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就在田埂镇上的人讨论着黑羽军去哪的时候,吕树和吕小鱼就在旁边冷眼旁观,说实话他们两个都是在老虎背见过大场面的人,来到田埂镇上还真有点悠闲旁观的情绪。

    当然,如果不是小鱼来了,吕树也做不到这么悠闲……

    如今张卫雨说南庚城的城主也才二品,那吕小鱼去了南庚城也是同样可以横着走的。

    在吕树看来这吕宙世界应该与地球的体积相差无几,但问题是地球上那么多国家,而这里只有一个统一的王朝……

    只有二品的南庚城,应该也还是小城市吧?这样一来吕树就有点好奇那伫立在世界最中心的王城到底有多大了。

    吕树小声说道:“如果有机会的话咱们可以去王城转转,只当是旅游了。”

    他的意思是等他们能找到回家的路,或者是吕树的实力境界恢复之后,就可以去溜达溜达。

    毕竟老虎背一战,光天劫便杀了数万人,而且不光是被天劫劈死的人会给吕树负面情绪值,其他恐惧者一样会给。

    所以吕树判断自己现在的负面情绪值,应该是可以点亮整个第四层星图了!

    一品A级啊,这实力境界吕树朝思暮想了多久,结果被那个择梦给硬生生卡在这了。

    不过也好,有小鱼保驾护航,他吕树可以安安心心的完成练体!

    此时此刻吕树收到了好多的负面情绪值,好多个名字吕树都听张卫雨说过,是这田埂镇上的一些人物。

    大家疑惑黑羽军去哪所产生的负面情绪值全都给了吕小鱼和吕树,这时候吕树发现吕小鱼页面的负面情绪值也积攒很多了,只是他现在没法给自己吃果子,也没法给吕小鱼吃果子啊。

    慢慢的,大家讨论黑羽军去哪的话题,变成了黑羽军到底来没来……

    那英武的青年冷冷的看着镇守:“此事我会禀报上去,相信天帝会有裁断。”

    贵族与奴隶主是不同的,即便南庚城来的人也无法决定一个贵族的命运,而奴隶主则可以说杀就杀。

    所以许多奴隶主削尖了脑袋的想要跻身进入贵族阶层,这就相当于多了好几层保命的护甲似的。

    而此时张卫雨说道:“此人可能就是南庚城的城主刘宜钊,我虽然没见过,但清塞军在他手里才会如此听话。”

    吕树和吕小鱼看向旁边的红甲骑兵,那一个个凶悍的士兵坐在马上纹丝不动,如吕树所想的一样,军队和镇上的战力相比,真是青铜洪流和散修的差距。

    “此人以前是神王身边御龙班直,后来新王登基后被外放任了实缺,三万御龙班直里他大概算是比较走运的一个了,”张卫雨平静说道。

    吕树诧异的转头看了张卫雨一眼,不知道为何他感觉张卫雨语气这么平静有点不对劲啊。

    不过他更在意另外一件事情:“御龙班直有三万个二品高手?”

    张卫雨看了吕树一眼:“二品?御龙班直内的三百内殿直可都是一品!这事也不是什么秘密,咱这边人都知道,说书人最喜欢讲这些。”

    吕树哦了一声,张卫雨的意思大概是对方也是从说书人那里听来的,但吕树不信这个说法。

    而他听了张卫雨的话之后就忍不住沉思,三万个二品B级的高手在集团作战中会有什么样的威力?还有那三百个一品?忒恐怖点了吧。

    不过相比这个数量,吕树感觉这吕宙世界的一品怕不是得有上千人?怎么神藏境才出了那么几个?在吕宙世界,神藏境有宗师之称。

    按照张卫雨的说法是神王身边也有神藏境,某些天帝身边也同样有隐藏有神藏境的大奴隶,只不过神藏也有高低之分。

    但即便如此,天下可称呼为宗师的神藏也绝不超过十人。

    难怪A级之上的陈百里他们都如此注重悟性,原来晋升神藏境如此困难,想到这里吕树便有些得意啊,因为这样看来他天罗地网的聂廷还真是天才中的天才。只是他吕小树晋升神藏会是什么样,怎么感觉好像只要收集负面情绪值就好了,并不会出现太大的瓶颈……

    当然还有更BUG的,吕小鱼连体悟情感都不需要。

    越是接触更大的世界,吕树就越发的心惊,这星图到底是什么功法?那些贵族、大奴隶主们疯了一样想要得到更高层次的功法,却没想到自己这星图似乎从一开始便贯通了天地之间的所有阻碍。

    忽然间有人说道:“是两个平民给我们报的信啊,他们说黑羽军来了,还说他们两个杀了三个黑羽军的斥候!”

    “哦?”清塞军统领刘宜钊转头看向说话的人:“两个平民何在?”

    镇守松了口气,自己终于不用扛这个压力了,只是那说话的奴隶啊的一声惨叫倒在地面上,竟是雨蝶催动了奴隶印记在惩罚他。

    刘宜钊看了雨蝶一眼并没有过问,奴隶主如何处置奴隶,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因为奴隶是奴隶主的似有财产。

    老神王说了,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就在此时,所有人都望向吕树和张卫雨,挡在刘宜钊和吕树他们之间的奴隶纷纷退开,让出了一条道路。

    吕树皱了皱眉头,他总感觉这货看吕小鱼了好几眼。

    哒哒的马蹄声响起,刘宜钊驱使着战马朝吕树他们走去,吕树想要本能的站在了吕小鱼的身前,就像以往每一次一样。

    可这次他没成功,因为吕小鱼提前挡在了他的身前。

    吕树拍了拍吕小鱼的肩膀,这一下吕小鱼便懂了,可以随时出手。

    刘宜钊在马上的高大身影就像一片乌云般笼罩了过来,吕树与刘宜钊冷冷的对视着,只要对方对小鱼动一点心思,他都不介意让这一整支清塞军都葬身地下。

    什么隐藏不隐藏,低调不低调,有些事情是无法容忍的……

    还没等吕树想好呢,只听刘宜钊忽然对他说道:“好俊俏的小哥,可有兴趣与我同游南庚城?”

    吕树:“???”

    你特么这是什么转折?!

    吕小鱼当时就闪到了一旁扶着粮铺的木板门笑的前仰后合,旁边的吕树疯狂给她使眼色,弄死他弄死他……

    结果吕小鱼压根视而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