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也认同张卫雨的说法:“咱们杀掉黑羽军斥候的行为可能加速了他们奔袭的步伐,就算原本没打算立马进攻的也坐不住了。”

    雨蝶吃惊的看向吕树和张卫雨,就连雨蝶身后的奴隶们也震惊了一下,吹牛逼呢吧,黑羽军斥候向来是精锐中的精锐,四品高手带队,其余全是五品,这种队伍能被你俩杀死?

    面前这俩人,一个是小白脸,一个是普通的庄稼户,怎么可能两个人就杀死黑羽军的斥候小队?

    结果张卫雨咳了两声:“是这样的……从头到尾我都没有动手,真要是黑羽军问起来,我也很无辜啊,我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庄稼人……”

    吕树脸黑了,这特么当面就甩锅?他冷笑道:“你当他们会听你这个解释?逃走的两个人会记住你的长相,而且你忘了你当时说的什么了吗?友情提醒一下,你说的是‘现在该轮到我了吧’。你的地就不用再想了,只要黑羽军攻占了这里,一定会漫山遍野的搜索你。”

    “来自张卫雨的负面情绪值,+666!”

    雨蝶静静的看着吕树,她相信这俩人所说的都是真的,所以……吕树真的独自一人杀掉了三个黑羽军的精锐斥候?

    这件事情有点匪夷所思,她之前以为吕树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看起来瘦瘦的也并没有什么力量啊。

    吕树也知道,这吕宙世界特别喜欢那种壮汉,一看就特别强。

    但他不一样啊,从一开始就是拿星辰之力来用,瘦还是壮都不影响力量。

    而且之前练剑所提升的肌肉力量都是很匀称的,剑阁功法讲究的是飘逸自如,一群人玩剑都玩的跟艺术家一样,很注重美观来着……

    “你们两个人随我们雨家一起捍卫强敌吧,我们也不是黑羽军随随便便就能欺凌的……你俩!”雨蝶话还没说完,便见吕树和张卫雨两个人一边说一边跑的朝北边去了,转眼间人影都快没了……

    “来自雨蝶的负面情绪值,+199!”

    说实话吕树是真没打算参与这场战争,按照张卫雨的判断,这只黑羽军先锋大概会有1200人左右,这是一个先锋部队的完整建制,全是机动性极高的骑兵,可战可走。

    而田埂镇上就算加上贵族老爷的奴隶,可战之力也不过两千多人。

    看起来田埂镇上的人好像更多一点,而且贵族老爷是个三品高手,可问题是,相比真正的军队而言田埂镇上的可战斗力量就像是粗鄙的民兵团一样,没有进行过系统的训练,也不怎么会团队协作。

    吕树见过镇上的奴隶,尤其是雨家的,看起来很凶悍,但在真正的高手眼里也就是看起来凶悍而已。

    他也同样和黑羽军打过交道,对方的配合让吕树觉得很有压迫感,哪怕他手中握着剑罡。

    这种差距在吕树看来,就像是青铜洪流和散修的对比一样,所以吕树并不认为田埂镇能赢。

    这场战争是黑羽军有备而来的,战争未动,情报先行,吕树不相信黑羽军这种精锐会不了解田埂镇什么情况,对方既然来了,就没想过自己会输!

    雨蝶看着吕树和张卫雨渐行渐远,而黑羽军的马蹄声越来越近。

    整个田埂镇的灯火重新亮了起来,不少奴隶仓皇逃跑,甚至包括她雨家掌管商铺的一些。

    田埂镇上吵杂起来,所有人都知道端木皇启的军队打过来了,然后下意识的便想逃跑。

    结果就在此时雨蝶冷哼一声,顿时间所有手背上有刀纹印记的奴隶全都疼痛出声,那印记仿佛灼烧了一般,燃烧的却像是灵魂。

    雨蝶冷声道:“擅自逃离者想想后果。”

    奴隶主没法通过印记直接杀掉奴隶,却可以让奴隶保守痛苦,这是功法所控制的东西,只要奴隶心生背叛就会承受莫大的痛苦。

    然而也有极少数奴隶能硬生生的熬过去那种痛苦,熬过去后,印记便没了。

    这种痛苦的层次很深,自吕宙有文字记载以来,也没见过几个能熬过去的。

    雨蝶带人后退,这是镇守与三家大奴隶主早就协定好的事情,如果黑羽军来袭便放他们进入镇子,用巷战来削弱对方骑兵的机动性,再把对方围杀在里面。

    这田埂镇上的大概有两千名可战斗的奴隶,平均实力在六品、五品,只有奴隶主或者是他们身边的亲信才有四品,雨蝶便是四品的。

    而镇守手下的奴隶实力则要强一些,四品都有十多个。

    吕树也发现了,这吕宙的最大特点便是人口相对地球要少一些,但整体实力要高很多。

    四方天帝都是神藏境的强者,据说他们和神王手下奴隶中也有神藏境的强者,地球也就那么几个A级,神藏境更是只有聂廷一个,而这里神王的境界更是在神藏之上,一个小镇上都有两千多名正在修行的奴隶,那就不用说大城市里有多少了。

    但现在雨蝶非常清楚,镇守并没有组织全部的力量来抵御黑羽军,求援的信号已经发出去了,田埂镇上只需要拖住黑羽军的这支先锋精锐就好,不用死战。

    端木皇启有军队,文在否同样也有啊。

    只是就在此时,马蹄声似乎在镇外几公里的地方停住了,雨蝶有点疑惑,难道黑羽军改了主意,不打算进攻田埂镇了?

    然后就在下一秒,轰然一声,仿佛世界都在崩塌,地面都在颤抖,田埂镇上所有人都在惊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

    说实话黑羽军也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就在两分钟之前他们正在全速奔袭,然后路上忽然冒出个小姑娘来拦住他们,并问他们知不知道吕树在哪。

    黑羽军先锋部队的指挥使调侃道:“小姑娘,吕树是谁不太清楚,但估计是已经死了,我们杀人可不问名字。”

    然后……整个黑羽军先锋部队所在的范围地面开始塌陷,而且骤然出现银色的光芒笼罩住了所有人,导致他们如同被束缚住了一样……

    这还是吕小鱼第一次在吕宙打架,她觉得打第一架一定要有气势,于是直接让主教出手控场,然后完美的用出了沙瀑大藏,一个人都没跑掉……

    吕小鱼还有点纳闷,这世界的人说话怎么这么没分寸呢……真讨厌!

    ……

    最近我这边专注码字,老婆带任小粟很辛苦,夏天到了都还没好好吃过小龙虾来着,所以今天趁着丈母娘帮忙带任小粟,带她去吃顿小龙虾,剩下两更会晚一些,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