吧,吃不下就还给我,别浪费了。”

    结果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呢只见吕树便已经硬生生把那半个黑乎乎的窝头嚼巴嚼巴咽了下去,张卫雨可能不太清楚吕树曾经经历过什么样的生活。

    吕树吃完咧嘴笑道:“还行。”

    张卫雨看了吕树一眼不再说话,继续干活,一边锄地一边说道:“不是我故意给你吃这东西,这世道有时候人命还抵不上这一个窝头,税负这么重,能活下来就很不错了。”

    吕树好奇道:“税负这么重,把人都快逼上绝路了难道没有人管管吗?”

    张卫雨不屑道:“看你年纪不大所以你可能都不知道,十多年前可不是这样的,那时候老神王还在的时候他们哪个敢这样?如今多年战乱,还有人种地就不错了。那些天帝们只管相互倾轧,哪管下面人的死活?”

    “等等?”吕树愣了一下,他梳理了一下自己的语言尽量显的正常一点:“我确实没经历过老神王的时候,老神王不在了吗?还有天帝们怎么回事,我们那边不怎么讨论这些事情……”

    张卫雨嗤笑了一下:“那些奴隶主天天纸醉金迷怎么可能关心这些事情,那是贵族老爷们考虑的事情,他们在贵族老爷的托庇下生存就行了,搞不好哪天就被割了韭菜,如今咱们这边的天帝文在否和西方的端木皇启掀了桌子,说不定哪天就又要打仗了,到时候你要不想打仗就跟着我……你怎么了?”

    吕树愣在当场,当他听到天帝这样的词汇便觉得有些不对劲,然后当他听到文在否和端木皇启的名字时便震惊了,因为他真的听过这个名字。

    遥记得之前他与黑暗宝珠里那位明月晔互坑的时候,明月晔死活不说自己的名字和身份,结果报了一大串!

    北方天帝,青空!

    南方天帝,文在否!

    西方天帝,端木皇启!

    东方天帝,御扶摇!

    当时,吕树听到这么中二的“天帝”都没放在心上,但是这些有特色的名字都被他记住了。

    在张卫雨开口前一秒,吕树只觉得明月晔说的煞有介事,可他只信了一成,毕竟那个明月晔的画风不太正经一看就不老实。

    但是现在,吕树赫然发现明月晔虽然没说自己的身份,但却说了一些信息。

    如今吕树非常着急,他忽然意识到明月晔原来是这个世界里面的人,他想要去问问明月晔有没有什么办法离开,再不济问问对方这世界是个什么情况,毕竟也是老交情了。

    当初吕树产生孤独感的时候还找明月晔喝了几次酒来着,因为他有太多没法告诉别人的事情,憋在心里成了疾病。

    他虽然还有保留,但他跟明月晔后来聊的还算不错。

    吕树相信,这时候自己要是问对方一些不重要的信息,对方并不会全都保密。

    然而这时候吕树又蛋疼了,他没法打开山河印,于是山河印里的黑暗宝珠也拿不出来!这特么!

    现在吕树大概从张卫雨的话里明白了一点这世界的情况,所谓的老神王当年分封天下,由四大天帝为他开疆拓土,渐渐形成了当今的奴隶制社会。

    这奴隶制社会因为压榨而形成,一开始还算可以,大家都还活得下去,但不知为何老神王消失,新神王又不太关心下面的事情,最终导致税赋一加再加,天帝之间连年征战又导致民不聊生,搞的大家都快活不下去了。

    但吕树并不关心这里的人到底能不能活下去,他只关心自己怎么回去!

    吕树看向张卫雨问道:“修行……”

    刚说修行俩字便见张卫雨乐呵呵笑道:“怎么,你还想修行?那你跑出来干嘛,修行功法都掌握在那些贵族老爷手里,你得爬到他们身边才能获得修行功法,没有印记谁给你功法?而且就算当了一些小奴隶主的奴隶,说不定功法也只能修行到五品。”

    吕树心想原来如此,这就是阶级控制上升渠道的方法,这说到底是个实力至上的世界,把控了实力的上升通道,就稳固了阶级。

    而一二三四五六品,分别对应ABCDEF级。也就是说有些小奴隶主手里的功法,修行到E级就顶天了。

    张卫雨不清楚,他正在嘲笑的吕树在来到这个世界前便已经一品之下无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