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面对张卫雨含沙射影的职责,刘宜钊沉默不语。

    “不过我很高兴你能用御龙班直这个官职称呼自己,”张卫雨平静的看着刘宜钊说道:“我如今已离开御龙班直23载,形销骨立,以前的老友都认不出我来了,你竟然还认得出。”

    刘宜钊笑了起来:“当年我练功的诀窍都是您和李故鸢李大人教导的,御龙班直内我最崇敬的就是你们二位,如何会忘记你的长相?当年各位内殿直大人为老神王天下行走时何等风光,现在想想都觉得心向往之。只是当年之事另有隐情,还希望张大人不要将我误会成御龙班直内的叛徒。”

    张卫雨此时站立在黑夜中一点都不像是一个普通的庄稼汉子,仿佛还是那位持刀敢杀天下任何人的内殿直。

    内殿直身为御龙班直的指挥使,寻常不仅仅要护卫神王,还要充当天下耳目的角色,可以说是老神王最信任的人了。

    说实话,御龙班直从设立开始大家就没把自己当侍卫来看,不是大家玩忽职守,而是老神王根本不需要护卫。

    那王座之上的人便是天下最强者,哪还需要保护?

    但就是这么强悍的一个人竟然走了,18年前出现变故的时候张卫雨他们已经带罪流放很久了所以并不知情,当时他们每个人都身受刑罚重伤,根基断绝再无修行的可能。那时候老神王已经平静了太久,慢慢的在人们眼中的形象开始变的和蔼可亲起来,却忘了老神王征战三千载的时候是如何的酷烈。

    不过张卫雨他们并不怪谁,因为那都是自己犯下的错误。

    流放的路上,有人助他们逃了出来,最后安排他们隐姓埋名的生活在此。

    原本以为只需要安安心心的生活便可,结果他们这群汉子根基断绝后竟然连个普通人都不如,种起庄稼来更是还要受各方各面的剥削与欺凌。

    但这都不重要,因为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等待。

    当他们在这里准备种地度过残生的时候,这吕宙最大的变故便出现了,老神王逝去,新神王登基。

    那个时候,他们一群人痛哭流涕却知道报仇无望。

    然后,曾经在流放路上救他们的人找到了他们,告诉他们需要继续等待下去。

    那是一句虚无缥缈的话,也是一个希望,张卫雨他们甚至不知道传话的那个人,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但这便是他们撑下去的一口气,如果这口气都断了,那他们就真的活不下去了。

    而且张卫雨想不通,自己这些人连根基都被断绝了,就算还活着,又能派上什么用场?

    张卫雨现在还记得对方那时冰冷的语气:“都别死了,吾王还有事交代你们做,只当是给你们几个赎罪的机会吧。”

    那高高在上如恩赐般的口吻,张卫雨他们听了却觉得生活像是重新有了希望。

    只是这一等,便是18年,终于有人坚持不下去了。

    如今张卫雨根基断绝后再难保持容颜,形容枯槁,要知道当年的他便如现在的刘宜钊一样,英姿勃发!

    张卫雨看了刘宜钊一眼:“我等都是废人了,愿杀愿剐随刘城主的便。不过你想要问什么的话,我如今身为一个普通的庄稼户无可奉告,当年的事情也不是秘密,相信你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此时此刻,刘宜钊身为二品高手,而张卫雨是个废人,多说什么都是没用的,跑绝对跑不掉,那还不如给自己留点尊严。

    求饶是不可能求饶的,23年前他张卫雨等人也没对老神王说过半个求饶的话,错了便认错。

    而张卫雨所说的无可奉告是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要在这里干什么,只是听从命令在此安心等候,等候的人是谁,为什么等候,对方都从来没告知过他。

    不过张卫雨并不介意,他身为罪臣有将功赎罪的机会便已经心满意足了。内殿直虽强,可他们犯过错又成为废人,对方不愿告知他们实情也可以理解,如果真是事关王座之大事,当然是越小心越好。

    所以张卫雨不仅不生气,还觉得老神王托付之人靠谱。

    刘宜钊笑道:“那对少年少女是您的……?”

    “陌路人,镇上的人可以作证,莫要牵连无辜,”张卫雨面无表情的说道:“如果刘城主想拿我邀功就只管拿去,老神王在的时候也时常提醒我等,只杀该杀之人。”

    刘宜钊看着张卫雨说道:“我还以为真是您的表侄想要照拂一二,他们现在正是修行的好年纪。既然不是那便不提了,今日贸然打扰还希望张大人不要介意,但你有你不能说的事情,我也有我的,言尽于此,时间会证明一切,告辞。”

    说罢,刘宜钊便转身离去,绝不拖泥带水。

    这话说的张卫雨也有些疑惑,这刘宜钊必然在18年前做了反叛之事,不然就凭那位的手段会放任他来当南庚城的城主?

    现在却又有些看不清楚了……张卫雨思忖着,现在还是谁都不能相信,他们所肩负的使命似乎极大,大到他都不能知道的地步,所以还是别再去随便信任别人了吧。

    对于吕树这个存在他也有些犹疑,之前他第一时间感觉吕树是被派来试探他的,结果后来又发现不是。

    张卫雨有点好奇吕树的来路,看到吕树的剑罡之后他曾怀疑吕树是从剑庐反出的弟子,结果后来想想,就算是剑庐那种地方也没有六品便能使剑罡的天才啊。刘宜钊说想要照拂一二的时候张卫雨都想笑,御龙班直虽然厉害,可厉害的地方在于集团式作战里,天下没有任何一支军队有这样的整体实力。但论起功法,他能看出来吕树如今的剑道境界可不是单个的御龙班直可比,内殿直还差不多。

    不是说张卫雨觉得吕树现在就能与御龙班直一战,而是这少年,前途无量。如今潜龙在渊,说不定哪日便一飞冲天了。

    ……

    晚点还有一更