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张卫雨蹲在地上喘息着,他刚才逃命的时候消耗了太多的体力,还好最近伙食不错,不然估计跑都跑不动。

    吕树看向张卫雨:“你并不是普通的平民。”

    张卫雨笑了:“你也不是普通的奴隶。”

    吕树脸黑了半晌,他怎么总觉得对方还是在骂人……

    “现在怎么办?”吕树看向张卫雨:“黑羽军斥候到了,他们后续的军队还有多久?”

    “一般情况下黑羽军的斥候与主力先锋会有15公里左右的距离,但是黑羽军斥候一般是不会主动出手杀人的,除非军队就在身后,他们要抓当地人了解情况!”张卫雨分析道:“我们现在要赶紧跑,不过这先锋部队人数并不会太多,田埂镇也并不是特别的重要的战略位置,走,看在你救我一命的份上,你跟着我走就能避开这场战争!”

    吕树愣了一下,他看到张卫雨话音落地后便朝北方的一片树林方向走去,他好奇道:“等等,不该是去镇上告诉其他人准备迎敌吗?”

    张卫雨摇摇头:“哪场战争不死人?而且田埂镇上的人死了也就死了,这是他们天帝之间的博弈,下面的人如蝼蚁一般谁会在乎。”

    “难道你对这里一点感情都没么,对方打进来了你的庄稼怎么办?”吕树不解。

    “我庄稼又没熟,他们肯定不会割走的,他们要的是长久占领,到时候还不是需要平民和奴隶种地?战争不关我们的事情,只要避开第一波误伤,等到他们占领了以后回来,照样还能种地,”张卫雨满不在乎的说道。

    吕树懂了,合着双方战争目的是杀掉奴隶主和彼此之间的贵族,扩张自己的领地,然而平民和普通的奴隶根本没有危害,地还是要重的。

    这就像是职场里面换领导一样,再怎么改朝换代也需要干活的人,谁也不会赶尽杀绝。

    这不是两个种族之间的仇恨,没到不死不休的地步,就连平民和普通的奴隶也都习惯了这一切。

    按照张卫雨所说,战争打了十多年,能生存下来的小人物都会或多或少有点生存智慧了。

    “不行,”吕树摇了摇头:“去告知一声也是举手之劳,我觉得起码要告诉雨家一声。”

    他刻意的避着那位叫做雨蝶的姑娘,甚至连对方的暗示都假装听不懂,可是自己确确实实这段时间初来乍到是靠着人家送来的东西才能无忧无虑以剑合道的。

    于情于理他去给人家说一声有危险这都是应该的,而且这并不会让他损失什么。

    张卫雨看到吕树这么义正言辞的模样便说道:“那你去,我先走了。”

    说完张卫雨转身就走,结果……没走动……

    “你松开……”张卫雨无语。

    “走哪去啊,”吕树乐呵呵笑道:“你跟我一起去,我知道你肯定有自己躲避战乱的地方,通报完了带我一起去。”

    吕树才不会放这货走呢,这张卫雨鬼精鬼精的,但人又不算坏。自己初来乍到正好需要这么一个人,对方如果有独特的藏身之地,那吕树刚好藏在那边继续修行剑道。

    等战乱过了,说不定他的实力也早就突飞猛进。

    吕树才不愿意参与这场战争呢,他才是地地道道的过客,死再多人也跟他没什么关系。所以告知危险以后跟着张卫雨这个滑头躲起来才是正经事,这样一来就更不能放张卫雨离开了。

    张卫雨现在连普通人的身体素质都不如,一脸生无可恋的被吕树拖着走了几百米,两条腿在土地上划出两条轨迹,这要是黑羽军在身后尾随杀来,这两条轨迹就跟箭头一样……

    后来张卫雨发现自己真的跑不掉也就放弃了,刚走进镇子里,他便唉声叹气的跟在吕树后面:“不就几个点心吗你不会看上她了吧。我可告诉你,平民跟大奴隶主是不可能的,你可别信那些说书人的话,那都是骗小孩子的东西。你虽然剑道境界很不错,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以后怎么办,平民现在崛起最多只能给贵族老爷们当奴隶,就算你特别厉害去给你南方天帝文在否当奴隶,你俩的阶层照样不同,人家不会嫁给一个奴隶的。”

    吕树好奇道:“我可没对她有意思,不过你不是说自创功法的能一跃成为人上人吗?”

    “那是老神王还在世的时候了,现在可没有那么开明,奴隶主们还有贵族老爷们自己的地盘都还分不完,能允许你来分杯羹?而且你成长起来需要多久?十年还是二十年?甚至更久?这里面的变数可太多了,”张卫雨嘲笑道:“现在万一这时候是黑羽军的骑兵过来,整个镇子都完了,想跑都来不及。”

    吕树面无表情的把手里朴刀对准张卫雨:“说呸呸呸。”

    张卫雨:“……呸呸呸。”

    “来自张卫雨的负面情绪值,+666!”

    这特么都什么人!

    张卫雨小声嘀咕道:“就算你剑道境界高超,可你能一剑斩千人么?”

    吕树瞥了他一眼,说出来张卫雨可能不信,这事他还真的干过……

    忽然间,吕树听到马蹄声,竟是雨家一队人马从镇上出来,为首之人赫然是雨蝶。

    雨蝶看到吕树后愣了一下便惊喜道:“你怎么来了,来找我么?”

    吕树也愣了一下:“你这是去哪?”

    “奉镇守命,去巡视边境,”雨蝶道。

    镇守,就是田埂镇的那位三品贵族老爷。

    “别去,”吕树说道,不过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件事情,吕树把目光转向张卫雨:“表叔你来说。”

    表叔张卫雨闭嘴微笑,他知道这少年断章取义的能力太强了自己完全不是对手,这叫吃一堑长一智……

    “来自张卫雨的负面情绪值,+481!”

    就在此时,张卫雨就听见了身后远远的马蹄声,轰鸣中如有上万面战鼓在擂动,他甚至都能想象到那黑羽军旌旗在如墨夜色中招展的模样。

    “坏了,斥候暴露,黑羽军这肯定是为了避免夜长梦多直接选择了奔袭,想要趁着镇上没防备的时候速战速决!”张卫雨内心一惊。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