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现在看到这一墙的诗集文集就脑子眼疼,人家真是一点活路都没留给自己,说句不好听的,自己会背的诗还没人家一本诗集多。

    这特么是作弊啊!

    而此时雨蝶浑然不知吕树的内心波动,她看向吕树说道:“你最喜欢老神王的哪首诗?”

    “呵呵,”吕树皮笑肉不笑,说出来姑娘你可能不信,我要早点来,这诗集名字可能就是吕诗大全了……

    此时吕树还在思索,傀儡师口中的王可能真是这位老神王,因为时间是对的上的!

    新神王在18年前上位,而傀儡师们则是18年前到的地球,这巧合的时间要说没关系吕树半点都不信。

    那么现在看来吕树没有贸然说自己认识傀儡师就是正确的了,因为如果傀儡师与新王关系融洽的话也就不用逃到地球了。

    可话说新王已经登基,那傀儡师们所说“等待吾王归来”是什么意思?王会从地球归来?

    吕树倒吸一口冷气,他现在都想赶紧回去提醒聂廷,小心这个所谓的王,对方可能现在就在地球!

    “要不,”雨蝶声音稍微低了一些:“你今晚住在府上,我们讨论分析一下这些诗词?”

    吕树心中冷笑,他在地球上为了高考都已经做了那么多年诗词赏析题了,来到这里还要让他做题?妄想!

    “告辞,”吕树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来自雨蝶的负面情绪值,+299!”

    身后的雨蝶并没强行留下他,而是在他身后说道:“最近边陲不太平,如果战争真的来了,你和张卫雨可来我这里寻找庇护。”

    吕树脚步未停,心里却在思忖,之前张卫雨就提过说文在否与西方天帝端木皇启掀了桌子,搞不好要打仗。

    再看今天雨蝶的表现,大奴隶主们应该是已经接到了上面的知会开始备战了!

    行走在小镇上的时候吕树都能感觉到街边商铺里有奴隶在对他指指点点,仿佛整个田埂镇都知道他是被雨家家主看重的小白脸似的。

    吕树也不在意,他睥睨着那些奴隶,以后你们就会知道,什么叫做颜值就是正义……

    说实话吕树自己也没想过自己竟然有一天可以靠颜值吃饭……

    出了小镇,吕树沿着乡间的土路朝家里走去,他对这世界越来越好奇了。

    如此神奇的一位神王说陨落就陨落,可既然傀儡师能逃出去,那就说明这方吕宙世界里留的还有后手。

    吕树觉得自己如果晚点回到地球,说不定还能看到傀儡师带着归来的神王上演复仇的戏码?

    他现在对傀儡师的观感并不算坏,甚至真要做朋友的话他内心也并不抗拒,不过那个新王可够幸福的,有那么忠心耿耿的手下。

    此时吕树越发觉得那位傀儡师护着的神王应该还在地球,毕竟那位神王要在吕宙世界的话,傀儡师应该在这里守护啊,而不是在地球上呆着。

    回去练剑吧,吕树心想这都不关自己啥事,还是实力境界最重要。

    吕树如今对于剑意的掌控越发圆熟,之前还会不小心折断柴禾,现在就已经不会了。

    只是让吕树有点头疼的是,打不开山河印,他连个趁手的武器都没有。

    天幕渐渐黑了下来,张卫雨说过天黑之前会赶回来,但是始终不见人影。

    吕树也不着急,结果他正练剑呢张卫雨踉踉跄跄的从土路上走了过来,吕树一看他这幅模样还以为他被人打了,走到近前才发现张卫雨是喝了酒。

    吕树打算扶一下张卫雨,结果却被张卫雨挡开了,只见张卫雨醉气熏熏的说道:“我张卫雨无需人扶……”

    还没说完呢张卫雨便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吕树默默的看着张卫雨在地上挣扎了半晌都没起来,然后张卫雨转头看向吕树:“……麻烦扶我一下……”

    吕树乐呵呵的把这货给架到炕上,而他自己坐在桌子上笑道:“不能喝就别喝。”

    “你懂什么,我以前可是千斤不醉!”张卫雨怒了一下,然后又躺在炕上陷入了自己的胡言乱语之中。

    吕树默默的看着,总觉得这货心里应该有很多苦吧。

    想到对方生活艰难到要靠啃树根才能生存,想到整个镇上的奴隶都在嘲笑他,想到有奴隶故意破坏他的田地,可对方还在为了不值钱的骨气而坚守。

    吕树叹息了一声,可是自己又凭什么说人家的骨气不值钱呢,自己还不是一样倔强。

    “图什么呢,”吕树问道,像是问张卫雨,又像是问自己。

    “我在等,”张卫雨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手舞足蹈的嘿嘿笑了起来:“可是已经快要等不下去了。”

    吕树愣了一下却没有说话,他总觉得这张卫雨话里藏着秘密。

    却听张卫雨说道:“当年是何等的风光,然而今日我去寻一老友,他竟然已经自缢在家中,我推开他家门,桌子上还放着啃了一半的树根,我不怪他,我谁也不怪。”

    吕树有点惊愕,他今天在张卫雨离开的时候还专门让张卫雨串亲戚之前带了盒点心,这样带礼物上门会很有面子嘛。

    当时张卫雨千恩万谢的,好像吕树做了一件大好事似的,说他张卫雨欠吕树一个人情,他一定会记住的。

    吕树当时心想,一盒点心而已,不至于吧。

    却没想到张卫雨是要将点心带给老友,就像是有好吃的要跟好友分享一样。可那位老友还没吃到点心便已经熬不下去离开了,吕树心想那位老友可能是和张卫雨一样不愿意卖身为奴的人,到死都没有折了自己的骨气。

    吕树默然半晌忽然说道:“你们在等什么?”

    张卫雨喝的烂醉,听到吕树的话后却哈哈大笑起来:“王座之下……”

    却在此时张卫雨忽然机警的坐了起来,双眼危险的眯缝着看向吕树,整个人都瞬间清醒了:“你问这个做什么?”

    然而就在此时吕树忽然暴起,他拉住张卫雨的胳膊便将张卫雨从炕上扯到了地面。

    嗡的一声,一支黑色的羽箭竟冲破土坯墙扎在了炕上,那黑色的箭羽还在不停颤动!

    张卫雨大惊失色:“端木皇启的黑羽军来了!”

    ……

    求个月票,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