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乡间的小路,土坯的墙头与简单的木栅栏,在栅栏之外是佩刀的奴隶骑在高大的马匹上,奴隶头上的辫子随意束着像是很久都没打理过了,身上还穿着袍子与靴子。

    吕树看着这一幕就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古代似的,说实话吕树有时候都感觉自己像是穿越了时间,而不是空间。

    如果是在昨晚之前,吕树可能会拒绝雨家给自己的礼物,毕竟他从务实的角度来说一定需要雨家的庇护。

    他才没有那么多的讲究,而且也不会当谁的奴隶,聂廷想让他当第九天罗呢他都不愿意,更何况是奴隶?

    但现在不一样了,他完全有把握在一个月内达到四品的实力,也就是地球的E级。时间越长,他就越有把握恢复更高的实力境界。

    而这些镇上的奴隶主们,按照张卫雨的说法,最大的奴隶主也不过才四品而已,四品之上的三品、二品,那得是贵族老爷们才能掌握的功法。

    可是吕树与这些奴隶主甚至是大贵族们不同的一点在于,他手中握着完整的上升渠道,贵族们只能达到二品B级,可他却能扶摇直上,功法的阶层上限决定了吕树的底气。

    他也不是个初出茅庐的小菜鸟了,眼界都比这些所谓的奴隶主和贵族高很多。所以,庇护什么的吕树现在并不是很需要,他需要吃的东西……

    那些过来送礼物的奴隶们骑在马上面面相觑,大家没想过这货会收下东西啊,家主不是说他很硬气很有骨气吗……

    然而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呢,吕树已经开始指挥了:“来来来,都放屋里去,食物别沾上地面的泥土了。”

    奴隶们哦了一声开始卸东西,张卫雨小声警告道:“你这样会失去雨家庇护的,长得好看的人在这世道可并不安全。如今田埂镇上三个大奴隶主,雨家也不是最强的那一个,另外两家残暴的很,没了雨家庇护你,说抓你回去就抓你回去了。而且田埂镇上那位实际掌控这里的贵族老爷可不会跟你商量什么,他就是这田埂镇上的天!”

    吕树心中暗自点头,看来这田埂镇上的主要势力便是一名贵族和三名大奴隶主,而这田埂镇是这位贵族老爷的封地,对方便是这里的实际掌控者。

    而且吕树心说自己真不算是“好看”这种级别的选手啊,倒是卡洛儿说过他好看,说的时候还非得加个“不是最好看的那种”前缀……

    不过吕树忽然意识到,这吕宙世界里的人似乎因为长长干活之类的原因显的有些黝黑,而自己……皮肤白净。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白遮百丑吗?吕树若有所思……他忽然对这个世界不那么排斥了……

    张卫雨忽然发现,吕树似乎根本就没把他的话给放心上啊。

    奴隶们把礼物放好之后似乎还有点嫌弃张卫雨家里的磕碜模样,为首之人大摇大摆的从屋里走出来:“那我们便回去复命了。”

    刚说完,他就看到身后屋里的吕树已经开始坐在炕上拆礼物盒子了,那盒子是硬纸折的,外面还附了一张四四方方的红纸,看着挺喜庆的……

    奴隶们无语了半天,又大声说了一遍:“那我们便回去复命了!”

    “去吧去吧,”吕树挥了挥手,他打开盒子一看,竟然是满满的一盒点心,简直喜出望外啊!

    张卫雨等奴隶们走了之后看着吕树狼吞虎咽的样子,自己也咽了口口水。

    吕树把另一个还没拆封的点心盒子推给张卫雨:“给,你也吃。”

    张卫雨摇摇头:“你既然想修行,那就要有个好身体,都留着自己吃吧,我吃这玩意也没啥用,”结果说到这里的时候张卫雨画风一转:“不过我劝你省着点吃,毕竟今天雨家那姑娘发现你跟想象中的有点不一样,以后可就没有这种好事情了。”

    吕树乐呵呵的往嘴里塞点心,这个张卫雨是个鬼精明的选手,心肠不坏,却嘴上不饶人。

    只是吕树并不在意,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继续以剑合道。

    不仅如此,吕树甚至还有点希望星图与气海雪山外的枷锁解开的慢一些,毕竟现在他好不容易可以引灵力入体,锻造自己的体魄。

    万一星图提前解锁,而体内的灵力还没形成与星图抗衡的力量,那么搞不好自己练体的过程就这么戛然而止了。

    吕树自己也很纠结,然而现在枷锁既然开不了,就只能先这么安慰着自己了……

    张卫雨看吕树吃的太香有点忍不住了,他扛起锄头吼道:“吃差不多就行了,跟我去种地!”

    “不去,”吕树拒绝道:“等我把这些点心都吃完再去。”

    张卫雨愣了一下冷笑起来:“你当这能是什么长久的事情吗?今天对方知道你是个什么人以后便不会再给你送东西来了,不种地你吃什么?”

    吕树摇摇头:“吃完就去种。”

    他并不是懒,而是如今他正急需以剑合道恢复实力的时候,时间便是他最宝贵的资源,在这个危险的世界里,吕树决不允许自己浪费时间。

    吕树今天早上的时候就计算过时间,只需要再给他两天时间,他便能跨入六品的门槛,但这两天是以一整夜计算的,如果他连白天也可以修行,那么明日清晨就能达到六品!

    这田埂镇上,大部分奴隶都没有六品的实力。

    张卫雨看着吕树冷笑了半天,他似乎已经将吕树当成了一个好吃懒做的选手:“我看你是不死心,人之一生为奋斗而已,就你这韧劲还想修行?做梦罢了。”

    等张卫雨离开后吕树便在院子里练剑,全神贯注。

    那周遭的灵力全都为之所动,吕树感受着自己身体肌肉在不断的变强,骨骼越发的坚硬,而内脏的运转则更加强壮。

    表面看不出、听不出什么来,可血液滚涌之声在身体之内如擂鼓般宏亮。

    张卫雨扛着锄头回家的时候忽然看到院子里干燥泥土上的脚印,个别脚印入土半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