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看着那些奴隶策马而去吕树看向张卫雨感叹道:“应该又可以吃好几天了啊。”

    张卫雨觉得自打这少年出现以后,自己的生活就像是进入了说书人的世界,非常光怪陆离。这次不光是送来了点心,竟然还送了一只猪后腿。

    而且对方竟然邀请这少年去府上做客?这也太稀奇了吧!

    邀请去府上做客也就算了,被吕树拒绝后竟然提前就说了,看在吕树好看的份上不计较!

    张卫雨震惊的看向吕树:“我以为大家这种有骨气的人都是凭本事吃饭的,结果你竟然靠脸!”

    吕树乐呵呵谦虚笑道:“没办法,老天爷赏饭吃。”

    “来自张卫雨的负面情绪值,+481!”

    吕树就这样按部就班的耐心以剑合道,有一点好的就是忽然不用种地了,每天都有人变着花样送来吃的,张卫雨也纳闷了,这不会是那些说书人嘴里提过的“富贵人家小姐不嫌清贫爱上穷小子”的故事吧。

    那些说书的把这种跨越阶级的爱情说的天花乱坠,仿佛不这样就不是爱情一般。

    再看那雨家家主一副书读多了把脑子读坏的样子,搞不好还真信了啊!

    吕树第一天把点心推给张卫雨,张卫雨没吃。

    吕树第二天把点心推给张卫雨,张卫雨没吃。

    第三天吕树炒了盘猪肉,张卫雨吃的满嘴流油。

    为了炒这猪肉吕树也是很为难,这破地方除了盐就没什么别的调料了。

    一般人家是逢年过节才杀一头猪,整块肉卖给奴隶主和贵族,自己用点零碎肥肉熬出一点油来,那油平时做饭都不舍得放的,实在嘴馋了才掺一点。

    张卫雨一边嚼着炒肉一边兴高采烈的说道:“我跟你讲,这猪肉还不算好吃,我以前吃过一次王城的琉焰鸡,那才真叫美味!”

    吕树瞥了张卫雨一眼:“你还去过王城?”

    张卫雨没说话,继续吃肉。

    所谓王城便在四方天帝的封地中心,那四方封地被整整齐齐的划分开来,就像是一个田字似的。

    可那只是一开始的划分,如今连年征战,边界早就分不清楚了。

    吕树和张卫雨所在的田埂镇隶属南方天帝文在否统辖,不过向西三十多公里,便是西方天帝端木皇启的地盘了。

    吕树心想难怪张卫雨说如果打起仗来跟着他跑,原来这里便是边陲,如果打起来了第一个遭殃的就是田埂镇。

    “王城是什么样子的?”吕树问道。

    张卫雨抹了抹嘴:“跟王城相比,田埂镇算个屁啊,那里的房子鳞次栉比,大奴隶主们在那边都不敢大声说话,你往街上泼一盆水,搞不好就泼到仨贵族老爷。那里地面上都铺着青石砖,奴隶的孩童们可以在街上玩耍,还有人教他们唱儿歌。大户人家的门楣广阔又威严,一边挂着一个红灯笼,还有奴隶看家护院。”

    “那时候过节日的时候整个街上都是人,奴隶里的大老爷们全都去街上了,为啥?因为只有那时候才能看到那些贵族老爷们的女眷长什么模样,嘿嘿,”张卫雨猥琐的笑道:“我以前都以为贵族老爷们的女眷应该都貌比天仙才对,结果看了之后几乎怀疑人生,怎么会那么丑?”

    吕树想了想说道:“怕是因为联姻,自己没得选吧?”

    张卫雨竖起大拇指:“没想到你这种奴隶还挺有见识的,能想到这一点!”

    “滚滚滚,”吕树没好气的说道。

    现在张卫雨跟着吕树蹭吃蹭喝也不再说那么多难听话了,吕树跟对方交谈也有点像是朋友似的。

    张卫雨忽然说道:“我明天得出去一趟,走一下亲戚,你帮我照看一下地里的庄稼。”

    “不去,”吕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你那庄稼有没有人照看都一个样,一天而已,杂草还能长成一人多高?”

    张卫雨嘁了一声:“别看现在雨家好吃好喝的给你送着,等人家腻了你还不是得靠我这庄稼养活?”

    “你就是说的天花乱坠我也不去,”吕树无情拒绝。

    来这里都快半个月了,眼瞅着吕树以剑合道的实力境界马上就要进入第五品,等到了第四品D级,他完全能在这田埂镇横着走。

    这田埂镇的最高境界是个三品C级的贵族老爷,可吕树搞明白了,这种镇上的小贵族即便有品级也没有眼界和技巧,自己即便只是到了四品,也完全有信心弄死三品。

    只不过吕树忽然觉得这个张卫雨此次出去并不是串亲戚那么简单,这货身上有太多的谜团,就好比一个平民竟然去过万里之外的王城?怎么去?怎么回?这里又特么没有飞机高铁!

    张卫雨并没有避着自己,却不愿细说。

    不过这些都不关他吕树的事情,他只是这吕宙世界的过客,找到归途后终究要离开的。

    然而就在此时,川州一家火锅店里虎执擦了一把油花花的嘴说道:“这毛肚真是一绝,就在沸水中那么简单的一过,沾上油碟、醋、蒜泥,竟然如此好吃,即便王城的琉焰鸡也比不上啊。”

    “来了这边后我就知道老神王为什么老喜欢过来了,”云倚感叹道:“论美食,天壤之别啊。”

    “我觉得可能是调料的问题,咱们那边用调料的手法太不讲究了……”虎执感叹道:“但你真的一点都不担心他在那边出事吗,万一他以后知道咱们就在这里吃吃喝喝,会不会生气啊?”

    云倚思忖了半天:“老神王还有许多暗棋在那边,若利用的合理自然可保他无事,咱们两个现在已经重回一品,想通过那星辰之门还得重新降下等级,那星辰之门是老神王给自己留下过来吃东西的路,他倒是可以随意进出,咱们不行啊。若不是大哥告知,咱们可能连那门在哪都不知道……如今老神王留给我们的果实已经用完了,若再强行跌下二品,可就回不去了!”

    虎执挠了挠头:“那咋办,我有点良心不安啊。”

    云倚想了半天:“要不我们把大门在哪里告诉小鱼?她的血也可开门……”

    “好主意,”虎执眼睛一亮:“她如今还没到一品却已经拥有匹敌一品的战力,过去刚刚好!”

    “腰花熟了,小心里面夹的花椒。”

    “服务员,再来盘毛肚!”

    ……

    高考之前我没有加油,也没有祝福,因为我认为那是自己的事情,人生的路也只能自己走。

    如今只有一句话送给大家高考是个分水岭,所谓的分水岭就是,诸位自高考之后的当天起,往后,能够靠努力就得到回报的事情便越来越少了,请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