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知道这里可能要迎来战争,但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他看着那颤动的羽箭试图分析对方的实力,土坯墙虽然脆弱,但也不是谁都能一箭射穿的。而且那黑色羽箭射穿之后仍然可以死死的钉在土炕上余力未消。

    然而还没等吕树分析完呢便听张卫雨忽然说道:“黑羽军四品高手,箭从西北来,他们应该是第一批斥候小队,从山涧那边渡过来的!一般情况下黑羽军斥候小队会有一名四品,四名五品,都是军中的精锐!”

    吕树愣了一下看向张卫雨,早就觉得这货不是普通人,虽然人是处于半废状态了,可只是这一箭便能道出那么多名堂来,明显心里早就有数了!

    还没等吕树说话呢便看到张卫雨手脚并用的匍匐在地上朝门口挪去:“赶紧走,他们还在三十丈以外没有贸然靠近,出门的时候一定要加速,可能会有人守在暗处等我们出去,这一箭也许并不是为了杀人,而是想逼我们仓皇逃窜!”

    “既然有人守在外面我们还出去?”吕树问道。

    “现在不出去,等黑羽军来了就真的出不去了,九死一生的事情,那也还有一线生机!”张卫雨急促说道。

    这时吕树忽然发现这张卫雨在这乱境中始终保持着冷静,这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下一刻张卫雨转头对吕树说道:“你先出去吧,我断后!”

    吕树脸黑了:“唬我玩呢吧,谁先出去谁就挨第一箭,对方守在暗处的人不会多,说不定就那一箭,你想等我挨箭之后趁着对方重新搭弓的时候自己跑掉是不是?都特么困在屋子里了断个屁的后啊。”

    张卫雨惊讶道:“你还挺聪明的嘛。”

    结果这时张卫雨趁着说话的间歇拱了门口的吕树一下,想要把吕树给拱出门外吸引仇恨,然而……没拱动……

    “呵呵,”吕树冷笑。

    就在这一瞬间,吕树忽然又听到外面的破风声,嗡的一声,他们后面的土坯墙壁上竟再次破开了一个大洞。

    接连破风声响起,一共四只黑色的羽箭穿墙而过,好在吕树反应的及时匆忙躲开了。

    “黑羽军斥候小队里有人能贴地听声辩位,别站在一处不动!”张卫雨警告道。

    只是下一刻张卫雨便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他眼中的吕树忽然猫腰弓身,那一刻少年矫健的身形拉如弯弓满月一般蓄满了力量,然后一个箭步便蹿了出去!

    刹那间,一枚黑色的羽箭便落在了吕树的身后地上,黑羽军那名守在暗处的斥候竟然一箭射空了!

    张卫雨发誓,他这一辈子也很少见到有人能像吕树刚才那样将自己身上的每一分力量都利用到了极致,对方守在门口的斥候是五品。

    张卫雨此前没看出吕树竟然真的在修行,可就刚才那一瞬间的爆发,张卫雨能判断出来吕树绝对不到五品。

    就是在这种实力悬殊的博弈中,吕树竟让对方蓄势已久的一箭落空了!

    他有些疑惑,对于身体力量的利用一定是达到某个层次之后,进行更精致的探索。

    一个普通人能完全掌握自己的力量吗?没可能的,这不是低阶修士所能掌握的东西。

    可吕树偏偏就是个低阶修士啊!

    不过张卫雨来不及想那么多了,在那黑色羽箭射空的一瞬间张卫雨也蹿了出去,对方此时正在重新拔箭搭弓,现在要不出去,那张卫雨就真的没机会出去了!

    吕树并没有往土路上跑,而是一头钻进了路旁的田地之中,那几乎半人多高的庄稼在夜色中正好是隐藏行迹的庇护,张卫雨的选择也与他一样。

    身穿黑色皮甲的黑羽军斥候小队五人无声的集结在田地外围,没人说话,每个人神情肃穆。

    他们没想到会自己失手,明明对方在他们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他们却失手了!

    五人将弓箭背负在身上,同一时间抽出了自己腰间的朴刀朝田间追赶过去,夜色中一阵风抚过,充满了杀意。

    这两个奴隶必须死在这里,不然就要坏了黑羽军的大计!

    他们以为吕树和张卫雨是奴隶,这也可以理解,这世道平民真的不多了。

    张卫雨弯着腰在庄稼地里飞快的狂奔,他现在哭的心都有了,其实大家都懂一个道理,身后有野兽追赶的时候你不用跑的比野兽快,只需要跑的比同伴快就好了……而吕树,跑的是真特么快啊……

    不过说实话张卫雨并不怪吕树,这种危难来时谁也不会为了一个刚刚认识不到一个月的人奉献出自己的生命啊,如果吕树真那么做了,张卫雨反倒会骂吕树是个傻子。

    张卫雨知道自己终究还是跑不掉的,他只是个普通人,身后却是四品与五品的修行者,这一刻张卫雨心中忽然还有种释然,似乎像是要解脱一般。

    身后那五名黑羽军斥候越来越近,五个人以每每相隔二十多米的距离进行快速的搜索。

    相比张卫雨和吕树还需要猫腰逃命不同,他们狂奔起来的速度就太快了。

    然而就在此时,张卫雨弯腰狂奔的时候忽然愣住了,他发现自己刚才好像经过了一个蛰伏在地上的黑影!

    等等,张卫雨惊愕了一瞬间,那不是刚才已经跑到没影的吕树吗,对方怎么会蛰伏在那里?

    黑羽军正在飞速接近,张卫雨慢慢张大了嘴巴,他赫然看到当一名黑羽军在即将到达吕树身前的一刹那,吕树竟手持着一根树枝,然后以一种极为诡异的姿势将树枝如剑一般斜刺而上,仿佛要刺破苍穹!

    少年在月光下的身形充满了爆炸的力量美感,似乎每一分力气都用到了极致,宛如雷霆!

    那看似脆弱而柔软的树枝恰恰好从黑羽军斥候的皮甲缝隙中穿过,张卫雨感觉吕树的手腕像是微微颤动了一下,而后那颤动的力量便传递到了树枝的尽头。

    月光,鲜血,少年以树枝杀人!

    美如画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