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小鱼,你变了,”吕树面无表情的说道。

    “来自吕树的负面情绪值,+666!”

    他以为吕小鱼会永远支持他,结果喊着要来保护他,现在却不愿意对这个清塞军的统领动手……

    变了,人都是会变的!

    而这边吕小鱼还乐呵呵的笑着呢,说实话她真觉得这事很新鲜,吕树来到这吕宙世界,眨眼间就成了香饽饽小白脸,就连男的都要撩他一下,再没有比这更有意思的事情了。

    此时,刘宜钊还在等着吕树答复他,吕树想了想看向张卫雨:“这事我表叔……”

    他想说这事得由表叔决定,张卫雨现在真是怕了吕树的甩锅能力,所以吕树刚说出一个“表”字,他就开始往后躲着装作不认识吕树了。

    不过吕树真想拉他下水,张卫雨的这点小动作是没用的,但吕树担心另外一点,这事就算张卫雨帮他答应了下来他也没脾气啊,张卫雨还是分毫不损,搞不好还会趁机坑他一把……

    于是吕树话锋一转:“我表叔是田埂镇的人,此时黑羽军要来发动战争,我和表叔生是田埂的人,死是田埂的鬼,这种时候怎么能去南庚城游玩?我和表叔要与田埂镇共御强敌!”

    “来自张卫雨的负面情绪值,+666!”

    张卫雨急了:“我就是个普通人,我御个屁的强敌!”

    吕树说道:“表叔你忘了吗,你说就算用牙齿也会和黑羽军死战到底。”

    吕小鱼点点头:“我也听到了。”

    “来自张卫雨的负面情绪值,+666!”

    张卫雨一脸震惊的看向吕小鱼,这么好看的一个小姑娘,咋跟着吕树撒谎都不眨眼呢。

    “那便刚好,诸位都留下来共御强敌吧,田埂镇并非什么军事要地,我就不在这里陪诸位了,还有军务在身,告辞,”刘宜钊笑道。

    吕树松了口气,这货终于走了啊,他现在对这吕宙世界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而此时,那位田埂镇的贵族老爷忽然发现刘宜钊和吕树交谈之后整个人都明朗了许多,不再像之前那么有压迫感。啧啧,自己今日拉拢一下这少年,说不定以后城主府上就有个能帮自己吹枕边风的人啊……

    就说这一次,贵族李老爷如果能让吕树帮他说句话,只需说黑羽军真的来过,那谎报军情的事情就过去了啊。

    能在这乱世里生存的都不是傻子,等到刘宜钊带领清塞军离开后他便和颜悦色的对吕树说道:“这位少年英雄,不知是否愿意去我的别院暂作休息,我在那边会为你们备上住处还有饭菜,你们所住的地方太危险了,黑羽军万一再来,你们便是首当其冲啊。放心,那院子很清净也不是很大,比较私密。”

    吕树瞥了他一眼便答应了,就这一句话吕树便知道这位李老爷的心思也没闲着,不过他现在并不担心什么。

    今天晚上刚和吕小鱼重逢,先确定一下今后的计划再说,有个住处也不错。

    反正以小鱼的实力,想走想留都是他们自己说了算。

    ……

    夜晚,吕树忽然听到隔壁有开门的动静,他透过窗户缝隙一看赫然是张卫雨正蹑手蹑脚的往外走去,怀里还塞得鼓囊囊的。

    “这老小子晚上都没吃啥东西,原来都攒着想要带出去呢,”吕树叹息一声对吕小鱼说道:“这群人也是不容易,不知道是怀着什么目的呆在田埂镇附近,树根都啃了还在坚持,之前有一个宁愿自杀也不愿卖身做奴。”

    吕小鱼看了吕树一眼:“需要帮他一把吗?我看他好像很弱的样子。”

    “别了,”吕树摇摇头:“有机会暗中帮助就帮一把,没机会就算了,萍水相逢的我们也没法帮他们一辈子。”

    “嗯,”吕小鱼点点头:“我们接下来去哪?”

    “去找找回家的路吧,”吕树想了想说道,聊到这里他就有点头疼了,因为关于怎么回地球的事情连一点头绪都没有。

    现在吕树很确定那位老神王是有穿越世界壁垒的能力,不然那些王诗从哪来的?

    如果说老神王有办法,那么新神王有吗?

    很可能有吧,但问题是他能直接去找这个世界的王说你给我送回去吧,人家理你是谁啊。

    吕树想了想说道:“我觉得咱们可能要走一趟王城。”

    吕小鱼忽然想起之前那个黑羽军先锋营指挥使说过的话,当时便否定了:“不行,不能去王城。”

    那个指挥使看了吕树的照片后说,这少年在王城一定很受欢迎吧,当时吕小鱼就觉得王城肯定有一群花痴……

    吕树纳闷了:“为什么不能去王城?”

    吕小鱼摇摇头:“不告诉你,反正不能去。”

    吕树:“……那再想想其他的地方,明天问问张卫雨有没有这里的地图啥的,现在两眼一抹黑都不知道哪是哪呢。”

    此时张卫雨正行色匆匆的朝着北方赶去,他要把食物给放到那个山洞里,等其他人到了山洞便可以吃了。

    放完之后张卫雨便要赶回来,之前他也没买成粮食,现在有镇守招待,张卫雨便心想自己每天要是都能留出这么多粮食,老兄弟们也都好过一些。

    每当他想起那位自尽的老友,心里就有说不出的苦涩。

    忽然间张卫雨停下了脚步看向对面的青年,有些佝偻的身板慢慢挺直。

    对面的刘宜钊已经换上了一袭青衫便装,就在这安静间,刘宜钊忽然单膝点地抱拳:“御龙班直刘宜钊,参见内殿直张大人。”

    张卫雨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难得还有人记得我,不过如今我是罪民隐姓埋名来到此地,还望刘城主高抬贵手。”

    刘宜钊站起身来:“其他内殿直的大人也在此处吗?”

    “怎么,”张卫雨笑了笑:“想拿我们再换一份好前程?”

    “张大人何出此言?”刘宜钊平静道。

    “当然我也不清楚18年前的旧事,但我只知道,其他的御龙班直都死的差不多了,唯有你们几个活的有声有色。”张卫雨说道。

    ……

    剩下两章会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